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費了些力將金俊秀半拖半抱的,最後抱上客裡的床。他看著這間房間的東西,想著,也許這間房以後就給金俊秀專用也好。反正自己家裡也沒什麼客人會來。就算以後有了女友,帶回家也是睡自己房間,不會睡客房。不過換個方式想,他計畫的好像金俊秀會永久留下當他的小僕人一樣。

他拉過被子輕輕的將金俊秀蓋上,他離開後帶上了房門,來到了自己的房間,將那些留在床上的衣服拿了衣籃裝了進去,然後拎著拿到浴室旁。

整身都是燒烤味,讓他有點受不了,最後他選擇了去洗澡。

他習慣性的從自己的左手開始抹沐浴乳,邊洗邊想著事情。腦子會慢慢運轉,從公事上的事情開始,然而跳躍性思路讓他又想起自己琴房的事情。雖然他怎麼做解釋似乎都不合理,可東西確實就是被金俊秀修好了,讓他不禁的懊惱,縱使自己從來不關心生活周遭的事情,這還是第一次對於一件事情想過這麼多次的。

他身體沖著水,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不禁想起了金俊秀的面孔。

方才置於他耳邊的請求,一句『別不要我。』猶言在耳。

這句話他自己似乎也對某人說過,而且貌似是對著自己的父母親說的。但回想起來,兒時的記憶只剩殘影,唯一記得的,便是自己父母的背影,一去不回的背影。然而自己就這麼被奶奶扶養長大,也不知從何開始,他就再也沒求過奶奶見自己的父母親。

他曾懷疑那狠心拋下他的人真是自己的父母嗎?甚至也懷疑扶養他的奶奶真的是他的奶奶嗎?但現在奶奶死了,自己也長大了,有太多事情隨著時間的沖刷,那些心中的疑問也不復存了。

他拿著浴巾擦著身子,穿了件黑汗衫跟四角褲便走出浴室,本想拿著衣籃去陽台洗衣服的,可出來後衣籃卻不見了。

「疑?」他擦著濕路的頭髮,走向陽台,有個人影在那裡忙著,是金俊秀。

不應該是酒醉睡死的嗎?這麼快就酒醒了?

他站在室內看著紗窗外的金俊秀問:「你酒醒了?」

金俊秀嚇了一跳,轉過頭看著他。那雙頰還有些的紅潤,酒醉似乎未退:「對。」

「還對呢,臉還紅著。」他笑說。

金俊秀看了朴有天笑了起來,自己也傻傻的跟著一起笑。他將衣籃拿進來以後,便道:「我想到我忘記去整理衣服了。」

「你也忘記你還沒洗澡了,就把衣服全丟進去吧。」朴有天調侃的說。

可這還是讓朴有天不禁的多想,一個酒醉的人還能突然想起自己未做的事情阿?

「啊!」金俊秀這時才真的發現自己是忘了洗澡了,不過朴有天卻邊走邊擦著頭說:「等等再丟進去就好了。」

於是他走回自己的房間,拿了一件汗衫跟運動褲給金俊秀。

金俊秀拿過衣服,看了那白汗衫,「這個好暴露。」

「不喜歡?」他問,怎麼會有男人怕暴露?

金俊秀又看了一下,其實不是自己不敢露,而是他怕這薄薄的汗衫遮不住他背後的翅膀,「沒有不喜歡。」他搖頭小聲說。

「那不會很露的,該遮住的都遮了。」朴有天笑說。

最後金俊秀勉強的接受,拿了衣服就進浴室了。

朴有天則將自己的頭髮吹乾,然而悄悄得走來琴房。他將燈打了開來,第一入眼的就是那架前幾天才被壓的碎爛的鋼琴,如今完好如初的呈現在自己眼前。

「真不敢相信……。」他淡淡的說。

打開了琴鍵,熟悉的按了第一個音。然而他順手的彈了幾個音,每個音卻都像剛買來的鋼琴一樣清脆且無任何的音差,就像新的一樣。他輕輕的彈著蕭邦的夜曲,聽著每個音的音色,音質不比以前差,似乎來的更好。

他嘴上有些開心的笑了起來,好久沒聽見這麼好聽的音色。自從這架琴敲擊的琴弦不再響亮時,他就沒再彈過了。由於自己事業也繁忙,這間琴房他幾乎都不沒再進來過。會再進來,也就是金俊秀掉入這的時候。雖然自己的穿著與這架鋼琴有些的違和,但卻讓他不禁的坐上琴椅,將一首一首學過的曲子一一的再次呈現於這架鋼琴上。

