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昌珉正如其所言,相親過後便與巧兒保持熱絡,時不時就打通電話或傳封短訊。而在一旁的崔珉豪對此總是感到不是滋味,可他不能如何,作為神,他只能觀察,不能將自己的主觀意識加諸在當事人身上,不論他喜歡巧兒這個女孩子與否。

既然他不方便訴說自己的感覺,又不想觀看沈昌珉熱戀,他也只能選擇怠忽職守。沈昌珉在書店工作的期間,他倆基本上接處於分開狀態。他已懶的紀錄沈昌珉打了幾通電話抑或傳了幾封簡訊,他只是宅在他慣宅的角落邊,繼續閱讀那些言情小說來彌補自己現狀的不美好。

但逃避總是難以允許一輩子,他還是得上崗工作,看看沈昌珉與巧兒之間的互動是否有任何問題,進而判斷倆人是否真適合結婚生子。

多半時候他僅是飄在空中看著沈昌珉與巧兒的背影,從並肩齊走直到大手牽小手,他一一紀錄下來,看著他們的感情漸入佳境。只是事情並沒有他想像中的那樣順遂,正當他以為巧兒可能就是沈昌珉的妻子時,巧兒竟做了一件讓他覺得有些不妥的事情。

巧兒總是會趁沈昌珉不在之時檢查沈昌珉的手機,偷窺沈昌珉的簡訊內容或通連紀錄。更甚者,竟是觀看沈昌珉手機內的每張照片。他就坐在巧兒身邊一同看著沈昌珉的手機內容,最令他訝異的莫過於手機相片,裡頭盡是他當時試穿衣服的照片,還有他與沈昌珉去買西裝時,他抱著沈昌珉的相片。

對於沈昌珉還留下這些相片他是感到欣慰,不過他比誰都清楚,沈昌珉沒有選擇刪除,並非對他還有感情,而是不捨那些色彩流失。但不管如何,他仍是看得有些欣喜,可巧兒的神色卻露出了點慍色。

他以為沈昌珉從廁所出來以後巧兒會如以往的案子一般找沈昌珉吵架,他期待巧兒的爆發,只可惜他的期望落空,巧兒僅是裝作什麼事也沒有,繼續與沈昌珉在餐廳內享用燭光晚餐。

他本想告訴沈昌珉巧兒有檢查手機的壞習慣,但他卻沒這麼做。他是神,不該越界干涉當事人的相處,他能做得僅有觀察或是給予當事人一點啟發,讓他們勇敢追求愛情而已。

飯後沈昌珉是牽著巧兒的手一同至公園散步,他幾乎是刻意忽略崔珉豪的存在,將精神全然投注在巧兒身上。只是要全然忽視崔珉豪的存在並不容易,每回只要瞧見崔珉豪那淡然失色的神情,他的心底便不禁糾結幾分。可他既然選擇與巧兒談場感情,就不該再三心二意。

優遊在公園裡的情人許多,他也盡了自己全部的力氣只專注在巧兒一人身上,甚至在月光之下吻了人兒,打算讓崔珉豪瞧瞧自己的決心。然而坐在路燈頂上的崔珉豪也收到了沈昌珉想表達的訊息,小嘴默默苦笑,自是轉身離開,決定回家好好解放自己的情緒。

巧兒在沈昌珉懷中靦腆地輕喘,本該覺得得意的沈昌珉,卻又不禁朝四周的天空望去。只見四周一片灰淡,怎麼樣也找不到色彩,他竟是驚慌了起來。

「我必須回家了。」他輕聲說。

巧兒未覺他的異樣,竟道:「我今天在你家過夜好不好?」

這樣的要求是明顯不過了,可他沒什麼心情,卻又不知怎麼拒絕,乾脆就將巧兒一路帶回家裡來。他一心只想找回崔珉豪,縱然他說過若是感情順遂他會娶了這女孩,不過他不認為姻緣期已經屆至了,崔珉豪不該就這麼從他的世界消失。

他心急地開鎖,沒料到一進門就聞見一陣酒味,崔珉豪是從沙發坐起身來,手中拿著言情小說,神情迷茫地與來者對望。他看著客桌上的那堆啤酒瓶,又瞧見崔珉豪的大眼有哭過的痕跡,都還來不及質問,巧兒便率先尖叫了起來。

「我就知道你背著我做些骯髒事!」他倆還搞不清楚狀況,巧兒又道:「我就覺得奇怪,你的手機怎麼那麼多那男人的照片,果然,跟我想得一樣,你這個噁心的雙性戀!」

他倆是任著巧兒發脾氣,卻無任何反駁與辯解,只見巧兒又說:「我才不要跟男人共享我的男人,去死吧你們!」

巧兒是氣憤地甩門而去,徒留一人一神地在家內互相對望。

他看著崔珉豪那雙哭紅的眼,二話不說就端起那張小臉蛋,狠狠地朝那紅唇吻去。

淡淡的酒香味,傳入他的嘴中,有些甜、有些澀,最迷人地還是那不捨放開的眷戀味。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