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間崔珉豪仍是勉強起身準備了晚餐給予沈氏父子倆,待用餐完畢後,他站起身收拾而已,沈昌珉便要他先回房洗澡休息,一切就交給他便可。他心覺沈昌珉可真貼心,殊不知如此用意其實是別有用心。

當隔天他醒過以後,身子也好了大半,他才正從床上起身想準備早點而已,轉身居然不見沈昌珉在身邊。他是帶著疑惑走出房來,沒料竟撞見沈昌珉已將沈遇安交手給金俊秀。他都還來不及問話,沈昌珉與金俊秀便快速完成此次交易,將沈遇安給帶走了。

「遇安要去哪?」他有些著急地問。

「去金俊秀那玩樂器。」沈昌珉平靜地說。

「昨天不是才玩過嗎?」他蹙眉道。

「遇安說玩不夠,還想再去。」

他是揉著眼,坐上沙發來,睡眼惺忪地看著沈昌珉。腦子好似也還未清醒,便又聽見沈昌珉朝他說:「而且,昨天我也玩不夠。」

他愣了幾會,才睜開了那雙漂亮的大眼,「太賊了吧你!」

沈昌珉笑了笑說:「沒辦法,平常我們根本沒時間。」

他是懶懶地躺上沙發去,然而翻了過身懶的理會沈昌珉。可惜沈昌珉也不打算順從他的脾氣,僅是進房拿著錢包,輕聲說:「今天就吃些垃圾食物吧,我去買。」

只見他是在沙發上哼哼幾聲,沈昌珉便出門去買早點了。縱然他裝作一副受難者的樣子,但某方面來說,他也很期待與沈昌珉的單獨相處。沈昌珉的床笫技巧雖是無話可說,不過這並非唯一讓他迷戀沈昌珉的地方,比起床笫,他更喜歡與沈昌珉獨處時,對他的寵溺。

即使平常沈昌珉也相當照顧他,可他們並不會在沈遇安面前狂放閃光,就算晚上有獨處的時間,那時彼此大概也累得只想睡眠。於是他們唯一能充分休息的日子也只剩週末,現在沈遇安有了自己的興趣想學,對他倆人來說都是相當好的獨處機會。

這也是在他喜歡上沈昌珉之後,才發現與伴侶有孩子與沒孩子的差別。也難怪,許多結婚的男女都不想增產報國,只圖婚後僅存的生活品質。但對於他們而言,既然都有了孩子,再如何自私,沈遇安的成長仍必須為所有之首要。

不過好在沈遇安發現興趣的早,要不老是讓沈昌珉與他忍著難耐,日子久了也不免憋出內傷來。

待沈昌珉將早餐買回來時,他也已準備好自己,在房內迎接沈昌珉的到來。結果同然不需猜想,沈昌珉自是先吃了在床上的他,才又在中午時分返回廚房將早餐給予微波。

這次的早晨就如同高強度的間歇運動似的,累的他晚間只有爬起身來洗澡的力氣,就連沈遇安什麼時候回家,晚餐又吃了啥,他什麼也不知情地便一覺睡至星期一。不過他的狀況並未好轉,他起不了身準備沈昌珉與沈遇安的早點,更忘了自己必須帶沈遇安去上學,這一切自然地由家中最忙碌的人給予包辦。

沈昌珉對此無任何怨懟,甚至有些得意自己的體力,仍有將自家人兒操至下不了床的能力。可惜,事情並非他所想像地那樣簡單,當他接到沈遇安在中午時分打來的電話以後,他才驚覺事情很大條。

他趕忙載著沈遇安回家,果真回至家中以後,便發現那崔珉豪竟是昏睡至今,且是高燒不退。

沈昌珉見狀心底是有些慌了,也暫時放下公司那邊的事情,讓沈遇安待在家照顧崔珉豪,自己便是外出買了中餐與退燒藥回來。沈遇安是寸步不離崔珉豪身邊,時不時就用小手摸上崔珉豪的額頭,面容似是擔心。

待他從外頭回來時,他是率先讓沈遇安進食,而後事端著碗來至睡死的人兒面前。雖是有些不捨叫醒崔珉豪,但為確保溫度不會持續升高,他是將崔珉豪給搖醒,便把人給抱在懷裡。

「起來吃點東西吧,等等吃藥。」他輕聲說。

崔珉豪腦子還尚未清醒,僅是蹙著眉頭問:「現在幾點了?遇安起床了嗎?」

他是笑了笑道:「他都上課回來了,你先別管太多,快吃東西然後吃藥。」

可崔珉豪卻是驚訝地推開他手上的熟食,緊張地說:「天啊,你載他回來?那公司怎麼辦?」

「我在家工作也可以,你快吃一吃休息吧。」

沈昌珉難得耐著性子向他解釋他的疑慮,就只為安下他那顆總是操勞的心,好讓他能夠放心地休息。而他也在沈昌珉半強制底下,將午飯以及藥給吃了下肚,然而身邊被派來了一位小褓母照顧他,沈昌珉便坐上床邊的書桌,繼續他的工作。

他就在兩個大小男人的照護底下,又是緩緩睡了過去。

「爹爹睡著了……。」

「嗯,爹爹需要休息。」

沈遇安看著崔珉豪的臉龐,又問:「為什麼爹爹會突然這樣呢?」

沈昌珉僅是盯著螢幕,沒什麼愧疚地說道:「是爸爸不好,太操勞你爹了。」

沈遇安也沒說什麼,只道:「那下次我們一起幫爹爹打掃家裡吧!」

沈昌珉呵呵幾聲,天真的沈遇安,壓根是來替他延長欺負崔珉豪的時間的。且經過這次驚心的經驗,顯然地,他沒打算記取教訓。

「遇安啊,每個星期讓你去俊秀哥哥那裡學音樂好不好?」他問。

沈遇安躺在他的床位上,笑說:「好啊。」

「每個星期五我們就幫爹爹打掃,你覺得呢?」

「好啊,這樣爹爹假日就有時間可以休息了。」

「是啊。」沈昌珉敲著鍵盤,露出一抹壞笑道。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