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戀情告吹以後,他們彼此也沒再提起這件事情,崔珉豪真如他所願地以神的形態過活。一切就像是回到他們剛見面的那時,崔珉豪沒有任何慾望,縱然會朝他微笑,可卻不會哭、不會鬧,也沒再向他吵著要吃烤雞。那樣的崔珉豪雖是顯得比先前成熟,但也不禁讓人覺得冷漠。

別無他法,這是唯一能避免雙方感情深陷的方法。而也因崔珉豪的神形化,他倆在外幾乎不會有任何互動與交流,可就算回到家裡來,他倆也僅是像個陌生的同居人,不怎麼招呼,也不怎麼說話。他只能裝作崔珉豪身上的顏色不再吸引他的模樣,強迫自己回至那灰淡的世界裡,不敢再多看崔珉豪幾眼。

只是有些事情,他並沒注意到崔珉豪背著他做了什麼。

崔珉豪這些日子以來竟無替沈昌珉物色身邊的女孩子,反而是一人默默趁著沈昌珉在書店工作的時間,宅在角落邊地閱讀一大堆有關人體醫學或情緒書籍,甚至是去偷看情愛小說或者女性向的耽美書籍。只可惜的是,縱然他能了解小說帶給他的美感,可他卻無法被觸動,也無法感受其中的愛恨糾葛。

於是他沒在沈昌珉的允許之下,便偷偷地在沒什麼人會經過的角落化為人形,然而又重新看過書架上的言情小說。他變得會哭會笑、也會因長期的閱讀變得疲憊,可為了不讓沈昌珉發現他有任何異樣,就算他肚子餓了想吃烤雞,他也忍著慾望,將自己變回神的形態,度過那些令人容易失控的情緒。

令人意外地,這陣子擅離職守的他,怎麼也沒想到沈昌珉竟是為了他而又安排了下一場相親。當沈昌珉面無神色地告知他下次的相親就在兩星期之後,他不知該如何反應,僅是默默地轉身回至他的小房間裡,心中是說不出的苦澀

這次他不如幾個星期前那樣傻了,他明白自己的春夢為何會是沈昌珉,也明白了為何當初沈昌珉要自己變回神時,他的眼眶會滿是淚水。第一次被人發現了他的存在,又被如此在乎的他,他不願意再次被人忽視。

但能如何呢?他與沈昌珉不會有任何結果,結局早已是顯而易見的。

他也只能扮演好自己的角色,配合沈昌珉一同去相親,然而裝作自己相當認真在作筆記。這次的女孩與姜永進全然不同風格,談吐也不一樣,就像個小女人一樣。他看得出沈昌珉欣賞眼前的女孩,甚至在沈昌珉坦言自己是色盲時,女孩的反應也很尊重有理,並不在乎沈昌珉的先天問題。

他飄在空中紀錄下女孩與沈昌珉的賀爾蒙值以及好感度,心中是不禁發酸,可卻又無能為力。

「謝謝你前來,巧兒。」沈昌珉微笑道。

巧兒是靦腆地笑了笑,離去前還道:「保持連絡喔。」

他與沈昌珉一同目送巧兒離開,只見沈昌珉心情好地轉身就走,像是早已將他當空氣一樣,沒與他說明感想,甚至連看一眼也沒有。他的打擊甚大,好在現在是神的模樣,要是人的形態,他估計又會哭得唏哩嘩啦,就像個長不大的屁孩一樣。

「你的賀爾蒙指數很高喔。」回至家中後,他故作沒事地說。

沈昌珉卸下了自己的領帶,也坦白地道:「我知道,我滿喜歡她的。」

他站在沈昌珉的門邊,垂了頭也道:「嘗試交往看看,也許你們很合適,她對你也有好感。」

沈昌珉沒有回話,在他面前褪去了襯衫,然而裸著上身拿了乾淨的衣服,走至他面前來。他看著沈昌珉那結實的身軀,就想起言情小說裡頭的主人公,這貨肯定搶手,只可惜沒辦法屬於他。

「我會跟她交往的,如果合得來,我也會娶她,這樣你的任務就完成了。」沈昌珉在他耳邊輕聲說道。

他抬起大眼也與沈昌珉相望,一張沒有任何情緒的臉是映入了沈昌珉的眼簾。縱然神的姿態能夠讓他保持冷靜,可他能想像,沈昌珉說出這話對他的傷害有多大。

「如果你不想,你不需要勉強自己去談戀愛……。」他突然道。

沈昌珉將衣服披在肩上,冷笑一聲,「我沒有勉強,我是真的喜歡她。」

只見沈昌珉從他身邊走過,浴室門被關上的聲響是傳入他耳內。不知為何,他好想哭泣,只可惜身為神的他,沒有眼淚。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