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如此大膽的要求,朴有天都還有些狐疑他說這話是真或是假。就見人兒是直接爬上他身上來,大屁股便是抵著他已有些反應的傢伙上,俏皮地蹭了幾下後,竟是彎身下來,吐出嫩舌輕輕舔了他豐厚的雙唇。

「你想不想要我?」

人兒是帶著醉意問他,看著與清醒時的模樣判若兩人的人兒,他想趁機占便宜,可如此小人的心機,卻勝不過他最想要的正經。他想要一個正經的問題,也想要一個正經的答案。

他的大掌是掐了人兒的屁股幾下,人兒在他身上哼哼幾聲,他也摟著人兒的肉腰坐起身來,看著人兒發燙的紅唇,便是輕輕地貼了上去,慢慢地品嘗。金俊秀幾乎是被這樣的朴有天給吻軟了身子,下身也更是找著與自己已有相同反應的傢伙取暖。

朴有天這回是不著急,緩緩地退去金俊秀下身的褻褲,然而率先握上那已炙熱的玉莖。

「你愛朕嗎?」朴有天在他耳邊輕聲地問。

金俊秀聽見這話,也垂下頭來正經地看著他瞧。他瞧見了朴有天眼中的孤寂與憂鬱,更多的是,好似怕被他所拒絕,而露出有些無助的神情。他不明白朴有天的過往,唯一清楚的,只有在宮廷內所聽聞的風聲。朴有天自幼父母已歿,為統一江山,一路走來除了以謀略取勝以外,最多的便是以暴力令反抗他之人懾服。

朴有天對他也是如此,一剛開始他倆的關係可說是慘不忍睹,他確實恨過朴有天,但也在朴有天的特殊照護底下,他瞧見了朴有天的別有用心。

他與朴有天都很矛盾,一個是想愛,卻又擔心人兒恨他;一個是想恨,卻又禁不住地愛上。

他看著朴有天的雙眼,小手是捧著朴有天的臉蛋,笑道:「我愛。」

即使帶點酒意,他也清楚自己給了什麼樣的允諾。可能是禁錮住自己,但也可能是在這段感情裡的一道救贖。解決問題的最好方法,便是坦然地面對。即使先前的錯事做過太多,但若能從最在乎之人的嘴裡聽見一句原諒,再髒的靈魂也得以昇華。

他將金俊秀給推倒於床,狠狠地吻住那人兒的小嘴,也扒去人兒身上的一切遮蔽。與其說金俊秀想要他,到不如坦言,一直一來他最想要的就只有金俊秀一人。

他舔著人兒的蓓蕾,也隨著人兒的曲線一路往下,碰上那敏感的昂首之前,他是輕輕咬了人兒大腿內側的軟肉,吮了一道齒痕後,才含上人兒的玉莖來。金俊秀似乎有些不願意,好似認為此次既是由自己邀約,那麼便是他服務朴有天才對。可朴有天卻搶去了主導權,讓他只能躺在床上嬌喘。

「啊……那裡……。」

朴有天自是明白他所言的地方是哪裡,即是每個男人都容易敏感的鈴口。他舔著那頂端,每用力吮一口,人兒的叫聲便會提高一些。他愛死金俊秀的淫聲,略帶沙啞的情慾聲線,最適合他理想中的頻率。

「啊啊……不、不……!」

金俊秀推著他的腦袋瓜,身體漸漸弓了起來,想必是已快釋放了。

他的嘴唇緩緩地離開來,看著那濕潤又發紅昂首,大掌又是握上,便讓熱液射在人兒自己的胸膛上。金俊秀是喘著氣來,小手竟是抹了在胸上的熱液,然而朝自己的穴口導去。

朴有天本想幫忙,可金俊秀卻將他推上了床,欺在他身上,笑說:「今夜該由我伺候你。」

金俊秀的手指搗著小穴,那有些舒服以及不適的神情是在朴有天面前一覽無遺,他蹙著眉頭,另一隻手又握上自己的嫩莖,前前後後地自瀆,讓朴有天看了一場好戲。

「啊哈……嗯……」

金俊秀是搓著自己的鈴口,吐出更多的露珠,也就用來潤滑了身後的穴口。

第一次看金俊秀自瀆時,便是他們第一次的初見。那次與這次的表險截然不同,各有千秋,同是刺激。就在他沉浸在當觀眾的樂趣時,金俊秀也順道地褪去了他的褻褲來,早已激昂的小兄弟也冒出了不少汗來,金俊秀便是利用這點,讓自己的穴口蹭上他的炙熱,讓整個臀辦間都濕潤不已。

金俊秀最後是扶上他的大傢伙來,慢慢地坐了上去,將他的孽物給埋進自己體內的最深處。

「好深……。」金俊秀咬著下唇道。

朴有天倒是扶上他的腰來,下身一個挺進,將自己全然地送了進去。

「啊……!」

「你說要伺候我……還不趕緊擺臀。」

他惡意地抽打了金俊秀的屁股來,金俊秀竟也扶著他的寬肩,扭動了自己的腰際來,對朴有天的傢伙,一會進又是一會出。隨著身體的渴望越深越沉,金俊秀擺動的幅度便也越大,再加上身前的小兄弟也任著朴有天擺布,朴有天越是搓磨得越快,他便也隨著那般速度,服侍著朴有天。

「那裡……那裡……」

他好似發覺自己的體內有個開關即將被啟動,可在朴有天身上的他,怎麼就是找不到精準的位置。朴有天明白他指的是什麼,便也坐起身子來,扶著他的腰際,引導他狠狠坐上自己的昂物。

他比人兒更清楚人兒的敏感處,也就在他的引導之下,金俊秀也不由得地快了起來,就在朴有天的身上,抽插自己。

「啊……就是這裡……」金俊秀的小手扶著床墊,不停地抽送自己,直至最後釋放為止,他的胸膛又髒了一次。

他幾乎是滿足了自己的需求,只不過可惜的是,朴有天與他從未唱同個調,體內的傢伙明顯還有精神著,可想而知,朴有天是將他翻過身下來,提起他一條修長的腿於肩,狠狠地闖了進去。

「朕要得還不夠,想操上你好幾百回。」朴有天舔著他的耳垂說道。

他環上了朴有天的頸肩來,情色地答道:「求之不得……。」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