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沈昌珉研究完他以後,也順道替他騰出另一間臥房的空間。這間小公寓有兩房一衛,由於沈昌珉只使用主臥,另一間小臥房自然也就成了儲藏室。好在沈昌珉的東西也不多,最多就是些餅乾雜糧,他們也替廚房整理了一翻,便將那堆餅乾收納進廚房的櫃子裡。

小臥房是有了空間,可惜只缺床單、棉被以及枕頭。

「我明天會去買寢具,今天你就將就睡吧。」沈昌珉說道。

對他而言,有沒有那些東西幾乎是沒有差別。只要他是以神的形態出現,人間的天氣冷熱他自是感受不到,他漂浮在空中也可睡眠,有沒有房間其實真的不重要。他嘗試地解釋給沈昌珉聽,不過沈昌珉卻意外堅持要他維持人形,就像室友一般的存在。原因無他,沈昌珉就是不想讓他人誤會自己像神經病一樣與空氣交流,即使在家裡也一樣。

對於沈昌珉的強勢與任性,他也只能勉強接受這番好意。可入秋夜晚氣溫不免下降,他實在無法在這樣的溫度底下入睡,既不可以神的姿態作客,又無一件小毯子可供使用,他最後也只能向沈昌珉提出一項合理的要求。

「今晚我可以跟你一起睡嗎?」他又說:「至少讓我的肚子有東西覆蓋就好。」

沈昌珉也認為這不失為一道好方法,便是允了他的要求。他爬上床後是直接入眠,沈昌珉則是進浴室裡洗澡,洗完回房後,那番景色又讓他瞬間有了精神來。他看著自己床上的棉被,因被崔珉豪擁著睡,所以整張棉被皆有了色彩。

他站在床緣邊好一會,這是他第一次看見自己棉被的顏色,也是他生平第一次看見一張活人有顏色的睡顏。不知是否因為知曉崔珉豪的特殊身分,那睡顏就像睡了千年一般地,很安靜,也很安詳。

他緩緩地躺上了床來,整夜就盯著自己的棉被還有崔珉豪的臉蛋瞧。理所當然地,隔天他意外地睡晚了,甚至是不醒人事。

崔珉豪則是起得早,簡單地進浴室裡梳洗後,便花了點時間回天界一趟,打算向姻緣調查局回報此次卷宗的嚴重錯誤。除了沈昌珉有第三隻眼還是色盲未被著名以外,他也一併回報沈昌珉碰得到他一事。

對於神來說,凡人有這種能力不知會嚇壞多少在人間工作的神明,雖他負責的只是姻緣,但凡人的特殊能力不論由何種部門察覺,皆有回報朝廷的義務,這是保護神的安危,也是保護人的安危。

對於姻緣調查局的散漫,他並沒有想像中的生氣,具專案管理員所言,沈昌珉的特殊能力似乎只對他產生,在此之前並無個案發生。不過沈昌珉是色盲一事,調查結果是管理員的怠慢疏失,對此姻緣調查局為了補償,願意讓他無條件更換當事人。

可他怎麼可能在沈昌珉見過他以後,說走就走?且沈昌珉是否能看見下一個姻緣配對者抑或看見顏色,沒有人知曉。只要想起沈昌珉那對顏色充滿熱忱的臉龐,要他狠心換當事人,他說什麼也沒那樣的鐵心腸。

「不需要更換,我只是前來回報你們的疏漏。」他低聲說道。

而後他又回至人間來,當他穿過陽台進入家裡時,他是看見沈昌珉一人恍惚地坐在沙發上,一動也不動。

「睡醒啦?」他笑著問道,也一併將自己化成了人的型態然而坐上沙發,「你怎麼這種表情?」

就像是人生沒了希望,世界末日即將到來一樣。

沈昌珉望了他好陣子,才道:「我還以為我能看見顏色只是一場夢,你去哪了?」

看來他突然的消失讓沈昌珉以為這一切只是場錯覺,他笑了笑,也交代了自己的去向,只見沈昌珉鬆了口氣來,便道:「一起去吃早點吧,順道買些生活用品。」

於是他換上沈昌珉給他的現代衣裳,還穿上沈昌珉借他的鞋子,倆人就這麼一同外出打點未來生活所需的用品。這期間他們聊了許多,包括姻緣配對的運作模式,還有未來的相處模式。但最令人好奇的莫過於姻緣配對,即使沈昌珉在崔珉豪出現以前並不相信任何宗教的理論,可現在崔珉豪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再如何抑是容易引起凡人的興趣。

「你打算怎麼幫我配對?」沈昌珉問。

「從你的生活觀察,看你周遭有誰出現,再觀察你們的相處模式,衡量有無在一起的可能性。」他說。

「就這樣?」

「若你太笨拙的話,我可能會給你一些意見,讓你當作參考。」他想了一會又道:「像是給你一些追求的點子,或調整你的費洛蒙,讓你對對方有好感。」

沈昌珉也想了一會,便道:「這不是作弊嗎?居然要調整費洛蒙促使我去愛上一個人。」

他只是聳了聳肩,無所謂地說:「這就是姻緣期啊,你也可以理解成很會發情的期間。」

「那如果都沒適合的人出現呢?」

「那就要看你下一段的姻緣期在什麼時候了,有些人一生只有一段,過了若沒找到伴侶,一輩子可能就是光棍。」他說。

沈昌珉僅是彎身拉開了書店的鐵捲門,好一會便問:「如果我這一生註定沒有對象,你會跟我一輩子嗎?」

這話怎麼說得像他下了凡間是專門來給沈昌珉當媳婦的呢?

他輕笑了幾聲,搖頭道:「不會,你這段姻緣過了,我就必須離開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