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沈昌珉是由上至下地來回看著崔珉豪的身軀,若真要說,這小身版的體態並不如紅牌來的精緻,也沒有紅牌身上的花香味,若真要比較,便是乳臭未乾。可即便種種差距顯擺在眼前,他的反應也很誠實以對,他對崔珉豪的一切確實比較有感覺。

人兒是在他眼下難為情地撇著頭不說話,大眼也望著擺放在他案上的殘燭,像是抱著一絲自己會被放過的希望,可又像早已絕望般地不期待自己能再死裡逃生。

他知道人兒的不情不願,但他生性也不是一個會順從他人意願之人,天底下只有人順他,沒有他順人的道理。就算他對崔珉豪藏有私心,也不代表自己就得委曲求全。在從屬關係上,他仍然佔有優勢,崔珉豪壓根沒拒絕他的道理。

凡是做人都會有第一次,這檔事也不例外,崔珉豪老早該明白,人一旦踏進烏鴉的軍營裡來,能活著幾乎就已是奇蹟,想再平安走出烏鴉的軍營外,機會恐怕比一粒沙還小。

他身過手托了崔珉豪了下巴,將人兒的臉轉過面對自己。他知道崔珉豪很害怕,可他已沒有耐性等待,彎身下去,便是啄上了崔珉豪的紅唇來。

他這輩子沒吻過誰,就算紅牌常來服侍他,他也不曾吻過紅牌。他這人的慾望總是分得很清楚,是喜歡或是討厭,是性又或是愛,他清楚知道自己所要的是什麼。很明顯地,對於崔珉豪,他性愛都想要。

他也沒想過問崔珉豪的意思,便是用唇敲開了崔珉豪的小嘴,舌尖自是勾上崔珉豪的嫩舌,嚐著那青澀與不情願之味。但這些情緒成不了他的阻礙,他仍照著自己喜歡的方式對待崔珉豪,想吻得深或吻得淺,全任憑他的喜愛。

「唔……。」

崔珉豪是漸漸地喘起氣來,小手也不禁搭上他的肩來,似是沉浸在他的熱吻裡頭。他也感覺到了崔珉豪的回應,雖人兒還小不懂怎麼吻他,可他並不著急,只要崔珉豪每回都能乖乖任他擺布,教導並不是問題。

他將崔珉豪的小嘴吻得更紅一些,而後是依依不捨地離開那紅唇,只見崔珉豪是反射地深呼一口氣咬了下唇,那樣子是可愛極了,惹得他不禁露出一抹壞笑。

崔珉豪的大眼也看向他來,貌似覺得羞愧而輕輕用著手心推著他,無言地抗議。

他理當也無言地壓制,沒給預警便是啃吮起人兒胸膛上的蓓蕾,更是讓崔珉豪反射性地抵抗。他早已料到自己會被拒絕,可他沒打算收手,又將另一手握上半抬頭的玉莖,狠勁地搓揉,直到玉莖全然地昂揚起來。

隨著他的不仁慈,崔珉豪竟也細碎地呻吟了幾會,不知是舒服還是痛苦。但他沒管,看著崔珉豪蹙眉的神情,他自是吻上,像是給予安慰一般,希望崔珉豪接納他。

「啊……!」

崔珉豪的熱液又再次灑在他的手上,他看著身下人兒發紅的身軀,便在頸肩上烙下紅紅紫紫,點綴了一番。

他抹著自己手中的熱液,眼神看著幾乎沒有力氣的崔珉豪,霎是不知自己下一步應該如何。若是繼續往後闖去,崔珉豪不知受不受得了。他最終還是猶豫不決,就瞧著不願看他的崔珉豪,選擇將自己腳步放緩,打算等崔珉豪長大一點後再說。

「回去淨身吧。」他輕聲說。

崔珉豪是乖乖坐起身來,本是想照沈昌珉的話做,可當他起身時,卻不經意瞧見了沈昌珉那碩大的慾望。他想起不久前紅牌對他說的話,照一般來說,男人發洩完後要再次有反應大概要等隔天了,但明顯沈昌珉想要得更多,這也證明紅牌說得沒有錯,沈昌珉對他的慾望可說是巨大,才能在如此短時間內又再次抬頭。

他在床上坐了半響,然而便看著即將向外走出的沈昌珉輕聲喊道:「大哥。」

沈昌珉轉過身來,他便道:「讓、讓我服侍你吧……。」沈昌珉有些訝異地睜大眼來,只見崔珉豪紅著臉又說:「雖然我可能做得不好……。」

這回倒是換沈昌珉嚇傻了,但能聽見崔珉豪這麼說,他也幾乎是心滿意足。不過今日的觸碰也已足夠了,他心底深處仍不希望崔珉豪受傷,縱然他比誰都想要霸占崔珉豪。

「你還是洗洗先睡吧,我等會回來。」沈昌珉最後是笑道。

見著沈昌珉的笑容,有那麼一刻,他的幼小心靈還真差點被勾走。其實沈昌珉也不全然霸道,能說是披著狼皮的羊,總有副好心腸。

沈昌珉離開之後,他也真趁著水還熱趕緊再次將身子洗淨。

他不知道沈昌珉去了哪,但他很能確定,沈昌珉肯定找無人的地方好好安慰自己了。

他將自己沉入了水中,在水內憋了幾秒氣息,而後露出水面來,雙手抹去自己臉上的水珠,冷靜了一番。

看來,侍寢最終還是得成為他的義務之一,沈昌珉的一切,他必須照顧。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