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精闢的告白,崔珉豪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他的手依舊揪著沈昌珉的西裝,大眼也持續與沈昌珉對望,倆人便站在人來人往的人行道上,聽著喧囂的都市,彼此沉默。

沈昌珉見他像是傻了一樣,也沒管他是否回了魂來,轉身就走。殊不知崔珉豪的魂魄其實一直都在,甚至這回已不再揪他的西裝了,竟是改捉著他的手腕,乖巧地走在他身邊。

「其實夢遺的那天,我夢見的是你。」崔珉豪突然低聲說。

他愣了幾秒,但腳步沒停,只見崔珉豪又問:「是因為你喜歡我嗎?」

他對於崔珉豪的職業是月老助理感到相當訝異,沒發現他有意中人也就罷了,在春夢中夢見他,竟然還會企圖將原因歸咎在他身上,如此神邏輯的崔珉豪,叫他該如何解釋?

「你怎麼不說是因為你喜歡我,所以才夢見我?」他反問。

崔珉豪也愣了幾會,可卻搖了頭道:「神不會對任何人動情的。」

「你別忘了,你夢遺之前好一陣子都是維持人的形態生活,有慾望是很自然的。」他耐著性子說。

「但、但我不認為我喜歡你。」崔珉豪越說越是小聲,但仍繼續說道:「而且我也不認為你喜歡我,你只是喜歡我的顏色而已。」

看來他是被身邊這個小神明給打槍了,正如他所料,告白了以後又能如何?不就是以沒結果收場嗎?全然預料之中的答案,但卻不知為何,崔珉豪的回答竟是讓他意料外地痛。

「你是不是做了什麼才讓我夢遺啊?」崔珉豪像是富有科學精神地想追根究柢,只可惜他現在的心情懶的解釋原理,只給予一道胡謅的說詞,「因為那晚我偷親了你,所以你才會夢遺。」

崔珉豪撇過大眼看著他,委屈地說:「你為什麼要那麼做……?」

他徹底鄙視崔珉豪這兩三百年以來所累積的智力,崔珉豪理當知道人類有慾望,可卻不知道有慾望但沒時間做愛自然會有夢遺。現在可好了,崔珉豪的反應明顯是信了他的胡言亂語,而他也不小心讓自己成為了讓崔珉豪夢遺的千古罪人。

不過他沒迴避崔珉豪的傻問題,只道:「因為我喜歡你。」

「不,你是喜歡我身上的顏色。」崔珉豪篤定地又說:「如果我沒顏色,你不可能會喜歡我,對吧?」

他總覺得崔珉豪極力想找一道藉口來抹除他對他的感情,他不明白為何崔珉豪如此緊張,喜歡是他的事情,崔珉豪大不了拒絕他,有必要如此一而再,再而三地向他確認嗎?但他仍然想回答崔珉豪的問題,喜歡就是喜歡了,能看見顏色不過是理由之一,崔珉豪顯然不知道自己有什麼魅力令他如此著迷。

「沒顏色我也會喜歡。」他輕聲說。

未料,崔珉豪卻是變得慌張,「不行!」

他不明白為何崔珉豪會這麼神經兮兮,僅是甩開拽在自己的手臂上的手,不耐煩地說:「我喜歡你是我的事情,關你什麼事?」

「你這樣我沒辦法幫你找到配對!」

「我不需要!」

「你會孤單一輩子!」

「那你留下來陪我啊!」

這麼一吼,連路人都看向他們來了。

他不知道崔珉豪怎麼想,反正事情已至此了,他也不願對此感情抱有任何希冀。可偏偏,崔珉豪的神邏輯又開始轉動,丟給了他一句,「那如果我也喜歡你該怎麼辦?我沒辦法陪你一輩子啊!」

他怎麼知道該怎麼辦?連神都不曉得的事情,身為人類的他難道會曉得?但從崔珉豪的問句當中,或多或少讓他理解到,其實崔珉豪並非全然不願意與他有段感情,只是他們比誰都清楚,有了感情以後,分離之際,總會是難分難捨。

他想這也是為何崔珉豪極力地想推翻他的心意,然而將一切都歸責於『顏色』。誰都害怕愛了以後,卻愛不到結果。縱然崔珉豪笨,可也明白此道理。

那既然如此,不如就回到最原始的狀態。

「做回你的神吧。」他看著崔珉豪又說:「就當這一切都沒發生過,好好完成你的任務。如果以神的形態生活,你就不會喜歡我了,等時間到了,你自然可以走了。」

他說得輕鬆,可未料掉崔珉豪聽了這話後,竟是紅了眼眶,卻又朝著他乖乖點頭。

他從來不知道原來想哭的時候,眼圈會是那樣的顏色。那雙大眼依舊美麗動人,只是添了些淒美與哀傷,還有些些霧氣。

既然注定花開不會有結果,那麼乾脆連根拔起,將此綠地再次夷為平地。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