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一次的無心之言,怎麼也沒想到會令他進退維谷。什麼總裁與笨助理的角色扮演,他全然後悔當初自己居然吊兒啷噹地就脫口而出,現在可好了,若他能早一步知道沈昌珉對他提出的職缺箇中有謀,他打死也不可能那樣說話。

好險在他苦苦哀求底下,沈昌珉免去了他必須裸身穿圍裙的義務,但他再怎麼求沈昌珉,笨助理的遊戲卻必須玩到底。

「你看看你,居然把咖啡打翻了。」沈昌珉看著他壞笑地說。

這並不是台詞,而是他方才真不小心手殘地就將沈昌珉桌上的咖啡給弄翻了。沒想到這般惱人的舉動竟會讓沈昌珉馬上入戲,他很無言,也覺得沈昌珉無恥,但眼前之人又是他十幾年以來的丈夫,他壓根拿沈昌珉沒轍。

「我先去拿抹布來擦一下。」

他轉身就想朝廁所裡去,誰知沈昌珉又將他抓了回來,進而將他推至辦公桌上,笑道:「不用擦了,把褲子脫掉當懲罰。」

打死他都不會相信,這種話居然會從沈昌珉的嘴裡說出來。嫁給沈昌珉這麼多年了,他竟然都未覺沈昌珉有如此劣根性!但他乖乖脫褲子了嗎?並沒有。所以沈昌珉便理所當然地幫他脫,還讓他坐在辦公桌上,面對自己。

只見沈昌珉坐上椅,他那腿中的東西就露在沈昌珉面前,縱然沈昌珉看過許多回了,可在如此光天化日之下,周圍又全是落地窗的地方露鳥,他說什麼都覺得很不好意思。

「腿張開一點。」沈昌珉說。

可他卻將往內縮去,輕聲說:「不要玩了啦,我們回家再玩好嗎?」

「不好。」沈昌珉秒答。

「昌珉……。」

沈昌珉硬是扳開了他的腿,挪走他覆蓋在私密的手,竟是垂下頭去,為他口交起來。他難為情死了,為什麼沈昌珉會如此突然?而且……這還是他們第一次嘗試口交這種玩法。

他記得還在自己不敢與沈昌珉發生親密關係前,金在中提供他許多也能讓感情升溫的親密接觸,其中之一就是口交。可他從來就不敢做這樣的事情,就算自己當天真不能給沈昌珉,他至多就是替沈昌珉擼一擼,從沒想過將那大傢伙給含進嘴巴裡。

「啊嗯……。」

沒想到嘴中的感覺這麼好,好到都讓他不禁微微地仰起頭來享受。

不知為什麼,他又想起沈昌珉在這辦公室內與巨乳助理發生的事情。但他已無怨恨感,反倒是自卑與自責。他伸手捧起沈昌珉的臉蛋,垂著大眼很認真地問:「那位美女助理……也幫你口交過嗎?」

沈昌珉瞪大眼去,就不知道為何崔珉豪會在如此煽情的時候問他這種事情。他臉上倏地憂愁,以為自己又惹崔珉豪傷感,但他仍誠實地答道:「沒有。」

崔珉豪笑了笑,傻里傻氣地說:「這個真的很舒服,我在想,可能是我的床上功夫太差,才讓你不小心出軌的。」

這回倒是換沈昌珉徹底無言,他不喜歡崔珉豪將所有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攬,尤其是別人做錯事,崔珉豪也想盡辦法替那人留張面子與後路。他不知道崔珉豪這麼做是想讓自己好過還是怎的,反正他不喜歡。

他腦中的理性突然斷線,直接就將崔珉豪給推倒在辦公桌上,輕聲說:「既然你也知道自己床上功夫差,那就多學一點。」

聽見這話與這語氣,崔珉豪知道自己又惹沈昌珉難過與生氣了。但笨助理角色依舊持續,只是沈昌珉少了許多調情話語,整體氣氛就如那次分房睡而被沈昌珉追殺一樣,他的衣扣全被扯得稀巴爛,就只能任眼前這位壞脾氣總裁亂來。

「昌珉……!」

桌子都因撞擊力被撞斜了一點,就不曉得沈昌珉為何會這麼氣,他也不過是問一下而已,畢竟沈昌珉方才的嘴中服侍真的讓他覺得舒服。

「你氣什麼啦……。」

沈昌珉狠狠地抱住他,就在他體內猛烈的衝刺,也不想回答他的問題。

「總、總裁……輕點……」他最後是換了一個方式懇求,未料沈昌珉竟買單了。

「笨助理。」

他配合地環上沈昌珉頸間,也不管落地窗外是否有人會偷看,雙腳也勾上沈昌珉的腰際,想著台詞道:「要、要壞掉了……。」

他能聽見沈昌珉在他耳邊的輕笑聲,他的耳垂也被咬了一下,最後竟是沈昌珉率先破功,「你真的很不適合說些煽情的話。」

他蹙了眉頭一下,悶哼了一聲,「是你自己要我演的……。」

「演得四不像。」沈昌珉朝笑說道。

「那我……以後都不演了。」捉緊沈昌珉的肩膀,受著衝擊,聲音也斷斷續續地。

沈昌珉彎身吻了他,眼神寵溺的看著身下人兒說道:「你演好我的伴侶就行。」

他也一把抱住了沈昌珉,輕聲道:「還記得我們第一次的約會嗎……?」

「誰會記得那種事。」

他笑了笑,只在沈昌珉耳邊提醒道:「這輩子,我陪你演……那下輩子呢?」

「找你繼續演。」沈昌珉說。





全文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