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匆匆,沈遇安莫名其妙地又要面臨大學聯考了。崔珉豪倒也有了藉口拒絕沈昌珉的騷擾,在公司上班的期間便是拼命替沈遇安抓考題,好讓自家兒子能熟絡大考題目。沈昌珉對此雖是無拒絕,不過就是看不慣。

偶時沈昌珉會吵著他,問他為何他總是將兒子的事情擺第一,而他的需求就被放至第二。一開始他還不覺如何,可多次下來以後,他才發現沈昌珉是越活越幼稚,竟因自家的兒子而醋勁大發,還真讓他哭笑不得。但他並不把沈昌珉的醋意當回事,就當沈昌珉是在裝嫩。

這回的大學聯考他同是向公司請假,前去沈遇安的考區陪考。未料沈昌珉在中午休息時分也開車前來看看兒子,雖然嘴上沒有說太多勉勵人的話,可他也看著出來,沈昌珉是希望沈遇安能順利考上自己要的學校。

考試結果出來,成績並無慘不忍睹,沈遇安是順利取得了他心目中第一志願的資格,雖該校不是什麼明星大學,但見沈遇安達成了自己的夢想,他倆老自然也替兒子開心,分發結果的當天,自是帶著兒子外出吃大餐去了。

後來他仨人在中等價位的餐廳內邊吃邊打屁聊天,由於沈遇安即將上大學,這讓倆老也想起了不少在大學內的事情。兒子問他們先前是從哪間大學畢業的,他倆回答之後,沈遇安才知道原來夫夫倆都是出身於明星大學。

沈遇安不羨慕也不忌妒,只問:「那你們是怎麼認識的啊?為什麼爸會跟爹結婚?」

他的大眼愣了幾會,也不禁轉過頭去看了沈昌珉,「對啊,我們是怎麼認識的?你為什麼會跟我結婚?」

記憶當中,除了從大一開始就同寢的他們,他並不記得自己與沈昌珉多有交集,恐怕每個學期說話的字句不超過十句吧。同時,這也是他所好奇的地方,如此沒有交流的倆人,沈昌珉又為何會在他有了沈遇安以後,向他提出結婚的提議?

兒子與他自然是看向他去,就等著沈昌珉怎麼解釋。

看來這樣的問題沈昌珉不回答也不行了,崔珉豪先前就問過他許多次,他記得自己都是以『瞎了狗眼』為由,而矇混過去。可這回在沈遇安的逼問底下,自己也無從閃避,只能深呼一口氣,又嘆了一口氣,才扳著臉準備當個說書人。

「第一次有交集的時候,是因為你爹問我要不要一起省錢。學校的洗衣機與烘乾機一般都得投錢,他說我們如果一起洗一起烘,就可以各自省下一半的錢。」沈昌珉輕聲說,然而看了崔珉豪的臉一會,又道:「第二次有交集的時候,是因為你外公外婆總會在周末讓你爹帶很多好吃的東西回學校,你爹跟我雖然不怎麼說話,但他總會在我桌上放上給我的那份。」

「之後,我的衣服也就都給他洗,洗到最後連洗衣精也變成共享,然後是洗髮精、沐浴乳,甚至連廁所清潔劑也都莫名其妙地共享。」沈昌珉說到這,臉上不禁有了笑容,「當然,每週的零嘴我也從沒少過。」

沈遇安眨了眨大眼,好似有點無言,又像不是那麼回事,「然後你就暗戀爹了?」

「不能說暗戀,我那時還是會看蒐集女模的圖片打手槍呢。」沈昌珉笑著又說:「在你出現後,他堅持要養你,但我知道他不可能靠一份薪水養活你,所以我就向他求婚了。」

「那你什麼時候喜歡爹的啊?」沈遇安又追問。

崔珉豪在一旁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只見沈昌珉看向他去,微笑地說:「每次看他餵你奶時,我對你爹漸漸有好感。那時候大學內的風聲傳得很兇,說你爹在外面亂搞女才有了你,你爹從沒因為這點事而變過臉色。每次回到宿舍就是告訴我,你吐了幾次奶,在哪堂課時大便了,嘴裡從沒有一點抱怨。這讓我知道你爹是一個可靠的人,我算是不經意地被他的人格特質吸引了吧。再後來,就結婚了。」

沈遇安覺得這過程也太驚奇,轉過頭就看著崔珉豪問:「那爹怎麼就跟爸結了呢……?」

而且還是沒有經過深思熟慮的那種,一般又有幾個人有這麼大的膽量拿自己的人生做賭注?

崔珉豪臉上是笑的甜,腮幫子也不禁紅了一點,便道:「因為你爸求婚的時候,你同時抓住我跟你爸的食指啦。」

「就這樣?」

「嗯,就這樣。」

沈遇安還真不知道自己該說爹是傻還是笨又或者是蠢。但這三者之間並無太大的區別,又是在崔珉豪誠實地告訴他,自己是結婚以後才開始喜歡沈昌珉的這般說法,讓兒子是徹底無言,也同樣同情地看著他家老爸,就希望沈昌珉能有辦法好好地看住如此不在乎後果之人。

就在沈遇安入學的日子,倆老是開車將沈遇安的行李載至學校來,先去辦了點就學事項,後是替兒子將行李統統搬至學生宿舍裡。他如此大媽的個性,也自然地替兒子整理那堆東西,而沈昌珉就坐在未鋪床墊的木板上,看著崔珉豪與兒子瞎忙。

這裡的環境與當時他們所唸的大學有些相像,沈昌珉也不知道在想什麼,待崔珉豪無意間轉頭看他時,便瞧見他臉上的一抹微笑。

他雖沒過問沈昌珉想些什麼,但他卻有與沈昌珉相同的感覺。

大學時期不能說是他倆在人生中最有看頭的時期,可卻是讓他們能結為連理的最重要契機。

而後崔珉豪也在沈昌珉命令下乖乖坐上那張硬木板上,沈昌珉早已是沒規矩地摟上他的腰際,但眼神卻是看著兒子忙碌的表情,臉上不免又是一笑,「這孩子長得真像你。」

崔珉豪也探著頭瞧著沈遇安的臉龐,手一掌打在沈昌珉腿上,笑道:「也很像你不是嗎?」

就見沈昌珉一個耐不住就要朝崔珉豪吻去,沈遇安是立馬丟了枕頭過去,中斷倆人道:「欸,要放閃光的話,你們可以回家了。」

瞧這沒大沒小的語氣,是遺傳到誰呢?但又仔細看看那屁孩臉上的笑顏,那又是繼受於誰了?

不是就是像你,又像我嗎?崔珉豪最後在心底,暖暖地對自己說。





全文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