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回沈遇安從學校回來就會問他今天在公司過得如何,與沈昌珉在同一間工作的他有無探索到任何八卦消息呢?他雖每次都有回答,但已經不如以前老實了,還會自動省略掉一些他認為小孩不應該知道的事情。

其實他對於現在的工作相當滿意,排除沈昌珉老對他職場性騷擾不說,他很喜歡與人相處的感覺。至於薪資問題,他最後也索性不要了,他明白自己名義上是去上班,但實際上他真正在公司做的事情多半都與公司無關。他不是在公司裡擬沈遇安的考前猜題,就是與沈昌珉玩一些令人不堪入目的角色扮演遊戲,讓沈昌珉想性騷擾人時有個發洩對象。

當然,沈昌珉讓他去當『特別助理』,也不是真要他多有助理的能耐或能幫助到公司什麼,而只是想找個藉口纏著他而已。

他先是還有點不習慣,可後見著沈昌珉每天都是好心情的神態,他最後竟也妥協了沈昌珉腹裡裝的黑水,不僅沒要求沈昌珉換點乾淨的水,反而還豢養著沈昌珉的味口。

但這一切都已經不重要了,當沈遇安的考試來臨時,他是跟沈昌珉請了假,考試那兩天便在家準備豐盛的便當,好帶去考場替沈遇安加油打氣。每當問沈遇安覺得手感如何,沈遇安總是一副無關要緊的模樣,可也誠實地說,比起寫考卷的手感,他更喜歡玩電子音樂或玩電腦的手感。

他看著沈遇安那般悠哉的臉龐,不知道為何就是會想到沈昌珉,大概是那般忠於自己與不可一世的態度,壓根與沈昌珉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而後成績出爐了,沈遇安拿了成績單回家讓倆老目睹,他倆是看不出個所以然,也不懂現在的評分標準是什麼,只見沈昌珉問:「這是很爛的意思?」

沈遇安乾笑了兩聲,也誠實地說:「我這成績好像只剩下私立高中可以唸。」

他倆是點了點頭,只見沈昌珉又問:「那你想好要唸哪間了嗎?」

沈遇安沒有猶豫地說:「我想唸職校。」

他倆又是點了點頭,仨人就將成績單放一旁,與沈遇安促膝長談,過問孩子對於自己的未來有什麼計畫。聽完沈遇安的打算後,他們才知道自家兒子早已有自己想學的事情,沈遇安打算朝IT那塊發展,沈昌珉二話不說也就同意了,這父子總是意外的有默契,妥協率也相當高,就在崔珉豪什麼也還沒搞懂以前,話題就已經結束了。

沈昌珉很曉得沈遇安對於資訊科技有多大的能耐,要不是沈遇安的幫忙,他哪能在收到黑函以後又返回去將死對頭一軍?總之,既然沈昌珉同意了,崔珉豪也沒再干涉什麼,他雖然不明白IT到底在做些什麼,但他看著兒子的表情就知道,沈遇安喜歡這個領域。

大考過後,他又回至公司裡上班了。還以為少了模擬試卷的工作會讓他在公司會嫌得無聊,誰知這回是換沈昌珉的工作量多了起來,多了許多應酬,也沒時間性騷擾他。日間他就陪同沈昌珉東奔西跑,可若必須到外縣市的飯局,他那日就會選擇待在家等沈遇安回家。縱然沈遇安長大了,可身體的健康他仍沒有大意,重心不免還是放在家庭。

這樣的日子也過了差不多一年,某天晚上,他拿著沈昌珉的手機玩小遊戲,結束時他剛好收到一封新短訊,內容前半段便顯示著:『今年回家過年嗎?』

他心頭一驚,就看著螢幕的顯示,又瞧了一眼發送者的名稱。他不曉得這名字是誰,可他能約略地猜想到,這人應該就是親家母。他是小心翼翼地瞥了沈昌珉一眼,知道沈昌珉專注在小說上,他一度很想點開完整的訊息。可他並沒這麼做,只在睡前將手機還給沈昌珉,當做什麼事情也都無發生。

