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生活很平凡,從沒被誰擾亂,也不曾去擾亂過誰。畢業於不怎麼有名的大學,也從事著不顯眼的工作。簡言之,他是一名攝影棚設計師,是公司裡的小職員,專門賣點子維生。然而有別於他人的地方,即是他不怎麼喜歡將自己的點子發包,小案子他喜歡一個人前往現場實現他的點子,大案子他必然會參與其中,順道監督。

他這人的工作看似溫柔儒雅,可這樣的形容卻與他的性格有些違和。除了對靜態活動拿手以外,其實他也相當活絡於極限運動。

他玩跑酷、跳傘、泛舟、衝浪、高空彈跳、無所不嘗試。而他也對自己約定,兩年必定出國或國內環島一次,體驗各式各樣的刺激生活。

他不急於找伴侶,也不準備將自己的生活過得太一成不變,他唯一的本事,便是隨心所欲。

可在發生那次小意外之後,他一向沒人打擾的生活,可說是被人蹂躪的一蹋糊塗,尤其蹂躪他的這些人,又是一堆他不認識的正義魔人。

時間溯及一個月之前,據說有名藝人叫朴有天。他知道這人相當有名,也在幾次搭攝影棚之時碰過面,但朴有天究竟是靠什麼吃飯的他並不明瞭,也從未打算去瞭解。可就在他的攝影棚意外地倒塌,又不小心地砸在朴有天的頭頂後,他才正式地認識了這名藝人。

老實說這樣的事故發生,一般公司會出面解決,但誰知道網路粉絲的力量大,居然將他肉搜出來,還要他出面向朴有天下跪道歉,承認自己的設計不夠格才導致如此低級的意外。

其實朴有天也沒受到什麼大礙,不過是被一塊瓦楞紙砸中而已,竟就在他的生活裡激起了軒然大波。

然而就在他的生活被騷擾至一個月以後,他終於前往朴有天的經紀公司,找了朴有天的經紀人,直接要求開一場記者會。那天的記者會,也是他們倆正式見面。

記者前來之時,他貌似一派輕鬆地看著現場的佈置,就像犯了職業病一樣,心底不停碎唸,不明白究竟是哪個外行人將現場佈置得如此醜陋不堪。但就在朴有天來到後台以後,他倆見了一面,沒說沒笑,連稿子有沒準備都不知道,倆人就進了會場,各自入座。

其實他壓根不知道自己該如何道歉起,但他還是開口,沙啞地朝朴有天說:「抱歉,攝影棚是我設計的,監督不周,害您被瓦楞紙砸到。」

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他這麼一說出口,竟讓朴有天紅了臉來,接不下去。他也不如何,特別不要臉地開了桌上的礦泉水,一副沒事地喝水。

「我也覺得抱歉,粉絲的輿輪造成您的困擾,其實攝影棚這件事真的沒什麼大不了。」

聽見這話,他竟是有些發愣地撇過望著朴有天。完全無草稿的倆人,皆是意外對方所說出口的話。也許他不是什麼文明人,說出的話也較為粗糙,但這也剛好能襯出了朴有天的休養。他想,這傢伙肯定在明日之後人氣即將大漲,而他的無心之言,大概又會在媒體的浪口上沖刷好陣子。

「謝謝你。」他說。

「不會,其實真的沒什麼。」

朴有天也看向他來,朝他露出一抹微笑。他面無表情,可至少起身之後,他伸過手去握了朴有天的大掌,也給予一抹不如何的職業笑容。

於此之後,他倆沒再見過面,他也未再接到會有朴有天出現的攝影棚的案子。不知是公司刻意為之或僅是巧合,可對他而言都無所謂,事情也與他所料想的一樣,朴有天在公眾之下取得高評價,他也真成了襯托出朴有天美好的低級裝潢。

而後他辭去了工作,轉行去賣花,便又練就一手插花技巧,生活重新來過。

「這麼說起來,你們的相遇還真奇特。」金在中笑道。

金在中,是他的新頭家,雖然說不上熟悉,但比起舊的公司而言,這人並不算難相處。唯一的小缺點,就是喜歡聽別人的故事,好讓他以後便於拿來恥笑。

他隨意拿起不同種類的兩朵花,搭配顏色地湊一起後,也笑說:「這應該就是所謂的際遇,只是在一個不怎樣的場合下相見。」

就如同手中的花束一般,各自生長於不同的環境,最後卻都必須離鄉背井,隨之踏上不同的機會與命運。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