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沈昌珉突如其來的提議是讓他有些慌亂起來,他理當又捉緊自己的羞恥處,趕緊夾上雙腿來,聲音發顫地說:「這太、太勞煩您了……。」

只見他就想跳下這張還殘存著女人香氣的大床,沈昌珉見狀,二話不說便是捉住他的瘦弱臂膀,輕聲道:「既然是我的掌事,照顧你也屬應該。」

他不敢置信沈昌珉盡說些從未令他想過的事情,自古以來可沒有作主子的認為照顧下人係屬本分,更不可能照顧至床上去。他的大眼自是疑惑,但在沈昌珉面前,他又不敢多言,只見沈昌珉又將他推至床去,低聲道:「沒我的允許,不准下床。」

他還真聽話地坐在沈昌珉的大床,大眼就看著沈昌珉的一舉一動。沈昌珉好似發現了自己的營帳有些破綻,他花了點時間,便將那可由外看向內的細縫給堵住,然而又朝床上的人兒走去。

人兒戰戰兢兢地盯著沈昌珉看,直至沈昌珉來至他面前,他才垂下大眼來,不敢再觀望。

「把手拿開。」沈昌珉說。

他先是有些猶豫,可他都還來不及想藉口,沈昌珉便直接捉起他的手來,立馬就將他的褲子同褻褲一起扒下。他無言地看向沈昌珉,劍眉緊蹙,小嘴卻吐不出半句話來。

沈昌珉好似也訝異他如此冷靜的反應,霎時也忘了下一步的動作為何,倆人是相忘了好一會,沈昌珉才爬上床去,將他給摟進自己的懷裡。看來就算他心底有多不願意,沈昌珉大概是不打算考慮他的意願。

他竟是認命地任由沈昌珉撥開自己的雙腿,也不阻止沈昌珉那隻朝他腿間伸來的大掌。沈昌珉細細地聞著他頸肩的味道,雖無女人的香氣,但他卻有著一些稚嫩的氣息,令沈昌珉不禁著迷。

他垂著眼瞧著沈昌珉游移在他腿間的大掌,絲絲的電流是不禁從腹下竄流,即便沈昌珉還未摸上他的要害,他早已忍不住地輕喘氣來,更是在沈昌珉握上他的嫩莖之時,他終於拋下身為掌事的絕對服從義務,小手是捉緊沈昌珉的大掌,無言地抗議。

他沒有說話,沈昌珉亦是沒有說話,但沈昌珉的答覆非常明顯,他反抗的小手是直接被狠狠地捉了起來,手腕傳來的力道以及疼痛感是傳達了沈昌珉的不滿,他被迫放棄掙扎,只能鬆了小手,默默地向沈昌珉投降。

對於一個年僅十四歲的少年來說,他的反應算是罕見,冷靜的腦袋也讓沈昌珉情不自禁地欣賞。沈昌珉是吻上他的頸肩,雖唇辦感受的到他的身體僵直,但沈昌珉不嫌棄,順著如此安靜的氛圍,替他的昂首蹭起許許的感受。

他的雙腿是不受控制地蹭著床上的羊毛毯子,隨著沈昌珉漸進的速度,他的身子便是越往沈昌珉的懷裡靠。沈昌珉是嫌他這舉動過於可愛,如此被人玩弄還可這麼享受,這是多麼矛盾的心思啊。

在沈昌珉的愛撫之下,釋放之際他是顫抖了雙腿,連腦袋瓜子也放鬆地靠上身後的寬肩,小嘴輕輕地喘著氣。

沈昌珉僅是摟著他的腰,在這安靜的營帳裡,聽著懷中之人的輕喘聲。來自北境的可口之人如今就躺在自已懷裡,縱然方才已與青樓紅牌歡快過,但見懷中之人如此乖巧,還真令人想再來一發。可惜朴有天的密令裡加諸一條重要項目,便是千萬不可讓人兒受傷。人兒不過十四,估計應付不了他的龐大慾望,沒準還可能會受傷。

只見懷中之人是緩緩地挺直了身軀來,挪了挪位置與沈昌珉保持了距離,好一會後才輕聲道:「我去燒水,您準備淨身吧。」

可沈昌珉卻道:「我去,你在這等我。」

沈昌珉下了床後是將被扔在地上的褻褲丟給了他,他俐落地接過,便是立馬穿上,掩蓋住自己的羞人處。沈昌珉的眼神是打量他一會,才轉身走出營帳外。如此纖細白滑的長腿,卻是留下了不少結痂,沈昌珉對此是相當後悔。當初追逐之時不該如此狠毒地將一個十四歲的美人兒給甩下馬背,早知崔珉豪會屬他,他便會好好地活捉,不讓崔珉豪受任何傷害。

但一切都太遲了,崔珉豪都還不及留下他的愛痕,卻率先有了他給的傷疤。

他盯著背對著他淨身的崔珉豪,臉上是一抹壞笑,輕聲道:「如果不討厭,也學著怎麼服侍我吧。」

崔珉豪愣了幾會,竟是轉過身來與他對望。他看不穿那雙大眼裡的訊息,崔珉豪越是冷靜,便越是讓人摸不著頭緒。

「這應該不屬掌事的範疇……。」崔珉豪道。

他些許瞇起眼來,也輕聲道:「那麼就從今天起,你多了這項義務。」

他倆又陷入一陣冗長的沉默,即使面對面,誰也不看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