隔日一早,他趁著沈昌珉在廁所內梳洗時,想偷看昨晚沈昌珉回了什麼給親家母,點開內容以後,他讀著親家母仍是帶著勸世語氣的短訊,內容不外乎要沈昌珉回頭,可字裡行間內卻又看得出親家母對沈昌珉的想念。可惜的是,沈昌珉一句話也沒回,連一張應付的貼圖也沒送。而且,這已不是沈昌珉第一次忽視了,他將訊息往上拉去,沈昌珉從來就沒回過親家母半句話。

待沈昌珉從廁所裡出來,見著他拿著自己手機也不如何,好似以為他又在玩糞Game,只虧他一兩句,便在一旁換衣服。他將手機放回原位後,也走出房外後準備早點,這件事情也就真的被當作空氣一般,沒存在過。

不過沈昌珉怎麼也都沒想到,就在今年的新年,他家人兒是給他約了什麼樣的人一起前去人兒的娘家過年。其實崔珉豪也不確定親家是否會前來,但他與崔父崔母仍是多準備兩副碗筷,在娘家耐心等待。

就在所有人都入座以後,他還以為親家大概不會來了,未料這時門鈴居然響了。他滿臉開心地看了自家父母一眼,便是小跑步地前去開門。

這門一開,他帶著笑容請人入內,怎麼也沒想到,飯桌上便有倆人已臭了臉。

「爸、媽,你們來做什麼?」沈昌珉輕聲道。

「爹,這就是你的神祕嘉賓?」沈遇安也輕聲說。

「遇安。」他看了沈遇安一眼,輕輕地搖頭,示意兒子不該這麼說話。

沈遇安雖明白自己踰矩了,但臉上仍是臭的與沈昌珉相當,一點也無退讓的意思。後來是崔父崔母出面緩頰,才將來龍去脈告訴沈昌珉與沈遇安。

「也許我們之間有點誤會,不過畢竟是親家,團圓飯還是要大家一起吃比較像樣。」崔珉豪好脾氣地說。

沈昌珉倒是替沈遇安出了一口氣,不客氣地說:「你倒是說說我們之間有什麼誤會,既然你都看了我的簡訊,你應該也知道他們心存什麼念!」

「不就是要我們離婚嘛,也還好啦。」

「你是真傻還是裝傻?」

「我只是覺得,我們總該給親家一點機會,讓他們知道我們三人是如何經營我們的家。」崔珉豪看向親家微笑地又說:「也許你們看我們覺得很荒唐,實際上我也覺得很荒唐,我居然就養了這麼一個孩子,還與自己的大學室友結婚,甚至為了這個家去學如何做飯,還經常跑去算命,最後也不知怎地就登上了新聞頭條,被封為史上第一對模範同性家庭。」

「很搞笑吧?但這些讓你們覺得像在看笑話一樣的感情,是它教會了我什麼是家庭,也讓我懂得怎麼保護我的家庭。」崔珉豪將大眼柔和地眨了眨,低聲又說:「我們很幸福,雖然昌珉是嘴巴壞了一點,但他其實也很想讓你們知道,他跟我們在一起,他也很幸福。」

崔父崔母是緩緩地點著頭,看著沈遇安那張依舊與沈昌珉一樣臭的臉,外婆竟是伸過手去捏了那孩子的臉頰,也笑道:「你呢,幸福嗎?」

沈遇安握住外婆的手,竟也垂下了頭,像是紅了眼眶一樣,沉著音道:「當然了。」

就只剩沈昌珉了,崔珉豪是看著超級不屑的沈昌珉,沈昌珉也看著他,最後也軟了態度,無所謂地說:「隨便你們,反正離婚是不可能,你們要不要這個媳婦自己決定。」

親家從頭到尾都沒有說話,可所有人都可以感受的出,隔閡已經沒有那樣深,距離也不比以往遠了。

崔珉豪這人就像黏著劑一樣,隨隨便便幾句話,就容易讓人因為他而化了自己心中的芥蒂。

但沈昌珉放過他了嗎?並沒有。甚至在床上要脅他,下次再自己亂作主張,他就在辦公室內的落地窗要了他。崔珉豪笑著說自己不怕,因為就算自己不作主張,沈昌珉若真想要,他也逃不掉。

橫豎都是被欺負,那為什麼他不乾脆照自己的意思來修補沈昌珉與親家的關係呢?

沈昌珉最後抱緊了他,也不知道是想睡還是怎的,聲音竟是帶點鼻音,咬著他耳朵說:「謝謝你。」

他笑了笑,也回道:「不客氣。」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