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不見崔珉豪的身影,沈遇安似乎還未有任何警覺。崔珉豪總有睡過頭的時候,他也僅是自己蒸了四顆崔珉豪做的手工饅頭,打算兩顆給自己,兩顆給沈昌珉。可眼見時間都已快至他們上班上課的時候了,他卻不見沈昌珉的人影。

他知道最近因為崔珉豪的心情不好,家中氣氛搞得有些僵,而他也知道自家的爹與爸三天前就開始分房睡了,他全都看在眼裡,但卻識相地沒有追問任何緣由。不過今日沈昌珉的未現身讓他有不好的預感,他先是敲了沈昌珉的房門,發現裡頭並未睡人,然而轉敲了崔珉豪的房間。

他似乎聽見了一點騷動,也不待崔珉豪前來應門,便自己率先開了門來。

眼前的景象差點沒將他嚇壞,沈昌珉早已是穿上內褲站在床邊也垂頭看著崔珉豪,父子倆似乎都被眼前崔珉豪的樣子給嚇著了,特別是在陽光的照射底下,崔珉豪身上的痕跡與床上血跡是無從遮掩,正好成了沈昌珉最直接的犯罪證據。

「爹……。」沈遇安是走進房內看著崔珉豪,只見崔珉豪睡得很沉,可惜眉頭卻是緊蹙,像是睡得一點也不安穩一樣。

回神過來,沈遇安的眼神卻也變得冷冽,撇過頭去就瞪著沈昌珉瞧,「你昨晚對爹做了什麼?」

沈昌珉這時才驚覺,他們的兒子已經不是屁孩了,身體長高也長壯了,足以與他抗衡了。但他的脾性也不是那麼好惹的,不客氣地說:「很明顯不是嗎?」

沈遇安理當也惹不起,人就擋著崔珉豪,冷冷地說:「我知道你前幾天肯定做了讓爹傷心的事情,只是我沒想到你會這麼彌補他。」沈遇安也沒客氣地說:「我不問不代表我不在乎,但我沒想到你的處理方式這麼爛。」

沈昌珉也蹙起眉頭來,看來崔珉豪並未將在辦公室裡看見的事情告訴沈遇安,他深深感到罪惡,在自己痛傷了崔珉豪以後,崔珉豪仍是替他在家中的地位著想,沒讓孩子知道他的不忠事實。看來他是自揭瘡疤,自己挖洞給自己跳,可他這麼做不過是希望崔珉豪原諒他而已……他只是想證明自己這輩子就只愛著崔珉豪,不可能再有別人。

「你不明白……。」沈昌珉無神地坐上書桌旁的椅子,倏地也不曉得該如何是好,尤其見著床單上血跡,他才明白自己鑄下了何等大錯。

「我也不想明白,你出去吧。」沈遇安無情地說道。

沈昌珉難得聽孩子的話走出房外,他不知道沈遇安要怎麼搞定房內狼藉,又或者說,沈遇安只是想預防他再二次傷害崔珉豪而已。未料不久之後,他家門鈴響了,來者不是誰,而是金俊秀。他瞧見金俊秀帶著一大堆醫護用品前來,可惜金俊秀卻不知道如何對崔珉豪下手,於是又撥了電話叫他家的賢內助朴有天過來,朴有天見狀也差點沒被嚇暈,竟是又打了電話呼叫一位高人前來。

這位高人很意外地,在場所有人都認識,那人便是金在中。

金在中好似早已知道自己會被叫來此地,他態度從容地走進房內看了崔珉豪一眼,便說:「先等他睡醒再說吧。」

所有人就坐在客廳內,出奇地安靜,最後金俊秀是率先忍不住,便過問事情的經過。沈昌珉也沒再隱瞞,將所有事情緩緩道來,只見表情最誇張的莫過於金俊秀與朴有天,金在中與沈遇安倒無任何表示,就見金俊秀說道:「你這樣就是出軌啊!要珉豪怎麼原諒你!」

