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醒來,他是直接跨越睡在一旁的男人,也不管是否會吵醒男人,咚咚咚地便跳下床去。屁股果然是預料中的不疼,也許是因昨晚楚焉的溫柔對待,並未造成他身體的過度損害,傷口的癒合時間也因此相對縮短。

他是匆忙地趕回至樓內,小牛也沒過問他昨晚睡哪,僅是照著他的話,先燒水讓他淨身,洗完身子後,倆人便在堡內跑來跑去,就為準備下午前至藥王谷的伴手禮。小牛很少看見少年這麼開心,一問之下少年才透露,其實自己主動上堡主的床,一部分是想引人對他下毒,但另一部分是因他與堡主有了約定。若想廢了藥王谷,那他就得無怨無悔的侍寢。

小牛臉上是驚訝不已,這才向九九道歉,坦承自己誤會九九,還以為自家主子與別家主子相同,爬上堡主的床只為想得寵。

九九並不怎麼介意,他只管將甜食打包,還一邊告訴小牛,也許等會他們會有機會見到九七。既然他已不經意地介紹起過往的朋友,他也一併將九六與九八的故事告訴了小牛。雖說他記得九零與八五當時還活著,可他對這兩人並不熟悉,只曉得九零與八五最後也走得很近,大概是因為八字頭的只剩八五,而九字頭的又屬九零的年紀最大,故兩位年紀相仿的人便湊一起。只是他們是否還活著,這就不得而知了。且他也害怕,害怕去了藥王谷以後,名冊上的九七已被劃線除名了。

小牛聽完他的簡要故事,臉上實在不知該擺什麼表情才好。他只曉得,難怪九九會不計較地接受堡主開出的條件,若能因為賣屁股而廢了藥王谷,怎麼想怎麼值得,這大概就是所謂的犧牲小我完成大我吧?

「你不緊張嗎?若是咱見不到九七……」小牛不敢說下去,只是擔憂地看著他。

只見九九聳了肩,苦笑道:「那也是命吧。」

小牛明白自己的話是掃了興,也趕緊閉嘴不趕再問。他倆就在樓內等過午時,管家前來叫人,小牛便拎著甜品,隨著堡主前行。由於小牛的身分屬下人,自是不能與堡主坐同輛馬車,可要小牛一人騎馬,九九並不放心。

「你可以派個人照顧小牛嗎?」九九是朝著已入座於馬車內的男人問道。

小牛汗顏,才想出口不需勞煩堡主而已,就見楚焉道:「卯一,照顧好他。」

倏地,一道人影便出現在馬車旁,一把就將小牛抱上馬背,男人也隨後上馬。

九九也坐進了馬車內,車隊就這麼出發。楚焉今日的心情好似也不錯,眼神時不時地看向他來,似乎打量著他的身體,沒幾會便道:「看起來,你身體的恢復狀況很不錯?」

「嗯。」

「你以前在藥王谷就有這本事?」

「沒有。」

「是嗎?」楚焉懷疑。

老實說在藥王谷的日子,就算有自癒能力,他也不認為自己能夠輕易發覺,畢竟試藥所受的痛苦與皮肉傷並不相同。只是離開藥王谷後有些事情卻是明顯不同,好比昨晚喝了春藥以後,身體早已不受藥效影響。這種感覺有點像免疫,只是對於自己的身體,他還有許多試驗必須嘗試,才能確定自己是否吃藥吃出了問題來。

楚焉也笑笑沒再問,關於少年鼻子很靈敏的事情,他也沒有提及,好似計畫些什麼。

待他們來至藥王谷以後,才進藥王谷的城牆而已,大夥人便覺得不對勁。就連少年的神色也正經起來,蹙著眉頭望著車窗外。

「這是……」

「腐屍味。」楚焉冷靜地說。

馬車先停了下來,就見護身的影衛丑五在車窗口說道:「橫屍遍野,死者盡是藥王谷的侍衛。」

楚焉眼神變得有些冷冽,低聲道:「繼續走。」

於是他們來至藥王谷內,冷清的很,根本不見任何人影前來接送他們。

九九是率先跳下馬車,這股腐屍味已說明了一切,藥王谷內已無活人!

