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以為在金在中這個小花店裡工作是賺到了,可後來他才發現,金在中會給予比一般小公司還高的薪水,並非沒有原因的。除了在花店裡搞那些花束以外,金在中亦是承包了許多會場或室內佈置的案子。這小花店裡也就他倆而已,他自是選擇場外的工作接手。

雖然佈置會場的道具不同了,不過擅長大格局設計的他,早也對花束的裝飾有著不少基礎概念。

今日的工作有大有小,小則辦公室擺放花盆,大則頒獎典禮的會場佈置。他開著小貨車載著那些花束花盆前往目的地,車程有遠有近,可他早已習慣這樣的生活,且他個人也頗喜歡向外跑,一來不無聊,二來他這人很是需要靠活動來活絡思考。

他率先前去名單上的一間大公司,抱上一盆薰衣草便照著名單上所留下的線索前至客戶的辦公室來。他僅敲了門兩下,裡邊的人就將門給打了開來。有那麼一瞬間他瞧見了男人的驚訝與失落,只是他不明白為什麼男人會有如此反應。

「怎麼不是在中?」男人突然說道。

他揚了一下眉毛,誰也不需告訴他,他便知道男人為何而失落。他也裝作沒事地將薰衣草送至他手上後便道:「我是新員工,專門跑腿的。」

只見男人有些緊張地又問:「所以在中以後都不會親自送了?」

他瞄了一下男人桌上的三角名牌,頭銜是董事長,名稱是鄭允浩。看來他回去有得八卦金在中一下了,即便他內心是竊笑,可他仍表現的專業,只道:「恐怕是的。」

鄭允浩看上去落寞極了,在他臨走前居然還假裝好心地問道:「有什麼需要我替您轉達的嗎?」

就見鄭允浩搖了頭,他隨後也忍著笑意轉身而去。他從來就不知道送個花盆也能遇上別人的愛情故事,他越想越覺得有趣,於是好心情地又開著小貨車前往下一個目的地。

這回的會場是他再熟悉不過的,專門舉行音樂頒獎典禮的地方,也是他以往常接手的案子。他就像進出廚房一般,雙手抱著他準備佈置的花束花盆,來至佈置地點,然而又回頭至小貨車邊扛了A字梯下來,便開始他的工作。

由於他來的早,會場內並未有什麼人,可時間至中午以後,陸陸續續也來了不少藝人前來排演。音樂開始作響,麥克風也不停測試,但吵雜的聲音絲毫不影響他對佈置的計畫。他仍是照著自己的進度工作,究竟有哪些大牌小牌藝人從他的A字梯走過,他壓根沒有注意,也無心思關心,就只忙著手頭中的活。

當他扛著A字梯以及花束走上舞台時,他瞥了一眼今年度的場景佈置,心中是哼哼幾聲,表示不屑一顧,便偷偷給自己的才華一個讚。見著如此不怎麼樣的會場構思,連帶也影響他對於花環以及花束的擺放。縱然他負責的範圍已縮小許多,但他就是覺得哪裡不對勁,怎麼放就是怎麼不對。

可他沒有資格異議,只能按照設計師設計的樣子擺,這讓他坐在A字梯上糾結了好陣子。

「先生!等會這場地下一組藝人排演會用到,請問你還需要多少時間?」

他垂下頭去看了那人一眼,估計是會場的工作人員,他也不想太刁難人,只道:「再給我十分鐘就好。」

其實也用不著那樣久,他只需要將花環給放上就好了,可他遲遲就事下不了手。

「真是太突兀了……。」他咕噥地說。

未料,這時又來了一個人站在他A字梯邊上,抬頭看著他說:「請問……你是金先生嗎?」

他愣了幾許,則又垂下頭看著來者。這人不是誰,而是幾個月前一同與他出現在記者會上的朴有天。他有些訝異朴有天還認得出他,但他卻不明白為何朴有天會前來搭訕他。

「我是。」他沙啞地說。

「好久不見。」朴有天微笑道。

他霎時接不下話來,便是又抬起頭來將花環給放上去後,人就從A字梯上爬下來,「請問找我有什麼事?」

這話一問,朴有天也不知道怎麼回答,他倆尷尬地互看三秒後,好險工作人員打岔了他倆,才阻止這場無止盡尷尬。

「有天,輪到你排演了。」

就見朴有天被工作人員拉走,他也沒徒留地就扛了A字梯離開了。

他開著小貨車離開會場,始終想不明白為何朴有天要向他打招呼。這對於一位大牌藝人來說,很少見,也不尋常,難不成朴有天是打算來向他要被瓦楞紙砸到的賠償費用嗎?答案顯然也不是。

待他回至花店以後,是不忘先八卦金在中的事情一翻,隨後也不吝嗇地抖出了自己今日與朴有天的相遇。

他始終想不透朴有天朝他招呼的用意,不過就在第二次的巧遇之後,他也漸漸不自覺地開始留意娛樂版上的消息。

朴有天?還真有意思。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