請讀者慎行點閱。  

比起先前,他這回連一絲恐懼及害怕也無,技巧也比上回更是熟練。他舔著朴有天的囊袋,嫩舌是順著那昂首的輪廓由下往上舔去,他的鳳眼也時不時地散發著一種妖豔,更是來至昂首的鈴口之處,他的鳳眼瞧著朴有天的神情,竟是一個媚笑,嫩舌便當著朴有天的面在鈴口之上一圈又一圈地畫著輪廓。

朴有天的眼神變得更深邃,看著人兒的表情也有些不同了,可那神情並非是一種陶醉,反倒像是主人滿意自家寵物表現,等著等會給予一番誘人的獎勵。

只見人兒挑逗夠了朴有天的鈴口,便是張開了那櫻桃小嘴,緩緩地將朴有天的碩大給含入。至今他仍不習慣這種事情,可他卻早已適應了朴有天情慾的味道,反正他哪兒也去不了,所幸放縱自己一回,好好享受一次與朴有天的床笫之樂。

他的神情也漸漸卸去了那總是武裝的防衛,伴隨著朴有天的情慾高漲,他也慢慢地忘了自己,聽著朴有天的喘息聲音,他也認清了眼前的男人此刻只屬於自己。

他沒再猶豫,小嘴是賣力地吸上一口又一口,就連嫩舌也給予朴有天前所未有的快感,只見朴有天伸過手來拆下他的髮簪,看著那頭天生的紅髮,朴有天更覺得賞心悅目,他就愛人兒的那頭紅髮,象徵著狂野與奔放,就如現在一樣,他更愛人兒忘卻自己的模樣。

朴有天瞧著他看,雖這口技的進步是讓他有了不同以往的感覺,但還不至於讓他宣洩。就見人兒已開始覺得有些厭煩,他也不勉強,只是伸過手來端上人兒的臉蛋,壞笑問:「美味嗎?」

他抬眼看著朴有天總是得意的表情,腦中便有了一道俏皮的想法。他的嘴中尚有殘留的情慾,也不待朴有天的指示,他便撇過端著他下巴的食指,逕自地爬上寶椅來,腿間的寶貝是蹭了幾下朴有天的昂物,他舔了舔嘴來,輕聲說:「你怎麼不自己嚐嚐看?」

朴有天有些訝異,未料人兒便直接吻上他的嘴,將那些殘留的情慾全數還給了他,可他的吻技也非泛泛之輩,即使人兒企圖想掌控全局,技巧上仍是不敵朴有天的高超。

「唔嗯……」

他聽著人兒的嬌喘,本以為身上之人大概會就此屈服,可怎麼也沒想到,人兒不僅沒有屈服,還耍了些陰險。他撫在腰上的大掌是感覺到了人兒腰際的擺動,他的昂物時不時就讓人兒給蹭著,即便快感只是些微,但見著那蠻腰的舞擺,也同是刺激著他的感官。

他吻著人兒,同是不肯服輸地捉著人兒的腰際,緊緊地貼著自己的昂首處,更使得人兒得以磨擦得更為細緻。

人兒的唇是離開了他,牽出的細細銀絲是黏上的嘴角,朴有天見狀,便是伸過手來抹去那道銀絲,但手指卻也順勢地探進了人兒的嘴內,笑道:「舔濕它,等會朕進去才不會疼。」

對於朴有天的話語,他有些動容,怎麼也沒想過朴有天竟會在乎他疼或不疼,看來朴有天也無傳說中那般冷血,縱使這樣溫柔並不常有。他也照著朴有天的話,將在嘴中的手指徹底舔濕,而那摸在自己臀辦上的另一隻手,他更是牽著它引來自己的昂首處,嘴中含糊地說:「摸摸它……」

朴有天聽見這話是輕笑了一聲,在人兒嘴內手指也挑逗著嫩舌,笑道:「你今天很不一樣。」

他抽了手指來,就直接朝人兒的股間裡探去,另一隻手則摸著人兒的炙熱,待他探入一指進人兒穴內時,肩上的小手是掐得用力,但小嘴卻道:「我橫豎都離不開這裡,那何不好好享受咱的歡愛。」

朴有天聽見了這話,竟是摟起他的腰身來,狠狠地將他給壓至案上,低聲說:「原來是自暴自棄了啊。」

他那小穴也尚未開拓完全,朴有天便是領著昂物直接闖了去了。雖是有些疼痛,可這點疼痛等級已不如先前來的慘烈,他亦是環上朴有天的後頸,雙腿一夾,也輕聲說:「我知道你從來就不打算讓我知道西域的消息……你不就是想要我而已嗎?」

朴有天笑了笑,撞了一下他的身軀,笑道:「聰明。」

他也不知是絕望或是接受此種現實,竟是撐起身子來,修長的腿輕輕踩上朴有天的胸膛,緩緩地又將朴有天給推至身後的寶椅來,他欺了上身,便是自己扶著朴有天的昂物,對準自己的穴口,慢慢地吞沒下去。

「既然你這麼想要,我全部給你……。」他輕聲說。

語畢,他便是自己擺起下半身來,上上下下地抽插著朴有天的昂物,由自己來主導,他發現更是容易找到自己的敏感處,他貼著朴有天的胸口,不斷地擺動自己的臀部只為讓那體內的凶器直搗他的舒服處,他像是忘了自己一般,也不管朴有天正瞧著他的雙眼,他只想貪心地讓自己釋放。

「啊嗯……快、快了……」

朴有天聽見這話是樂得很,二話不說,就扶上人兒的腰來,狠狠地將昂物往上頂去,可這樣的姿勢並不好進擊,他又是將人兒給抱至案上來,快速地在人兒體內給予快感,果真沒幾會,人兒是嬌喘的大聲,那射出的熱液盡數地撒在人兒自己的胸膛上,看上去極其淫蕩。

「嗯嗯……啊──!」

本以為這樣便可結束,可惜朴有天並未有停下的意思,甚至又捏上他那剛釋放的寶貝,鈴口又被狠搓一番,不久第二波快感便又迅速地攀升。朴有天同是刺激著他穴內的舒服處,他簡直就成了朴有天的淫娃娃一般,情慾無法停歇,只能陪著朴有天繼續玩下去。

「朕沒想到你自爆自棄時會這麼美味。」朴有天輕笑道:「不過朕說到會做到,只要你聽話,朕會帶你回西域。」

「嗯啊……我不、不信,啊……不,要射了……!」

朴有天沒有停下,更是給予更多快感,這回他是與人兒一齊釋放,人兒明顯覺得累了,可他卻仍是精神飽滿。然而他又再次搓上人兒的鈴口,強迫第三波情潮再次湧現,他更是翻過人兒的身子,便又闖了進小穴。

「啊哈……不要了,不要……!」

他是趴在桌上接受著朴有天的攻勢,每一下的撞擊都讓他清楚明白,下回即便想發脾氣,也不該在朴有天的面前選擇這樣的方式發洩。

他不知道朴有天究竟在他的體內灌溉了都少情慾,他只曉得當朴有天結束以後,他幾乎是腿軟地從案上滑落至地板上,穴口止不住的愛液竟是從股間緩緩流出,更是為他添上僅有淫娃特有的色彩

朴有天只是整理了自己的衣裳,也沒為他穿上衣服,便是一把抱起了他,直接前去後院的浴堂裡。

「好好休息,朕的淫娃。」朴有天戲謔地說。

朴有天又吻了他幾口,他像是沒有意識一般地泡在水池裡,久久都沒有說話。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