他有些站不住腳,就見卯一將小牛給抱下馬背,小牛趕緊來至九九身邊,可卻不知如何安慰:「九九……。」

沒人知曉是怎麼回事,難不成有誰前來藥王谷內想挖掘什麼?楚焉是不動聲色地環顧四周,接著邁出步伐,似乎想確定什麼。周圍的影衛皆是現身,就連卯一也跟上了堡主,一同調查藥王谷內的狀況。

九九也沒閒著,就跟著楚焉的步伐,走過一具具屍體。

有些屍體口吐白沫,雙眼未闔,像是活生生被噎死一樣的難看;有些則是臉部爛了一半,連已生蟲的腦漿也看的一清二楚,死法相當奇怪。可最慘烈的,莫過於藥師了。當他們一行人走至煉藥房時,那一幕震得差點讓九九與小牛吐了出來。

藥師雙眼全無,連嘴中的舌頭也不見了,最可怕的是,胸前被剖了一刀,而胸內的心臟,藥師卻自己拿在手裡。再看看藥師的另一手,竟是拿著匕首。

「就像是自己挖出來一樣。」楚焉低聲說。

眾人沉默,無言以對。

「寅七,去藥師房內看看藥譜是否被偷了,還有將藥人名冊也找出來。丑五,去檢查谷內是否有任何生還者。」楚焉說道。

「是!」

「看來不需要我親自廢藥王谷,這地方早廢了。」楚焉似是無所謂地又說:「看這屍體的新鮮度,大概是初一至十五之間所發生的事情。」

「也或許是上個月……。」九九不安地說。

「承天堡每月月底會派人送糧,若是上個月發生的,前來送糧的下人早會告知。」楚焉將眼神移開了藥師,人是緩緩走出煉藥房來,沒幾會就見寅七前來回報:「堡主,藥譜與名冊在此。」

楚焉沒看藥譜,只翻開名冊,觀看裡邊的內容,上個月死了六個孩子,編號都是一百之後的。只是讓人訝異地是,八五、九零與九七並沒被除名,就連九九的名字也還在上頭。

一旁的少年是緊張的很,也不管楚焉願不願意,同是擠向前看著名冊,確定九七沒被除名,他似是高興,可沒一會又緊張起來。藥王谷發生如此大的屠殺,九七是否安好?

又過半刻,丑五是前來回報調查結果,「谷內已全搜索完畢,死者僅有侍衛與下人,不見藥人蹤跡。」

楚焉挑了眉,覺得有趣,「看來不是外人所為,而是內人所做。既然藥譜還在,代表這場屠殺不是衝著新藥方來的。」

內人所為嗎?九九是蹙了眉頭,怎麼想也不可能,藥人哪來那麼大的能力殺掉谷內的所有人而逃脫出去?但九七一行人的消失確實讓人起疑,就連一百之後的孩子們也都不見了。

楚焉臉上變得有些正經,好似在思考事情。沒人敢打擾,直至楚焉說要回堡內後,一行人又跟著他的腳步走。

可這時九九卻是拉了楚焉的衣袖,說道:「我想去北門外那看看。」

楚焉沒有拒絕,又折返隨著少年的腳步去。於是一行人來至一棵大樹下,那裡插著顯而易見的墓碑,雖是木頭所做,可至今還能夠見著上頭的字。只見少年走近墓碑,本想放上甜點的他,卻意外見著放在墓碑邊一枝早已枯萎的花朵。

為何他總有預感,藥王谷內的慘案,與九七他們有關係?他看著那枝花許久,最後是放回原位,然而又擺上自己所帶來的甜品。

眾人就看著少年的動作,不知為何,有些感傷,尤其在看見墓碑上的墓誌銘,沒人敢出聲打擾少年的惦念。

沒多久,九九也站起身來,不耽誤大夥時間,便又搭乘馬車離去。

車內,楚焉沒與他說話,但他看得出來,楚焉很是好奇到底誰有那般大的本事一口氣殺掉藥王谷內的所有人,有這本事不說,那些屍體的死法倒是讓他想追根究柢。這並不像是會武功的人所為,反而像是施毒高手的技倆。

藥王谷距離承天堡並不遠,半個時辰的車程即抵達。

楚焉下了馬車,本想直接離去,可他的腳步卻停在馬車門邊,等著少年下車。

「晚上若是不敢一人睡,可以找我。」楚焉笑咪咪地說。

九九沒說話,就不曉得都這時候了,堡主為何還會有心情調戲他。

楚焉好似也不期待少年回話,說完話後也逕自離去。身邊的影衛倏地不見人影,原地就留著他與小牛。

「九九……。」

少年很冷靜,只道:「咱近期多去城內探消息吧!若九七他們還活著,又帶著那堆孩子,應該不難找到才是。」

「我覺得你需要先休息……。」

「我不打緊。」

「可是--」

「我沒事!」

小牛蹙了眉,並不怨懟九九的態度。直見九九那落下淚的臉龐,小牛是抱住了他,輕聲道:「先休息,幾日後我陪你一起探消息吧!」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