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沈昌珉的粗暴行為,理性分析的結果,很高的機率是因為未吃到他親手所的飯菜,所以才在三天以後怒衝他的臥房,欺負他一翻。聽上去的理由可能相當可笑,但這樣的理由卻也緩頰了他倆之間的緊張關係。

就在沈遇安被金俊秀放回來以後,見著自家的爹已在廚房內做飯給他家的爸吃時,他不禁跳腳,「爹你這樣就原諒爸了?」

他是有些意外沈遇安一進門就朝他這麼說,看來早上的事情,以及沈昌珉出軌未遂的事,沈遇安都已經知曉了,「呃……」他都還未想到說詞,沈遇安又道:「爸出軌沒成功的事情先不說,他昨天那樣對你,你原諒他了?」

他是有些汗顏,可沈遇安的質問就與沈昌珉沒兩樣,讓他難以迴避,「你爸也很久沒吃到我煮的菜啦,他的胃會認味道。」

「也才三天,你至少餓他三個月吧。」沈遇安似乎有些受不了他的濫好人脾氣,竟道:「你太寵爸了。」

聽見這話,他臉上也不禁有了笑容。這些對話盡是傳入坐在客廳內裝沒事的沈昌珉,沈遇安也不管沈昌珉是否已走出傷痛來,竟是大膽地來至客廳,坐上沈昌珉身旁,輕聲問道:「爹原諒你了?」

沈昌珉輕嘆口氣,搖頭道:「不完全。」

「爹至少還有點智商。」沈遇安也嘆了口氣說。

「你呢?」沈昌珉突然問道,「原諒爸嗎?」

沈遇安是瞥過大眼看著他,愣了幾會,霎是沉穩地說:「如果爹原諒你,我就原諒你。」

果然沈遇安還是與崔珉豪比較親,畢竟從小就是由崔珉豪把屎把尿的,對待任何事情也自然較偏袒崔珉豪。但他不怪沈遇安的決定,他一時的情迷意亂確實不值得被諒解,若崔珉豪決定恨他一輩子,他也無話可說。

待崔珉豪叫他倆去吃飯時,這場飯局的氣氛已不如前三天那樣僵持,崔珉豪的臉上至少有了笑容,雖說與沈昌珉的對話仍有些距離感,但他可以感受得到,崔珉豪也嘗試地想修復與沈昌珉的關係。

看來自家的爹還是放不下他家的爸,事發之後,沈昌珉反倒較手足無措,這樣的沈昌珉,崔珉豪勢必也看出來了,也難怪崔珉豪會決定耐著身子的不適,想煮一餐好料的暖暖沈昌珉的心房。

本以為今晚他倆又會選擇睡一起,可未料事情並沒如沈遇安所期待的那樣圓滿,崔珉豪仍選擇單獨睡一陣子,至於要分房睡多久,他並沒給沈昌珉一個答案。這樣的決定沈遇安與沈昌珉都不敢干涉,似乎明白,他目前最需要的,還是一個人的思考空間。

但崔珉豪答應沈昌珉的事情仍是說到做到,傍晚他依然開始做愛心便當準備送去給沈昌珉,可當他包裝好後拎著便當走至家門以後,他竟是卻步了。未料這時的沈遇安也從學校早歸回家,瞧見他站在門邊又拎著便當的樣子,他自是知道自家的爹心理上有何障礙。

「不然我送吧。」沈遇安說。

「那就麻煩你了。」沈遇安臨走以前,他又叫住了他,「啊,還有中藥包。」

沈遇安是一掌全拿在手上,來至沈昌珉的公司以後,見到沈昌珉有些驚訝的臉龐,他便也安慰地說:「爹很好,不用擔心。」

沈昌珉沒有說話,只是接過便當與中藥包,悶悶不樂地走回辦公桌。而沈遇安則在他的辦公事裡繞著,最後也走至他的辦公桌旁,眼尖地發現沈昌珉桌上放著一堆撩人的照片,一看才知道那不正是他爸與美女助理嗎?

「這個……?」他拿起一張仔細的看,沈昌珉沒有阻止,又遞了一張黑函給他看,裡頭盡是要脅話語,似乎希望沈昌珉能自動請辭執行長的位置,以免他這些不雅照被拿去公諸媒體。

「所以在中叔叔說得是真的?」

沈昌珉打開了便當,冷冷地說:「我也找到那人了,是大學的死對頭。他也是董事會的一員,但他不希望我當執行長,可他的人選又無法撼動董事的票數,所以才出此招要我自己讓出位子。」

沈遇安蹙著眉頭,看著那堆照片,便問:「那你打算怎麼辦?」

「請辭吧,如果公諸媒體,等於是又傷你爹一次。」沈昌珉無所謂地說:「反正沒這位置我還是有錢賺,不會餓死你跟你爹。」

沈遇安好似不這麼想,沈昌珉再如何不在乎名利,但他可在乎自家老爸一路所打拼過來的心血。能當上執行長肯定對公司有極大的貢獻,也是得來不易得職位與頭銜,怎麼能說放棄就放棄?

「爸,你有你死對頭的資料嗎?」他問。

沈昌珉揚了眉毛,反問:「有大學留下的,你想幹嘛?」

「把你知道的資料都給我吧,換我來找他的汙點。」沈遇安又說:「不要因為這種爛人而放棄現在的職位啊,這也是你努力的成果,不是嗎?」

沈昌珉還真不知道自己兒子居然會這麼多東西,玩電子音樂就算了,現在又要去當駭客了?

「你別做傻事。」

「如果我能找到他的汙點,要不要反擊我不會替你決定,不過有他的把柄對你也不吃虧吧。」沈遇安笑說。

他忽覺得自己的兒子還真不好惹,帶著有如崔珉豪天使般的笑容,卻說著如自己般的狠毒話語,怎麼想怎麼覺得眼前這孩子就是自己與崔珉豪所親生的一樣。

於是他們父子倆便暗地裡執行這樣的計畫,也無將黑函的事情告訴崔珉豪,就怕崔珉豪又見那些照片,會再次被烏雲籠罩。

時隔半個月之後,沈遇安已找了許多那人的汙點,所有的罪證他盡是藉由送飯的時候交給了沈昌珉,眼看搜集的照片也夠反將那人一軍了,最後沈昌珉是決定好好約那人出來見面,打算狠狠地教訓那人一把。

今晚他回家的時間也晚了,不過他的心情卻很雀躍,尤其在他解決掉董事會上的死對頭以及燒毀出軌未遂的母帶以後。他走進家裡來,一路摸黑地來至自己臥房內,他才鬆了領帶打開燈而已,便看見床上躺著一直以來他最疼愛可卻也最虧欠之人。

他仍是將西裝外套給掛在椅上,悄悄地爬上床去,便狠狠地吻了人兒的翹唇。

「你回來了。」崔珉豪眨了眨眼,微笑說道。

他笑了笑,也忘了應該洗澡,只像孩子一樣,抱著崔珉豪久久不能自已。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