但朴有天卻覺得還有轉圜的餘地,「俊秀……也不能這麼說,至少昌珉拒絕了。」

「我現在才知道你標準這麼低!如果我出去亂搞女人,然後回過頭跟你說,我都只是摸奶跟接吻而已,我沒進去,你作何感想啊!」

朴有天是在金俊秀的威嚴底下乖乖地閉上嘴來,沈昌珉也已疲憊的不想再作任何解釋,眼神時不時就瞧著崔珉豪的房門看,臉上的焦慮幾乎是埋藏不住。

「爸,你先休息吧。」沈遇安突然說道:「等爹起床,我再叫你。」

沈昌珉卻搖頭沒說話,一手撐著額頭,沉沉地喘著氣。

金在中也輕嘆口氣,似是愧疚地說:「早知道我應該告訴珉豪應該多留意,我沒想到珉豪會樂天到對你身邊的美女助理沒有防備。」金在中又眨了眨藍眼道:「不過,你曾想過為何先前的男助理會被替換掉嗎?」

沈昌珉有些訝異,金在中竟然會知道自己先前有位男助理,且最近才被替換掉的事實。金俊秀聞言,立馬就下定論:「一定是有人要陰你!而且那人知道你過去的愛好!」

金在中也突然伸過手去,握住了沈昌珉冰冷的手,愣了幾會便道:「董事會的人,應該有你過去的仇人喔。」

才說到這裡,他們一行人便聽見了房內的聲響,金俊秀與朴有天是趕忙離開現場,免得讓崔珉豪太尷尬。離去以前,金俊秀也順道牽著沈遇安離開,沈遇安本是不情願,但金俊秀很誠實地說,崔珉豪不會希望他看見自己最狼狽的模樣,尤其在清醒之後。

沈遇安也只能心不甘情不願地走人,離去前不忘道:「爸,你可別再做什麼粗格的事情。」

沈昌珉點了頭來,便隨著金在中入房內。崔珉豪先是有些驚訝看見金在中,但金在中僅是交代自己的出現,便要他放心,可後是瞧見沈昌珉,他卻只是抬起大眼,苦笑地看著沈昌珉。

而後他倆是合力將他給牽進沈昌珉的套房來,直搗浴室裡去,讓他先坐上馬桶休息。就見沈昌珉在一旁放著熱水,而金在中則是回至他的單人房做清理,留下了點空間給他倆好好溝通。

「你……還好嗎?」

很意外地,這話竟不是出自沈昌珉之口,而是他率先過問沈昌珉的狀況。

沈昌珉根本說不出話來,更令人想不到的是,沈昌珉竟也在他面前落下眼淚,即使些微的啜泣聲被水聲給掩蓋,浴室內的霧氣也朦朧了彼此的視線,但他仍清楚地看見沈昌珉的眼淚。就像個孩子一樣,沈昌珉第一次在他面前哭得像小孩。

他沒有力氣嘲笑沈昌珉,任著沈昌珉為他清洗,然而最後是泡進溫度剛好的浴缸裡。

金在中離去以前,特別前來敲了他浴室的門,他是抹去自己的淚水應門,只見金在中裝沒事地告訴他床單會幾點洗好,還有金俊秀方才買的藥哪些是用在哪些地方,也一併寫上了敷藥的間隔時間,人便悄悄地離開了。

他將藥放至床上以後,又走進浴室來替自己洗把臉,只見崔珉豪朝他說:「一起洗吧。」

他壓根不敢面對崔珉豪,自是沒有任何動作。

「不是要我原諒你嗎?要聽話啊。」崔珉豪皮皮地說。

他最後還是順了崔珉豪的意,也在洗乾淨自己以後,跨進了浴缸裡,與崔珉豪一同泡著。

「昨天……我知道你很氣。」崔珉豪盤著腿來,輕聲又說:「不過請你再給我一點時間,好嗎?」

他看著沈昌珉憂愁的側臉,也無聲無息地湊了過去,輕輕地吻了沈昌珉的臉頰。

「如果你還需要加班,從明天開始我會做便當帶過去給你。」他說。

沈昌珉眨著眼,沉默了幾許便說:「我辭掉那個女人了,今天金在中也給我一點線索,要我去查查看董事會裡是否有我之前得罪的人,女人是董事會的人派來的,而且那人應該是舊識,因為他知道我過去的愛好。」

崔珉豪也點了點頭來,輕聲道:「希望他們別做出什麼事來。」

「我大不了走人。」沈昌珉不高興地說。

什麼名什麼利,他一點都不想要。他唯一想要的,只有這個家,只有他的兒子,還有他的崔珉豪。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