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天晚上,楚焉又硬是將他留在淵玄樓一晚。他即便不願意,可不擅長拒絕人的他,也只能順著楚焉的意,在淵玄樓內與楚焉共寢一室。前晚睡了一天的他,其實在晚間也睡不太著了,他只能在楚焉的身旁反覆輾轉,這樣的舉動似乎是讓楚焉有些不滿,不久便發現自己腰上也多了另一人的臂膀,他也就安分地沒再翻覆。

他背對著楚焉,後頸上有男人從口鼻間吐出的熱氣,他本是有些不適應,可久了以後便也隨便了楚焉的靠近。在無法入睡的夜裡,他想了許多事情,也期待不久之後與九七的相遇,還有帶點甜品前去九六的墓碑看看九六。想至這裡,他臉上也有了久違的笑容。

他開心地又在楚焉的懷內翻了過身,這回面容是朝向楚焉,他抬眼看了幾會,眼神便又不自覺地落在楚焉的胸口上。那被覆蓋在內衣下的蠱蟲是若隱若現,他也沒克制自己,伸過手去便將楚焉的衣裳輕輕拉開。胸口上的蠱蟲仍是噁心,但他總覺得有哪裡不同了。

他又是睜大眼來仔細地看著,手裡的動作更是不經意地忘了該小心,就將楚焉的內衣扯的露出一香肩來。

「怎麼,這是種邀約嗎?」楚焉閉著眼突然說道,臂膀也感受到懷中之人的驚嚇,他這時才睜開眼來,垂下眼去與少年對望。

九九愣了好一會,才慢慢將楚焉的內衣給拉好,又翻過身去背對楚焉,這回已沒再作怪。

他其實想告訴楚焉,他覺得胸口上的那三隻肥蟲好像消瘦了,沒有他第一次看見時那樣肥,顏色也不比以往黑了。可他什麼也沒說,他想,若楚焉身上的蠱蟲因他的血而有所變化,那麼他可以再多餵幾次血以後,再來觀察看看蠱蟲是否真有變化。

隔日,他早早就清醒過來,就見自己腰上的手還在,他也只能耐著性子輕輕地牽動楚焉的手,好讓自己得以擺脫楚焉的束縛。只是像楚焉這種練武之人,警覺性也比平常人要高,才一點點的挪動而已,楚焉便也隨他起床了。

「我讓下人去替你準備點藥浴,待在床上別動。」楚焉揉著眉間處,低聲說道。

他沒有拒絕楚焉的好意,事實上他也沒權利拒絕楚焉,只能接受楚焉的為所欲為,不論是好的還是壞的。

然而就在等待藥浴之際,他也捲了袖子看著自己的手臂瞧,令他覺不可思議的是,身上的瘀青幾乎都已消失了,不知是否藥師的藥又更上一層了,他只記得藥師的金創藥可讓傷口第二天就結痂,但化瘀藥膏似乎就沒有這樣的高效率。

他驚訝地也坐起身子來,又意外地發現,自己的屁股已經不疼了!

他坐在床上愣了好一會,直至聽見楚焉進房的聲響,他才回過神來,用著發現新事物的好奇眼神盯著楚焉看。楚焉也看出少年不同的眼神,但問了少年何事發生,少年卻又是搖頭不答。

「把衣裳脫了,讓我看看傷勢。」

九九有些不願意,若是讓楚焉看見自己瘀青已痊癒了,那他該怎麼跟楚焉解釋?可顯然楚焉也不是真的需要他的允許,見他坐在床上沒動,人便湊了過去,乾脆自己動手。

他緊張地捉著楚焉的大掌,眼神明確表達不願意,但楚焉沒管,一個施勁就將他身上的衣裳給扒落。彼此看了幾眼,楚焉好似明白為何少年會緊張,臉上也掩藏不住那絲絲的意外。少年的身子已回到被欺凌之前的白皙,前天所落下的罪證都已消失了,這驚人的治癒能力楚焉自是看在眼底。

皮膚好是好了,不過那裡呢?

就見楚焉是直接置身於九九的雙腿內,將人給硬是壓上床去,然而抬起少年的腿,又翻了少年的臀瓣,便朝臀間處看了良久。

不可思議,昨天還紅腫的穴口如今已都恢復成未被入侵過的樣子。九九是尷尬地遮住自己的小兄弟,滿臉通紅地不與楚焉對看。

「你究竟是什麼?」楚焉是放下九九的腿來,彎身就看著少年的臉瞧。

九九只是瞥過頭去,依舊不予楚焉對看,憋好一會才說:「我想先淨身。」

「那先回答我。」楚焉揪了他的下巴,態度堅硬地說。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

「我也是方才發現的。」

楚焉玩味地看著他。

「信不信隨你。」九九不耐煩地說。

楚焉相信少年的話,因為也就在剛才,他看見少年在床上的驚慌。

「去淨身吧。」男人微笑說。

九九是趕忙爬起身來,沒幾步就將自己投入了木桶裡,背對著楚焉的視線。看來他自己的身體果然有了變化,不只鼻子失靈了,現在連自癒能力都有了,這很難不讓他與身上的黑血做聯想。若他身上的血能夠解楚焉的蠱毒,那是不是也代表,他身上的血也得以解其他的毒呢?

他沒打算將自己能嗅到其他毒藥的能力告訴楚焉,縱然楚焉知道自己聞的見他身上的毒藥味,可他猜,楚焉大概也沒料他竟然連其他普通的毒藥也可嗅見。他個人並不相信楚焉,那男人內心想著什麼恐怕沒人知道,但他至少可以肯定,男人的心從來就不是向善的。若讓楚焉知道得更多,他怕自己的下場也就更慘。

他洗得很慢,好似刻意拖延時間,希望楚焉能自己離開房間。不過他怎麼等就是等不到楚焉離去的腳步聲,最後也撐不下的他,只能在楚焉的雙眼底下擦乾自己的身子然而換上新衣裳。

「既然你有自癒能力,那不就代表我天天要你也沒問題?」楚焉是朝他飄來了讓人不舒服的眼神,悠哉地說。

他蹙了眉頭,已不想說話。

「我說說的而已,但我倒希望你每天能睡在我身邊,我很喜歡你身上的味道。」

但是我討厭你身上的味道!

「別生氣,答應你的事情我會做到,但你也得實現你的諾言。」楚焉笑說。

他當然也會依照約束走,可昨天他並不記得楚焉說的是每天要他!

「九九。」

「我有在聽。」少年頂撞地說。

楚焉笑了笑,也不再玩弄他,只道:「回房休息吧,需要你時,我自然會找你。」

聽見這話,少年也沒再多徒留,腳底抹了油,趕緊溜了。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