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沈昌珉沒有追上來,好似明白,解釋並不是現下最必要的事情,時間與空間才是他目前最需要的。他一路上頭也沒回,甚至也不期待沈昌珉會追上他來,也許是對沈昌珉太過了解,又或者說,太過不了解。

一直以來他對圍在沈昌珉周圍的男女並無任何防備,因為他知道,縱然沈昌珉有賊腦,但不一定有賊膽背叛他。並非因為他管得嚴或愛吃醋,係因他充分尊重彼此之間最為堅固的信任而已。可如今,他卻對自己所信仰的事物產生懷疑,原來沈昌珉不只有賊腦,同樣也具備賊膽。

那樣溫存的畫面在他腦中實則難以抹去,就連替沈遇安做飯時,他也有些心不在焉,不過在孩子面前他仍故作鎮定,似乎不希望沈遇安看出任何在他臉上的蛛絲馬跡。只可惜他的孩子終究是他的孩子,他什麼也不用說,心中的情緒自然是渲染至沈遇安身上。

「爹,怎麼了嗎?」沈遇安精準地問道。

「沒、沒事啦。」他苦笑說。

「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沈遇安顯然不信他的說詞,又追問。

被如此霸道的追問之下,他又想起沈昌珉的臉龐,再也無法忍耐地就哭了起來。沈遇安幾乎是被他的樣子給嚇著了,是趕忙放下碗筷,坐至他的身旁,看著趴在餐桌上哭的他。

這是十幾年以來他第一次為了沈昌珉大哭,先前他雖因自己的遲鈍造成沈昌珉不少困擾而紅了眼眶,但他不曾如現在一般,踏踏實實地用自己的眼淚將自己的埋沒,也不曾大聲地哽咽至無法說話,甚至無法呼吸。

沈遇安明顯無措,他不知頭也不知尾,只大概知曉這件事情恐怕與他爸有關係。他什麼也沒說,只是輕輕拍著崔珉豪的背脊,就等崔珉豪在啜泣中喘過氣來,告訴他究竟發生了何事。

待崔珉豪好點以後,桌上早已被哭濕了大片,沈遇安從餐桌上抽了幾張衛生紙過來,遞給了他,然而輕聲問:「爹你想告訴我嗎?如果你不想說也可以。」

他總是對沈遇安的成熟感到訝異,可也在沈遇安的問話當中,他也稍為有點清醒了。他不曉得自己到底該不該說,畢竟這關乎沈昌珉在沈遇安心中的形象。一直以來這對父子的關係就很不錯,他有些害怕自己若說了以後,會壞了沈遇安與沈昌珉之間的親子連結。況且他也相當清楚,沈遇安的個性是繼受於沈昌珉,若沈遇安知道自己看見了什麼事情,他肯定不會放過沈昌珉。

他趴在桌上思考了很久,腦子有許多畫面不斷重複著,最後他選擇停留在沈昌珉推開助理的畫面,這至少證明,沈昌珉還是有自制力可言,並不是全然將他拋諸腦後。

後來他只是笑笑地告訴沈遇安自己已沒事了,便陪著沈遇安吃著晚飯,晚間依然一人看著鄉土劇,就如往常一樣。但唯一不同的是,今日他特別早睡,且是睡在自己已許久未用過的的單人房裡。

沈昌珉回至家中以後已是接近午夜,一進房發現崔珉豪沒睡在自己的房內,他是又氣又難過,但卻無法對崔珉豪說三道四。錯在他,不在崔珉豪,他不該強求崔珉豪必須在最短時間內原諒他。

但就在這樣的局勢持續三日以後,他已受不了崔珉豪的冷漠,且他也三日沒吃到崔珉豪做的晚飯,他幾乎暴怒起來,晚間回家便直搗崔珉豪的單人房,他不耐煩地掀開了崔珉豪的被子,只見崔珉豪在迷糊之中見著他的身影,腦子還不及反應過來,他便欺了上去,壓住崔珉豪的雙手,冷冰冰地說:「為什麼不能原諒我,我推開她了……你也看見了不是嗎?」

崔珉豪看著滿腔怒火的他,就見沈昌珉作勢要彎身狠吻他時,他竟是撇過頭,掙扎地說:「放開我!住手!」

對此,沈昌珉理當更怒了,直接掐著他的下巴說:「你有種就叫大聲一點,最好是把兒子吵醒,來看看你的狼狽樣!」

他當下真是覺得沈昌珉瘋了,可這樣的威嚇卻也奏效了,就在他閉上嘴那刻,沈昌珉竟是壞笑地看著他,然而不客氣地掠奪他身上的一切。是輕是重,是蠻橫又是溫和,是霸道卻又是不捨。但沈昌珉的理性幾乎已快被消磨光了,所剩的僅有野性,對崔珉豪的不仁慈早已停不下來,除非崔珉豪現下馬上原諒他,不然要他停手幾乎已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都看見了不是嗎……為什麼還要對我這麼冷漠!」

他咬牙切齒地衝擊著崔珉豪的身軀,崔珉豪為隱忍痛楚,雙手是摀著自己的嘴,絲毫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響,就怕吵醒隔壁的沈遇安。

「原諒我有這麼難嗎!有嗎!」

「嗯唔……!」

「我拒絕了她啊……!我拒絕了!」

「啊!唔唔--!」

沈昌珉幾乎是使盡全力地疼愛著他,全身上下幾乎是留下被狠咬的痕跡,小腹髒了又髒,穴口也因被蹂躪而不禁出了鮮血來,可血液因混著沈昌珉的熱液,流出穴口的最後也成了曖昧的粉色液體。但在燈光微弱的條件底下,沈昌珉絲毫未覺自己的粗暴已造成崔珉豪不少傷害,就算崔珉豪摀著嘴流著淚,他依然只有那句話,『原諒我』。

「不、不……昌珉夠了,夠了……。」他最後是懇求地說,但沈昌珉顯然沒打算放過他。

「不夠……根本不夠!」他壓著崔珉豪的雙手又說:「原諒我!我就只要你原諒我!」

這大概是他有始以來與沈昌珉最無法溝通的一次,但他明白,其實沈昌珉也在那次事件以後承載了不少痛楚,他不怪沈昌珉,就如沈昌珉所說,他至少拒絕了美女助理,在最要緊的關頭為他拒絕了。

當沈昌珉又再次在他體內釋放以後,就見沈昌珉喘著氣,彎了身子抱緊他來。

「抱歉……。」沈昌珉最後竟趴在他的胸口上說道:「珉豪,對不起。」

他是瞧著昏暗的天花板,摸著沈昌珉的髮絲,輕聲道:「沒事了……沒事了。」

真的,也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