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日子一天一天地流逝,他都已學會了該如何用原子筆寫字,可至今筆記本仍是空白一片,沈昌珉的生活竟未出現任何能使他感興趣的對象,就連曖昧關係的對象也沒有。那樣的生活可說是意外簡單,湊成生活的元素只有三種,食物、工作、看書。

他不自覺得地將自己的結論寫在沈昌珉送他的筆記本上,然而坐在家內的小小飯廳,發呆地等著沈昌珉買早餐回來。

自從以人形生活的他,他發現自己的體力大不如前,甚至需要的睡眠變多了,以至於每天都要由沈昌珉起床為他準備一切。他曾告訴過沈昌珉,若自己以神的形態生活,也許就不需如此麻煩他,甚至不會賴床太多。只是沈昌珉像是任勞任怨一般,對此並沒有太多埋怨,也對於他維持人形之後的賴床沒有意見。

他不明白為何沈昌珉如此堅持,但就像想將他訓練成凡人一樣,逼著他學會凡人的生活。

在等待沈昌珉的期間,他又開始想睡了,好在沈昌珉就在他開始打盹之際將早餐給買回來了。他抬起了大眼看著進門的沈昌珉,只見沈昌珉也好心情的看向他去,笑道:「又想睡啦?」

他自是點點頭,沒有說話。其實他不喜歡沈昌珉的工作,並非書店不好,而是沈昌珉的輪班時早時晚,他現在才知道凡人難當,如此容易覺得疲憊的形態,沈昌珉又是如何度過這些年的?

他緩緩地眨著眼簾,一口接著一口吃著沈昌珉替他準備的早餐,心情才慢慢地變好來。縱然凡人的軀殼使他覺得勞累,可每回吃到美食,他的心情便因此被治癒,這也難怪沈昌珉喜好美食,治癒心靈的效果明顯比嗑藥還來的有效。

「最近有什麼新發現嗎?」沈昌珉問。

他明白沈昌珉問得是什麼,只是懶懶遞過自己的筆記本,低聲說:「你都專注在顏色上,這樣不行。」

沈昌珉是看著他的筆記,對於他列出的組成生活三要素,沈昌珉是提出了一點異議,「現在不只有三要素了。」

他拉回自己的筆記本問:「我少寫什麼嗎?」

沈昌珉笑了笑,「第四要素,是你。」

他嘆了口氣,咬了一口漢堡道:「就是因為我,所以你到現在都沒有緣人出現。」

「很重要嗎?」

「對我而言很重要啊,這是我的工作。」

沈昌珉也輕嘆了一聲,沉默了一會才道:「我媽最近有幫我安排相親,也許我們可以去試試。」

他聽見這話時眼睛都變得雪亮了,沈昌珉看著他那可愛的神情,心情自是開心亦是複雜。其實早在幾個星期前沈昌珉就接到了來自母親的通知,只是他一向都裝傻,且他也不對任何相親對象抱有期待。現在想要討個老婆,對於沒車沒房的男性而言,自是困難;況且,他還有著天生色盲的疾病,他沒辦法與他的情人分享治裝的樂趣,這也是為何他的戀情從年輕至現在都無任何著落。

沒有顏色的世界,很多人根本無法想像,甚至無法體會一般的娛樂在沒有顏色的情況之下,會減去多少樂趣。

有多少情人的離去只因他是色盲,沒有人可以比他更清楚。可如今,他卻為換取崔珉豪對於這份工作的責任感,而出賣自己早已定下永遠孤身的決定。難得崔珉豪身上有顏色,再如何,他都不可浪費崔珉豪的顏色,如此可愛之人,表情若是因他而淡然無色,那他還真是一枚不知珍惜的大混蛋。

見著崔珉豪又有精神的神情,他便也覺得這點犧牲不算什麼。

「既然是相親,你有比較正式的衣服嗎?」崔珉豪問。

「沒有。」

「那我們去買西裝吧!我知道凡人的正式服裝就是西裝,也許你需要一件。」

對於這番提議,他雖不介意自己的荷包失血,但他卻覺得崔珉豪也太把相親當回事。只是他捨不得說出那麼狠的話,難得崔珉豪有案子入門,他再如何也必須耐著性子配合崔珉豪的配對工作。

於是他向副店長請假了一天,這天他便在崔珉豪的催促底下來至了一家平價的西裝店。他對於眼前的商品沒有特別的感覺,反正就是一片灰,連鏡子裡頭的自己他也分辨不出哪套好看,可他還是配合著崔珉豪的演出,崔珉豪給他什麼,他便穿什麼,直至崔珉豪滿意為止。

「我覺得這套最好看。」崔珉豪笑眼看著他說。

他聳了聳肩,輕聲道:「你高興就好。」

崔珉豪是愣了一會,竟是抱歉地說:「啊,我忘記你沒辦法分辨顏色。」

他笑了笑,「沒關係,反正我也看不出來什麼是好看或難看。」

崔珉豪看著他的表情想了一會,直接將他推入了室衣間,也不管旁人的眼光,便將門給鎖上,「我有辦法。」崔珉豪說。

他搞不懂崔珉豪想幹嘛,只見崔珉豪將他的身子轉向面對身後的鏡子,他看著站在自己的後邊的崔珉豪,沒幾下子他的腰際便被一雙有力的手臂給環住,崔珉豪還墊了腳尖來,將自己的下巴靠在他的肩上,然而道:「看見了嗎?」

他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竟是不禁笑了起來,「看見了。」

「很帥對吧?」

「嗯。」

「你想重新試穿之前那幾件嗎?我可以抱你讓你自己選你喜歡的顏色。」

「每一件嗎?」

「對啊。」

他壞笑了起來,輕聲道:「好啊,去拿來讓我試穿吧。」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