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上回的欺凌至現在,朴有天只要在宮廷內,日日夜夜便是欽點他前去侍寢,縱然不是每回必須打開雙腿,但他已厭倦了朴有天的上下其手,還有那時不時就在自己身上烙下唇印的習慣。

他總覺得,朴有天藉由欽點他作為藉口,實際不過是想監督他,讓他沒有脫逃的機會。只是,在這般的日夜相處裡,他對朴有天也並非全然沒有感覺,他發現,朴有天有些神情只會對他顯露,對其他貴嬪反倒就沒有那麼熱情。不過這些細節不應是他所關心的,他只想盡快地擺脫這宮廷,等待朴有天厭倦他的那天來臨。

今夜終於擺脫了朴有天欽點,他一人輕鬆地浸泡在木桶裡,崔珉豪則刷著他的背脊,輕聲說道:「皇上會不會太熱情了點……?」他明白崔珉豪所指何事,大概是對於他身上的吻痕感到吃驚,「以前北境領主也沒麼賣力地在妃子身上烙下這些印記。」崔珉豪又說。

他狐疑了一會,笑問:「你也替貴嬪洗澡?」

崔珉豪搖了搖頭,「當然不,只是貴嬪之間喜好炫耀的頸間的唇印,看誰的較深色,表示領主愛她多一點。」

他無言地笑了幾聲,怎麼也沒料到他最討厭的事兒竟會成了較勁的項目,便是嘲笑地說道:「這種事情也拿來比較……哈。」

崔珉豪倒是不以為然,在他身後低聲說道:「那是因為您是皇上獨寵的妃子呀,不論願意與否,皇上確實只碰您一人,甚至愛不釋手,後宮自是無法拿唇印比較,他們可是相當恨你。」

他有些意外地轉過身來,抬眼瞧著崔珉豪問:「你怎麼知道的?」

崔珉豪笑了笑,「想在宮廷混,首要就是打聽消息。」崔珉豪是捉起他一隻手臂,刷了刷,「不過你尚且安全,即使他們痛恨你,也無可奈何。」

他垂了頭沒有說話,只見崔珉豪又道:「看來皇上是真的喜歡你呢。」

他瞧著紅唇,臉上不甚開心地說:「他不過是想監督我而已,好讓我沒能逃離這裡。」

他將自己心中的秘密說了出來,也已不顧崔珉豪是否朴有天派來的密探,對他而言,不論崔珉豪知曉與否,都無法改變他沒能逃離這裡的事實。對他好又如何了?朴有天從來就未給他真正想要的。

崔珉豪臉上僅是笑笑,也無繼續說下去。其實任誰都知道,朴有天對金俊秀的迷戀有多深刻,可惜卻是用了錯誤的方法,以致金俊秀沒能好好感受朴有天的感情。

本以為今晚能悠閒地用晚膳,卻未料下人又臨時前來為他梳妝打扮,然而帶著他前去大殿。他心中是有些不高興,可當他見著朴有天那孤單的神情時,他霎時心軟,臉色是莫名地同情。

他這回沒如以往地站在原地等到朴有天下令,逕自地前去拉了椅子坐下,眼神瞧著那滿桌的佳餚,輕聲道:「不吃點東西嗎?」

朴有天是回過神來,瞧見他那滿是女人的妝扮,竟道:「不換件衣服嗎?朕房裡有便衣,你可自行更換。」

他愣了愣,便也起身來,前去朴有天的房內更換了衣裳,也順道卸下了頭頂上的飾品,然而替自己磐上簡單的髮髻,便又坐回朴有天的身邊來。

朴有天早已替他倒了酒,可卻沒有想與他聊心事的動機,僅是喝酒,僅是吃飯。

看著朴有天那若有所思的神情,竟是同情心氾濫,開口就問:「想什麼?」

朴有天沒有猶豫,直道:「想你。」

他咬在嘴邊的雞腿是差點掉落地上,怎麼也沒料到朴有天會說出這麼肉麻的話來。他看著朴有天那微微笑笑的神情,明白那人大概是醉了才開始胡言亂語。只是,這也讓他不禁想起崔珉豪說的那些話,關於朴有天可能喜歡他的事情。

對此他雖不以為然,不過認真想想,朴有天除了喜愛欺負他以外,事實上也特別照料他許多。就連他愛好哪些美食,朴有天統統都知曉,便如今晚的晚膳一樣,桌上全是他所愛,像是特別為他準備似的。

他故作沒事地啃著雞腿,雖臉上是因朴有天的話語而紅潤,可他仍是裝作不在意。

「你愛朕嗎?」朴有天突然問道。

今天的朴有究竟怎麼了?好似哪根筋不對,竟又朝他問:「你會吃朕的醋嗎?」

他是夾了第二隻雞腿來,眼神不敢與朴有天對看,也無回答問題,只道:「你怎麼還不吃?」只見朴有天又想湊進他來,他趕忙推了一把,然而夾了些菜肉丟進朴有天的碗裡,趕忙說道:「先吃飯吧,我餓了。」

以往朴有天不怎麼搭裡他的意願,即便自己餓了,朴有天說要就要,更是讓他餓著肚子陪著朴有天完成床笫之事。但今日的朴有天真得不同,甚至接受了他的婉拒,乖乖地吃起飯來。

「朕下月要迎娶北境公主。」朴有天說道。

他同是吃著美味,沒有答話。

「聽說她生得很美。」朴有天又道。

他大口大口扒著飯,同是沒有回話。

「為統御北境,朕必須封他為后。」朴有天輕聲道。

他不明白為何朴有天看上去會那麼不高興,更是不懂為何朴有天會想告訴他這些事情,不就是個美人胚子嗎?朴有天怎麼好似不期待?

「我也聽說北境出產美人,連男人也生得俊俏,就如珉豪那樣。」他雲淡風輕地又說:「也許你會喜歡她。」

這回倒是換朴有天沉默不語,只管扒飯,不想與他說話。

今夜他們便在一場詭異的氣氛底下用膳,然而在此之後,朴有天並未放他回房休息,仍是強硬地將他給留在大殿裡。他本以為朴有天又想對他耍狠,殊不知朴有天卻只是安靜地睡在他身旁,像極了一般的丈夫,對他毫無防備。

他看著朴有天那疲憊的面容,又聽著那不怎麼安祥鼾聲,似乎漸漸有了感應。

朴有天該不會……真的對他有感情吧?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