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珉豪離去之前,交代他若是想念,就打通電話,不論時差是早或晚,他絕對會接起他的來電。他傻愣愣地看著崔珉豪的背影走進出境大廳的入口,百步之距,崔珉豪便消失在機場裡。

他開車回至家來,入門第一件事情便是看著牆上的日曆,今日是崔珉豪不在的第一天,他在格子上打了個叉後,雙眼又是發楞。

崔珉豪告訴他,這次獸醫協會將研討會舉辦在英國,他收到了邀請,必須前往參與。但這一去便是一個月之久,除了研討會之外,還有許多研習,所以無法如以往地,兩三天便可回至他身邊。

當他知道這消息時僅是故作鎮定,可他也相信自己不會有問題。先前與崔珉豪分居四、五年之久證明沒有崔珉豪在身邊,他依然可以照料自己。可如今崔珉豪已離去,他翻著日曆,不停數著天數,才知道一個月只是聽起來很短暫,崔珉豪事實上卻得離開他三十天之久。

不過他仍然告訴自己不會有問題……應該吧。

隔天他一人前至獸醫院開店,人潮時而多時而少,可缺了崔珉豪的幫忙,他與病患的互動並不多,就連時常來光臨的老少孩童得知崔珉豪出國研討,紛紛皆是自討沒趣地又走出獸醫院來。

第二天他仍然準時地前來工作,可惜店內的氣氛皆因他的煩躁而顯得緊張,就算晚間他想打電話給崔珉豪,他卻害怕吵醒睡的正甜的人兒。即便崔珉豪清醒時傳了短訊給他,他也不因此滿足,心情仍是想觸碰崔珉豪,就如以往一般摟著崔珉豪入睡。

第三天他幾乎是拖著厚重地心情前來獸醫院,一進門所有狗兒便是閉上嘴來,似是因他的情緒而被搞得一同落寞起來。一旁的華生早已看不慣他的心情,竟是勸起他道:『大哥,若是想見主人,就去找他吧。』

他看了華生一眼,也低聲道:「怎麼找?那是不同的國家,不是這裡。」

華生並不了解他所說的話,但身為一隻狗,他只知道找回主人他們畢生的責任。原因無他,他們喜歡主人,也認為保護主人是他們的生來義務。也許聽上去有些瘋狂,可就算要他們付出生命來找回主人,他們在所不惜。

『我不知道怎麼找,但就算赴湯蹈火,大哥你都有去找主人的義務。』華生堅定地說。

他看著華生相當自信地的眼神,也偷偷地在上班時間裡開始找尋有關前往英國的資訊。一剛開始搜尋引擎提供給他的資料是琳瑯滿目,他不知從何看起。但花了兩三天的時間日日夜夜地宅在獸醫院裡找著資料,他才終於有了些頭緒。

在華生與其他狗兒的鼓勵之下,他還真毅然決然地想奔去英國找崔珉豪。這件事情他沒對誰訴說,就連崔珉豪他也無透露。當他順利明白如何出國時,他便自己辦理了護照與訂了機票,可他也僅知道搭飛機至英國,但前往英國以後呢?他並沒有多想。

只見明日晚間的班機即將到來,他前天晚上才告訴金俊秀與朴有天,獸醫院需要有人看管,因為他即將前去英國搜尋崔珉豪的下落。

此話一出,是驚動了夫夫倆人,「你說什麼!?明天?你知道珉豪在英國的哪嗎?」金俊秀是又氣又驚地說。

「我會找到他的,我知道他的飯店。」他篤定地說。

朴有天也覺他的決定過於倉促,可出國的日子就在明天了,現在說什麼也都已太遲。

於是獸醫院在朴有天與金俊秀的接管之下,他一人奔向機場來,學著如何找櫃台,找登機口,然後順利地搭上了晚間的飛機。

經過十幾小時的飛行,他下了飛機來,一路跟著人潮走,然而一路走至海關處。他根本不懂海關問他什麼話,且他也無準備任何過關文件,不出意料地,他便被帶至一間小房來問話。

但他依舊不明白這些人想幹嘛,他只拿出崔珉豪住的飯店住址,說道:「我要找的人住在這裡,我要去找他。」

於是在海關的判斷之下,他說的是韓文,他們便請了譯者前來翻譯,才明白他此次前來英國的目地。

他在海關惹出了這些麻煩來,海關人員也因此替他連絡上崔珉豪,這消息一傳至崔珉豪的耳裡時,崔珉豪竟是直接奔出研討會大廳,一路搭車前往來指定的機場與他會面。

他一見到氣喘吁吁的崔珉豪,話都還來不及說,便被崔珉豪臭罵了一頓。

「你到底在幹嘛呀!你要來怎麼沒跟我說!」

他明白崔珉豪很生氣,可他仍是忍不住地在眾人面前抱住了崔珉豪,笑道:「我想死你了。」

後來崔珉豪牽著他一起入境,搭乘接駁車時,崔珉豪才開口說道:「才一個月而已,你就這麼沒辦法獨立?」

他笑了笑,沒有說話。

「下次別再做這麼危險的事情好不好?這比你在公車站等我等一個晚上還可怕。」崔珉豪好聲好氣地勸道。

他有些疲憊地放鬆了身子,看著車窗外的風景,輕聲道:「那以後去哪都帶上我,不然我會自己去找你,你知道我不能沒有你。」

這話聽的讓崔珉豪臉上都有些紅潤,可崔珉豪仍是假裝指責道:「你就改不了這狗脾氣!」

他才不管崔珉豪說了些什麼,就如華生所說,主人的身影總是要在自己的管轄範圍內,做狗的他們才得以安心。

此話不假,如此長的旅程,他一路都不敢閉眼,直至他遇見崔珉豪。縱然崔珉豪在他耳邊碎唸許多,但他再也忍不住地便將腦袋倒在崔珉豪肩上入睡。一個星期以來都沒有崔珉豪的氣息,他沒一夜好睡;可這回,他總算可以好好地睡一回。

崔珉豪看著他的俊容,臉上也輕輕地微笑來。

為愛奔馳,大概就是這麼回事吧。




 

不知道大家有無聽過這首歌,幾個月前在愛爾蘭很火,我總是在電台裡聽見。
因為時常聽這個DJ的曲風,所以馬上就認出這首歌的作者了,哈哈,由於歌詞時在很深動,於是有了這篇的靈感,只是我遲遲沒下筆。
總之,現在雖然有些過時了,但每回聽見還是覺得很感人。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