金俊秀在浴室裡聽著琴聲,臉上也笑了起來。

看來自己的修繕功夫還不差,每個音都無缺漏。而朴有天彈的曲子,他也會。以前自己的爸爸曾教過他彈琴,只是等爸爸死後,他就再也沒碰過鋼琴了。

金俊秀感覺自己洗完這澡,酒醒了許多。走出浴室後,便快速的把自己的衣服丟入洗衣機,而頭髮也沒擰乾的就跑到琴房找朴有天。

「這個我也會喔!」他像是尋找到了知音一樣,很高興的跑進琴房,對著朴有天說。

朴有天停下彈奏,轉頭看著他問:「想彈嗎?」

「好。」他就像得到甜頭的孩子一樣,一個屁股就坐上朴有天琴椅上一半的空位。

朴有天看著他那濕漉的頭,揉了幾下說:「你先彈,我拿東西。」

金俊秀沒理會他的自己便彈了起來。

朴有天拿了自己的浴巾,又回到了琴房,然而就將浴巾蓋上那濕漉的頭,輕輕的擦拭起來。他則是愣了一下,抬頭看著身後的朴有天。

「你繼續阿,我在聽呢。」朴有天低頭有些寵溺的說著。

可是他沒再彈,將頭垂了下來,看著琴上的黑白鍵,緩緩的開口:「以前我爸爸常自彈自唱某一首歌,唱給我媽媽聽。」

「唱來聽聽吧。」朴有天擦著他的頭髮說。

「我唱的可能沒有很好聽。」

「我聽就知道好不好聽了。」

「你別笑喔。」金俊秀臉上有些羞赧的說。

「不會笑不會笑。」可朴有天臉上也自動的掛上了笑容。

於是沒多久,金俊秀手指便熟絡的按起琴鍵,有頻率的彈出了旋律。

而他張開了嘴,唱了起來。

『If you were my man,
I was your woman.
We were in love,
Here's what would happen.
I'd show you things,
You would be so open.
I know I never will.
But if I had you,
All of the things I would do.
Everyday we would start something new,
And I'd put my world around you.
Oh baby, if I had you...』

這首歌就斷在這,金俊秀停下了一切,抬頭看著一邊聽一邊擦著他頭髮的朴有天。

「後面你忘記了?」這首歌明顯還有後段,不過金俊秀卻停了下來。

「我就只記得這些了。」他說。

朴有天點點頭,然而又問:「你知道這歌詞的意思嗎?」

金俊秀搖起了頭,「不曉得,不過我常聽我爸爸唱給我媽媽聽。」

朴有天內心不知道為何,卻嘆了口氣。如果他懂這歌詞,也許就不會這麼唱給自己聽了。不過聽金俊秀這麼說,那麼他父母親的感情應該還不錯吧?怎麼他會不曉得回家,還跟自己說沒地方去呢?

「你不會想回到你爸媽身邊嗎?」朴有天手裡的動作慢了下來,細細的問著。

金俊秀也沒再彈,只是垂著頭,似乎不太願意想回答。朴有天本想開口告訴他,如果不想說也沒關係,可金俊秀卻趕在前一拍,開口說:「我爸爸媽媽死了,然後我被別人收養,但之後逃了出來。」

他簡短得說,一句話簡簡單單,但朴有天心裡卻聽得有點心酸。

「為什麼逃?」

金俊秀眼神失落的看著琴鍵,「不能說。」

朴有天輕輕的點著頭,也不勉強,「那為什麼會想留下來?」

「因為你讓我留阿。」金俊秀聲音帶有些天真的說。

「可是我讓你做這麼多事情。」他苦笑說。

「但是你不會打我。」

他睜大了雙眼,停下了動作,緩緩的將金俊秀轉過面對自己。原來這就是金俊秀為什麼會一逃了之而不想回去的原因阿。

朴有天蹲了下身子,與他對視:「你吃了很多苦頭吧?」

金俊秀那雙淡咖啡色的眼睛,朴有天似乎從其中看見了自己的過去,而漸漸的,金俊秀看朴有天的視線模糊了起來。朴有天看他那雙眼被他的淚水慢慢的掩蓋,伸手就摸了他了臉頰。朴有天不曉得自己為什麼會想這麼做,明明認識沒幾天,而又非女友,可自己卻不能控制的摸了金俊秀從眼眶裡滑落的淚水。

「沒有人愛我。」金俊秀哭著說。

因為我是混血兒……該死的混血兒,但他卻沒說出口。

「愛我的人死了,沒有人會愛我。」金俊秀哽咽的又說。

因為我跟其他吸血鬼不同……所以我是異類,可他還是沒說。

朴有天輕輕的將金俊秀頭上的浴巾拿下來,緩緩的擦掉他臉上的淚水。金俊秀則不停用手抹著自己眼上泛出的熱淚,可淚水還是不停的湧溢,讓他來不及擦乾。

朴有天靜靜的看著他,最後站起了身子,然而吐了口氣。他將金俊秀推進了自己懷裡,讓金俊秀的頭靠在自己肚子上,然後拍著金俊秀的背,剛好是那對翅膀的位置。

看低頭看著那被燙傷燙得像圖騰背脊。

「我愛你。」他說。

他抱住了金俊秀的頭,「至少我還沒死。」他又說。

金俊秀在他懷中聞著屬於他的氣息。

於是伸出了手,緊緊的錮住了朴有天的腰,自己的眼淚就這麼被朴有天的汗衫吸收。

就像是自己活了幾百年以來,第一次被接納一樣。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