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愣愣地任著沈昌珉上下其手,一會是撐開他的眼皮看著他大眼,一會又是摸著他微翹的紅唇,接著又是捉起他的衣裳研究。他搞不清楚為何沈昌珉會有這些怪舉動,但鑒於沈昌珉這種高氣壓的氣息,他僅是站直身子,一動也不動地讓沈昌珉研究。

「你是不是有第三隻眼……?」在沈昌珉看著他身上的書生衣之際,他忍不住地發問。

沈昌珉愣了幾會,才停下了手邊失禮的舉動,也回看他道:「我不知道。」

「你之前也能看到神或鬼之類的東西嗎?」

「不能。」

「那為什麼你看得見我?」

「不知道。」

「而且你甚至可以抓到我……。」

他蹙起眉頭來,倆人是無語地看著對方。但他怎麼也沒想到,沈昌珉最關心的並不是這些奇怪的特殊能力,而是他身上的顏色。

只見沈昌珉又捉著他的衣服猛瞧,且是停不住地看著他的大眼以及紅唇,他顯得有些不耐煩起來,伸手就推開了沈昌珉的胸膛,企圖在他們彼此間分隔出一道距離來。

「你究竟在看什麼?還有你說的顏色是什麼意思?」

沈昌珉只是冷靜地與他對望,想了一會,反問道:「你不是神嗎?」

「我是啊。」

「那你怎麼會不知道我是色盲?」沈昌珉說。

聽見這話,他幾乎不知如何反應。他僅是推開沈昌珉,腳步加快地前去找自己放在背包裡的卷宗,他將卷子從第一頁翻至最後一頁,裡頭連提也沒提到沈昌珉有這種天生疾病,如此重要的事情為何姻緣調查局會疏漏了?看來他必須找一天回天庭報備這重大錯誤,不過目前最先要緊的,便是先了解沈昌珉的狀況。

「我想我的卷宗漏寫了這一項。」他將卷宗又收回背包裡,轉身又問:「所以你說的顏色,是指我身上的顏色嗎?」

沈昌珉也將身上的背包丟一旁,朝他走來,「嗯,你身上有我沒看過的顏色,像是這個……」

沈昌珉是撩起他的藍色外衣,「這是藍色嗎?」

「是的。」

「你的嘴唇……應該是紅色吧?還有眼睛……我的眼睛是不是跟你相同顏色?咖啡色是嗎?」

這也難怪為何沈昌珉對他的身份並不感興趣,原來是因為自己身上的顏色更吸引沈昌珉的專注力。

「除了我身上的顏色以外,你眼中的世界是什麼顏色?」他蹙了眉頭問道。

「大部分灰色。」沈昌珉想了一會又說:「不過有些人是咖啡色,看狀況。」

而後沈昌珉更是發現,只要有東西讓他拿在手上或是穿在他身上,那東西便會被賦予色彩。沈昌珉今晚幾乎是沒有睡,盡是拿了一堆自己的衣服要他試穿,甚至還拿了許多書本要他抱在手,好讓自己能盡情地看著封面,享受有顏色的世界。

他也真陪著沈昌珉瞎搞了兩三個小時,看著沈昌珉那張有些驚奇可卻又冷靜的臉龐,他才漸漸明白,其實沈昌珉並沒有想像中的冷漠。之所以卷宗上的照片容易令人誤解,也是因為沈昌珉的世界僅有冰冷的灰色。

「你能變成人的形體嗎?」沈昌珉突然問道。

「什麼意思?」

「也就是能讓其他人看見你存在的形體。」

他想了一會,點頭道:「可以,只是若我維持人的形體,我就沒有神力。」

「你變看看。」沈昌珉說。

他照沈昌珉的話做,前後的樣子並沒有差太多,且後來他才知曉,沈昌珉不只是想確認人形化的他是否有顏色,也順道確保自己在外頭與他對話時,看起來較不像一個瘋子對著空氣說話。

今夜沈昌珉在他上做了許多實驗,除了試穿沈昌珉給的那堆衣服外,沈昌珉還朝他拍了許多照片,企圖想了解在照片中的他是否也有顏色。

「你在照片裡也有顏色!」沈昌珉是有些激動地說著,還急於與他分享這些美妙的時刻。

只是他無法想像沈昌珉的激動,在他眼裡這些不過就是幾張平凡的照片而已,可透過沈昌珉的解釋,他才知曉原來照片中除了他有顏色以外,其餘的部分在沈昌珉眼中盡是灰色。

他怎麼也沒想過,一個三十二歲的大男人,還能有著像孩子探索新世界的驚喜。看著沈昌珉那張喜悅的面容,他也不禁打破初見沈昌珉卷宗時的第一印象。

「如果你不介意,你可以透過我看見新的顏色。」他笑著又說道:「我不介意幫你拿東西。」

沈昌珉是緩緩地望入他的大眼,雖是不發一語,但卻也給了他一抹溫暖的笑容。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