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不見他在廚房內準備早餐的身影,沈遇安是不禁虧了沈昌珉幾下,然而父子倆人是各自上班上學去。他大概睡至快中午以後起床,自從沈遇安上國中預定了學校的營養午餐以後,他的生活是多了許多空閒下來。然而這也成了沈昌珉欺負他的藉口,說是平日期間他已無牽掛,不需要再替沈遇安送午飯,自然有時間睡到自然醒。

他花了點時間將自己的身體清洗乾淨,閒來無事,也一如既往地前去『斯特蘭奇』找金在中聊天,順道問問沈氏父子倆的健康運勢,再搭配自己的食譜做更動。金在中倒是沒給他任何健康上的指示,只說到近來沈昌珉的桃花運勢很旺,身邊會出現不少前來摘桃花的男男女女,只要他多留意,其餘健康上並沒有任何問題。

他聽完這話也不禁感嘆,自是誠實地告訴金在中,沈昌珉所工作的環境極度容易招蜂引蝶,縱然沈昌珉身不帶花蜜,倒貼上來的花花蝴蝶卻難以避免。金在中笑著聽他說,沒給予任何意見,只道:「這麼說起來,你很信任昌珉的自制能力呢。」

他愣了幾會,臉上也紅紅地答道:「昌珉雖然喜歡巨乳型的女人,不過……我也不知道怎麼說,總之我不覺得他會被染指。」

金在中笑笑地挑著眉,補充道:「不就是因為他很疼你。」

雖然這麼被說有點奇怪,可他也羞赧地點了頭來。一段感情幸福與否,其實從分享者的表情與用詞自是能感受的到。每回提到沈昌珉,他總是有說有笑,臉上也容易染起一道紅暈,說明自己正被幸福予以滋養著。

金在中也沒告訴他自己眼中所看見的景象,也許接下來的事情容易帶給他倆一點小誤會,但結果並無大礙,他反倒想看看崔珉豪會如何處裡那樣的誤會。

聊著說著,時間又來至下午,他便匆匆回家替沈昌珉與沈遇安準備晚餐。

沈遇安一回至家中以後,也沒等沈昌珉回來用餐,便自己盛了一碗公的飯自行扒飯。他也未阻止沈遇安這繁忙的行為,僅是在一旁看著盤子上的食物少了一大部分以後,他又是趕忙多做了幾盤好應付沈昌珉胃。

「爹,等爸回來,我想讓你們聽聽我最近寫的新曲子。」沈遇安開心地說。

這也難怪沈遇安今日會這麼趕,他也沒倉促,便說:「好啊,看是要先洗澡還是寫作業,等爸回來我再叫你。」

「好。」

約略半小時以後,沈昌珉也懶懶地走進家裡來,回家一見到將湯給端上桌的他,嘴上便抱怨地道:「我快餓死了……。」

「那就多吃點,我剛剛又有多煮一些。」

沈昌珉是鬆了自己的領帶,也將西裝外套隨意地掛上身旁的椅子,捲起袖子便是大快朵頤。而他則是不疾不徐地收著外套,是將外套給吊進了衣櫃裡,便道:「遇安說他又寫了新曲子,等會想讓我們聽聽看。」

沈昌珉點了點頭來,一口接著一口地吃,完全停不下來。

「我今天也去在中哥那裡一趟,他說你最近桃花很旺喔!」他也盛了飯來,陪同沈昌珉一起吃著。

沈昌珉聽見那話,也沒特別想法,只道:「現在還有誰會管什麼桃花運。」

「我啊。」

「那你打算怎麼辦?斬桃花?」

被這麼一問,他才發現自己對這樣的說法其實並沒有太多的掛慮,他只是笑笑地吃著飯,玩笑地說:「你如果被其他帥哥美女把走了,看我怎麼修理你!」

沈昌珉還真壞笑地問:「你想怎麼修理?」

「嘿嘿……」他賊笑幾聲,卻不好意思說自己腦袋空空。

而後沈遇安也邀請他倆老進房,當第一聽眾欣賞他新作的曲子,他們沒給什麼太有深度的意見,只憑直覺給予最真實的感受,好讓沈遇安能再更完整地修改這首曲子。看著沈遇安越來越有DJ的架勢,沈昌珉也不禁問道,沈遇安是否有意朝這塊發展,也許金俊秀可以幫上忙。

沈遇安只是笑笑,像是早已熟思過這問題一樣,然而給了他們一個較確切的目標與想法,「目前先完成學業吧,之後是不是要朝音樂發展,就看未來造化了。」

很意外沈遇安的心理年齡可以早熟這樣,說得他倆夫夫是面面相覷,也有默契地說:「照你想得去做吧。」

沈遇安也朝他們露出一抹酷酷地笑容,好似對他倆的異口同聲感到訝異,但也似乎沒那麼稀奇。

之後他倆是回房洗澡,沈昌珉也交代了自己今後得在公司加班的事情,好讓崔珉豪不需準備太多飯菜,這陣子他會自己吃外食解決。但崔珉豪說什麼就是不放心,食安問題頻傳,他不希望沈昌珉在外頭將自己的身子給吃壞了,於是他攬下送晚飯的苦勞,確保沈昌珉每天都能吃得健康。

「就這麼說定了。」他說。

沈昌珉卻是有些不捨地說:「你確定?」

「反正遇安現在都長大了,我也沒什麼事情可做,送個晚飯而已有什麼困難。」他相當有自信地說道。

沈昌珉理當願意吃崔珉豪的手路菜,晚間又能在辦公室看健他朝思暮想的人,其實對他而言一點壞處也沒有。

「你高興就好。」沈昌珉最後說道。

可殊不知,這樣的允諾卻讓他發現一件不得了的事情,沈昌珉竟然背著他在辦公室裡藏了一位……巨乳助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