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認識金俊秀這人以後,崔珉豪也將自己的家人正式介紹給金俊秀知曉。沈昌珉對此並無表態任何意見,僅是對金俊秀徹頭徹尾地評估一下,確認此人即屬人畜無害的等級以後,便也准了崔珉豪可以將人給邀請至家中來。

時常一人在家中打理的崔珉豪有時容易無聊,現在多了一個人的陪伴,生活也變得多彩起來。且了解了金俊秀的工作以後,他也多了些任務可做,那就是幫忙作曲寫詞。也由於沈遇安才國小一年級而已,課程僅到中午,於是金俊秀的工作也多了一位免費的小助手,那就是對音樂有莫名興趣的沈遇安。

與其說是助手,不如說是小學徒。在金俊秀的循循善誘底下,沈遇安也開始接觸了不同類型的樂器,甚至有時也會有樣學樣地想替金俊秀寫一首歌。

總在一旁準備點心的他,是悄悄地在廚房內輕嘆口氣。當他們的家庭被媒體的風浪沖至浪尖時,他曾一度擔心沈遇安的身心可能會遭受影響;縱然他在沈昌珉的面前表現地堅強,可那也僅是想緩緩沈昌珉那不踏實的心。如今,每回去學校接沈遇安時,看見自己的兒子與新朋友一同有說有笑地走出校園時,他都不禁覺得慶幸。也在遇上金俊秀以後,沈遇安明顯擺脫了親家的陰影,開始有了與他相似的笑容。

然而現在,他們已從媒體的浪口全身而退,他才發現在這期間,他嚴重忽略了一個重要的人。

沈昌珉最近的作息並不如以往,工作量提升,責任也加重,每晚都是第一個人先上床睡覺。就連美好的假日,沈昌珉也總是躺在床上補眠,已很少帶他們全家去出遛遛了。本將重心全都放在沈遇安身上的他,對於沈昌珉的反常他並不覺如何,可如今他才知道原來事情沒他想像中的簡單。

沈昌珉不僅需要應付公司的上問題,連親家的問題也是一肩扛起,好讓這期間他與沈遇安不再被打擾。

於是就在美好的週末快來臨時,他約了金俊秀,希望週末沈遇安可以寄託在他那兒玩樂器,他想留一些時間與沈昌珉獨處一下。如此婉約的說法,再怎麼笨的人也聽的出他的意思。金俊秀自是義不容辭地在星期六上午就前來接沈遇安去玩,還賊賊地祝福,希望明天他能下得了床。

沈昌珉依然在床上補眠,而他則是趁著這段時間,在廚房作了一堆燉補料理,打算好好地替沈昌珉補補身子。

沈昌珉這人便是天生的吃貨,時間都未至中午,聞見料理香氣的他,自然是從夢中醒了過人,隨著香氣移動了自己的腳步。當他梳洗完自己走出房見著崔珉豪那忙碌的身影,可卻未見黏人精沈遇安時,他的預感告訴他,今天有大餐可吃了。

「你煮這麼多幹嘛?」他輕輕走進廚房來,沒幾會就整個人貼上了崔珉豪,下巴懶懶地靠在崔珉豪肩上問。

崔珉豪也不如何,只道:「這陣子我不盡責,只照顧遇安,沒照顧到你,所以要好好補一下你。」

他笑了笑,緩緩閉上眼來,聞著崔珉豪身上有些油煙的味道,壞壞地說:「你該不會只想用食物打發我吧?」

崔珉豪是將炒過的麻油雞加了燒酒以及水之後,便切換了小火,然而蓋上了過蓋,也轉過身地與他相對,笑道:「沒喔,還有一道大補帖。」

只見他就想直接欺上崔珉豪的紅唇,可未料崔珉豪卻是擋住了他的攻勢,笑說:「我先去洗個澡吧,身上都是汗味跟油煙味,怕你沒興致。」

「誰管它。」

「欸,不要啦,你在這顧一下這裡,我馬上洗完。」

他也順著崔珉豪的意,便輕易地就讓崔珉豪從他的臂膀間溜走。待崔珉豪再次從房內走出時,他早已不管那什麼燒酒雞,光天化日之下就在餐桌上狠狠地扒光了崔珉豪,也不管崔珉豪的請求。什麼跟沈遇安吃飯的地方,又或者沈遇安聽CD的地方,他壓根拋諸腦後,毫無顧忌地便以自己的慾望為優先。

已不知時隔多久了,他好久好久都沒如此踏實地佔有過崔珉豪。以往都只能摸摸了事,這回他不想再對崔珉豪有何忍讓。況且這些日子以來,不論事業或家務事都帶給他不少麻煩,這股氣若不好好宣洩一下,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能繼續戰下去。

「好緊……。」

「抱、抱歉……很難進去嗎?」崔珉豪趕緊問道。

「放鬆。」他欠了身,一口就吻住那總愛瞎操心而喋喋不休的小嘴。

崔珉豪也只能照著他的話做,放鬆自己的身子,好讓他能夠容易得逞。可後來他才明白,崔珉豪的身子習慣安全,在臥房以外的地方就不容易讓他順利攻占,情勢所逼,他只能將崔珉豪給抱進了臥房裡來,沒幾下子他們便是渾然忘我,也差點忘了仍在廚房裡沸騰的燒酒雞。

待他願意放過崔珉豪以後,廚房的燒酒雞貌似也快成了雞精,可他還是不捨得從崔珉豪的體內退出,仍要多折騰幾會才甘心。

「是說……如果親家那邊你一個應付不來,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向他們解釋……。」崔珉豪即使累得快暈了,可腦中依舊不忘自己的擔憂。

「如果他們能開竅,他們早開了。」他在崔珉豪頸上婆娑地說。

「反正如果你覺得很累,要告訴我。」崔珉豪是有些歉疚地說。

「告訴你幹嘛?」

「跟你一起分擔啊。」

他壞笑了幾聲,輕拍了崔珉豪的屁股一下,「你想怎麼分擔?」

崔珉豪很不擅長這種調戲的問題,僅是無力地將自己的額頭搥上他的肩,「我隨便你。」

「那每天都來一碗大補貼。」他輕笑說。

「你會流鼻血……。」

而後他還是溫柔地將崔珉豪給放回床上,然而自行前去廚房,乖乖地嗑完崔珉豪為他的燉補的燒酒雞。

待金俊秀在晚間將沈遇安帶回家中時,發現應門的不是崔珉豪,他自然是明白崔珉豪的下場。

「謝謝你。」沈昌珉道。

金俊秀僅是嘿嘿了兩聲,就如八卦婆一樣地回道:「如果下次有啥需要我幫忙的地方,call我,隨傳隨到。」

沈昌珉並未將門關上,僅是挑了眉來,詭計多端地輕聲道:「那明天能否請你再照顧遇安一天?」

金俊秀拍了拍胸脯,笑答:「那有什麼問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