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沈遇安纏上了金俊秀以後,果真就如沈昌珉所願,多了許多時間欺負他。一剛開始他還有些不適應沈昌珉那過人體力,但隨著每周皆被如此操練以後,他的身體也漸漸明白該如何配合沈昌珉的節奏。

隨著沈遇安越長越大,從不拘束沈遇安興趣發展的他,也發現沈遇安有著當DJ的天賦。隨著他們投資的電子器材越來越多,再加上沈遇安總會在他們面前創作電子音樂給他們看,他們才知道沈遇安是踏入一個不得了的領域。

而後沈遇安也在網路上申請了自己的影視頻道,時不時都會將自己的作品或cover曲上傳,也累積了不少網路粉絲的訂閱。屆時,金俊秀也成為了一線紅星,時不時想邀約沈遇安當特別嘉賓希望能在他的演唱會上表演,但沈遇安總是拒絕,並不想露臉於公眾。

沈遇安已經唸至國中了,雖然成績並未特別優秀,但也無特別令人需要煩惱的地方。他與沈昌珉只希望他能夠活的健康、開心,至於其他行為,只要別惹出事端來,他們盡是鼓勵沈遇安朝自己想要地方的發展。

這些年以來,沈昌珉也未再回去過老家,即使是過年,他們也只回至他的娘家一起過,似乎早已將親家那方給拋諸腦後了。但他總覺得這麼做並不妥適,可當他向沈昌珉提起這件事情時,沈昌珉是聞風變色,好似要他別插手這件事情。縱然出櫃以後卻將父母給鎖進櫃子裡是件不道德的事情,但這是目前沈昌珉能保護他們的方法,沈昌珉自是不希望他又因憐憫而破壞現下的平衡。

沒有沈昌珉的允許,這件事情他自然不敢輕舉妄動,但除此之外,沈昌珉是隨便他去,不加以干涉。

然而在沈遇安越來越獨立以後,他也多了許多時間陪沈昌珉外出應酬或送禮,藉此認識沈昌珉生意往來的對象。後來他才知道,越是權高望重之人,感情關係越是混亂,不管出軌的對象是男是女,在聽完那些權貴炫耀自己的戰績以後,他深深覺得沈昌珉是僅存的碩果,也慶幸自己當初跟對人了。

一般他僅是陪在沈昌珉身邊乖乖地微笑,雖他什麼也聽不明白,但除了陪伴以外,便是在一旁督促沈昌珉按時服藥。金在中的預言總是精準無比,就在多年以後沈昌珉的脾胃果然出了問題。幾年前他就固定前去中醫診所拿藥,可沈昌珉總因應酬而忘了吃藥。現在沈遇安已能獨立自主了,他就多了許多機會來逼迫沈昌珉服藥,並且控制每天的酒精量。

「我去廁所一下。」沈昌珉吞下他準備的藥粉以後,輕聲在他耳邊說。

他一人被留在大廳裡頭,收著那撲鼻的藥包,沒想到卻引來另一人的關注。

「嗨,你就是昌珉的……丈夫?」

他愣了幾會,也不懂這種場合該如何應對,只捉著肩上的背帶,點頭笑說:「是的。」

只見那男人是湊了過去,一臉不懷好意地看著他瞧,「你們是認真的那種?還是說……」那人的手忽地摸上他的肩膀,猥褻地道:「是玩玩的那種?」

他完全可以感受到眼前這男人的賀爾蒙,也知曉男人所謂的『玩玩的』是指什麼。這是他第一次發現,原來沈昌珉盡是處在如此危險的環境下做生意,男的帥女的美,各自在生意上各懷鬼胎,也在性事上有各自的嗜好。對於男人的騷擾,他雖是不為所動,但他更是擔心沈昌珉在這理的處境。

「嘿,李先生。」沈昌珉是站在不遠處叫了男人的姓氏,只見男人縮回那步步逼人腳步,臉上掛上笑容道:「好久不見,沈先生。」

就見沈昌珉俐落地將人改帶至一旁去,說了些什麼他不清楚,可待沈昌珉回至他身邊以後,什麼話都來不及說,他便道:「我現在才知道你工作的環境多危險。」

沈昌珉有些驚訝,才正想警告眼前的人兒必須對人有所防備而已,沒想到他早已發覺這環境有多不純粹。

「知道也好,顧好自己。」沈昌珉輕聲說。

「你才是勒,你每天都要面對這些人,不要最後被拐了。」

「所以才帶你出來啊。」沈昌珉摟了他的肩道。

他也抬眼寵溺地看著沈昌珉,眼見時間也差不多了,他便告訴沈昌珉,自己今晚必須弄點營養的晚餐給沈遇安吃,所以必須早退這場午宴。沈昌珉沒有異議,只讓助理替他叫了計程車,目送他離開。

晚間,家裡只有他與沈遇安倆人而已,看著沈遇安那與沈昌珉相似的一舉一動,他不禁嘆了口氣道:「最近跟你爸去應酬,我發現你爸周圍都是一些權貴人士。」

沈遇安大口大口地吃著飯,抬起與他神似的大眼,回道:「怎麼了嗎?」

「我覺得自己跟他們好不搭啊。」

沈遇安不覺如何,只輕聲道:「跟爸搭就好啦。」

與沈昌珉相同的口吻,彷彿聽見沈昌珉在他耳邊訓斥一般,他不禁笑了起來。

「是說……」沈遇安想了一會,便說:「我好像喜歡上我們班的一個女孩。」

他聽見這話,理當睜大眼來,「真的假的,是怎樣的女孩?」

「有點像乖乖牌那種,她的成績很好,但她也喜歡電子音樂,還訂閱了我的音樂頻道。」

他看著沈遇安那羞赧的神情,臉上也帶著笑容說:「喜歡就去追啊。」

「不過我覺得我年記還小,還不適合談感情。」沈遇安沉穩地說。

他從未開導過沈遇安這類的感情問題,又是為何覺得自己的年記尚小,而不該談感情呢?但他總是尊重孩子的想法,笑笑地道:「你覺得怎麼做才好,就樣做吧。」

比起沈遇安,年輕時他的智力可說是低於常人。他從未清楚想過自己的未來,就匆匆忙忙地養了沈遇安,還莫名其妙地與沈昌珉前去登記結婚。雖然老天給了他一個不錯的結果,但他有時卻覺得,自己某天可能得為當時所作的決定付出代價。

他收著桌上的碗盤,叮囑沈遇安必須點淚液保護眼睛,還有睡前吃一顆葉黃素,才不會在年輕時就將自己的眼睛用壞了。就在沈遇安回房休息以後,他也將客廳做了整理,一人看著鄉土劇。

劇情總是誇張的令人不可置信,可經過今天的騷擾,他又覺得鄉土劇的演出又有那麼幾分真實。

如果哪天沈昌珉遇上比他更能幹且更適合的人選,那時他是否也會面臨與演員類似的心情?金在中說過,這段婚姻對他而言極好,若不幸離開了,他大概找不到下一段更好的戀情。

但沈昌珉呢?這段姻緣是否也對沈昌珉極好?

他最後睡死在沙發上,直至沈昌珉回到家以後,將他給吻醒,帶他洗了一場鴛鴦浴後,他便忘卻了先前所思考的沒營養問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