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看著眼前掙扎的女人們,也不需過問楚焉,他便曉得楚焉都如何處理掉哪些他端去的淵玄樓內的有毒膳食了。怎麼也沒有想到,他指定不要藥人來試藥,楚焉卻是拿自己的妻妾來試毒,天底下怎麼會有如此狠心之人?

少年裹足不前,眼神充滿嫌惡地看著楚焉,不可置信地說:「這種事情你做得出來?」

楚焉明白九九所說的是哪件事情,但他臉上卻是笑得如往常,也帶著一絲嘲笑的意味,似是覺得少年活的過於天真。連買孩子來當娼妓或做藥人這樣的事情他都做得出來了,拿自己的妻妾來做實驗這又算得上什麼?況且這些毒也不是他所下,只能說那四姐妹是自食惡果。

「他們可是想殺你。」楚焉提醒道。

「可你一向不是都不插手嗎?」九九有些生氣,走向前去便是狠地瞪著楚焉說。

楚焉挑了眉,僅是垂了眼瞧著九九,輕笑地說:「我為你插手,你為何如此不高興?要是你不想拿他們試驗,可以換其他人。」

「那他們呢?」

「等死。」楚焉道。

九九怎麼也無法相信男人竟會這麼說,那些女人真是楚焉娶過門的嗎?說要就要,說不要連性命也可棄,楚焉究竟將人命當成什麼了?不過他也比誰都清楚,楚焉若真的會考量別人的生死,承天堡如今也不可能成為最大的藥商。他很明白,如果自己拒絕了這些女人,楚焉最後也只會替她們收屍而已,又或者,就任他們殘廢一輩子地活下去。

他也只能試試了,若女人橫豎都是死,那他也只能在自己身上堵上最後一把。

他本想叫小牛過來一起幫忙,可又想到,若是小牛知道自己想拿血做實驗,他恐怕沒辦法給予一個合理的交代,甚至怕自己也會將楚焉也需要他的血的事情一並脫口而出,這對小牛的性命並不安全。

他強迫自己冷靜,思考了一會後,便朝楚焉道:「能讓下人煮五碗普通的四物湯嗎?小碗的便可。」

「四物可幫不上什麼忙。」楚焉低聲說。

九九當然曉得四物幫不上忙,況且這五人的狀況能說是垂死邊緣,除了正確的解藥以外,恐怕吃任何東西下去都沒有效果。可他之所以選四物,一來係因四物的味道重能壓過自己的血味,再來四物是任何人皆可食的普通養生湯,且又補氣補血。縱然他不曉得結果是否能如他想的那般,但見楚焉也不打算醫治這五位女子,他也只能依照自己的想法做了。

「總之幫我準備五碗吧。」他說。

他並不想多跟楚焉解釋什麼,楚焉只會惹得他莫名沒有耐性而已。

不久,下人也依楚焉的意思端來五碗湯藥,九九沒有猶豫地便拿針在自己的食指上扎了一針,每晚約略滴了三滴血。楚焉覺得有意思,他還不如少年這般仔細想過,即便他本身喜好大口大口地吸食九九的血,也不代表其他人對那樣的血量不會發生相斥作用。況且九九的血究竟是毒或是藥,抑或二者皆是,沒人知曉,使用在新的人身上固然就必須多加小心。

楚焉是瞄了九九一眼,似是欣賞少年認真的模樣。

「幫我餵他們吧,我先去餵那位小妾。」九九道。

楚焉也無說什麼,就照著少年的意思,懷中抱著麗燕,溫柔地餵著。他倆都還沒將所有人餵完,就見紫軒與麗燕的臉色漸漸有血色,痛苦的表情也不再,誇張的是,紫軒沒到一個字的時間就已清醒了,還望著在一旁忙碌的楚焉與九九。麗燕甦醒的時間也相當,好似連胃也一併治好,雙手已不再抱肚了。

九九有些驚訝自己的血竟然會這麼有效果,就連已在鬼門關徘徊的紫軒甦醒速度也這麼快,是驚訝了他,也讓楚焉趕到相當有趣。

而後這五人便也清醒,百合一睜眼瞧見自己在楚焉的懷內,二話不說雙手就環上楚焉的頸子,拼命哭著,似是感謝楚焉相救,也承諾自己下回不會再做那樣的事情。九九在一旁看得傻眼,難道這四姐妹都曉得是楚焉餵毒給他們的?倘若如此,為何四姊妹還會想獻殷勤呢?

五人之中反應最預料內的即是紫軒。紫軒大概是他們當中年紀最小的,不過看上去倒是比九九還大些。她見到楚焉的反應並不如四姐妹那樣激動,更是沒有感謝楚焉的『相救』,僅是躺在床上安靜地又像死了一樣。

九九見著紫軒的模樣,不禁是盛了碗茶端上給人兒潤喉,可也無說什麼。楚焉手中雖是有點忙,但也瞧見了九九對紫軒的細心,那雙令人看不透的眼,這回可是清楚顯露了些妒忌。

「還好嗎?」九九看著紫軒問。

紫軒僅緩緩瞥過頭,眨眼地說:「就像是睡一覺似的,醒過來後精神特別好。」

九九笑了笑,才想說些什麼而已,就聽見楚焉低聲下令,「既然諸位狀況都已好起,就回樓好好休息,晚點我會讓下人再燉些養生湯過去。」

四姊妹是率先離開,紫軒則殿後,離去前卻是看了一眼九九,好似明白自己的命是少年所救,眼內盡是充滿感激。

就在內治院只剩男人與少年時,九九臉上便有了笑容,看著傷口早已癒合的食指,嘴中喃喃說道:「看來我的血真能解毒,除了你身上的毒較難解外,普通小毒不成問題,恢復速度可謂驚人!不知那四姐妹的胃是否也癒合,就等看他們日後用膳是否能如往常一樣了。」

楚焉沒有說話,九九卻是轉過身去看著楚焉,笑道:「你的蠱蟲也因我的血而逐漸消瘦了,我想不出三個月,蠱蟲大概就會壞死了。」

楚焉倒是沒對於蠱毒有任何評價,卻是有些掃興地朝九九說:「記得這件事情不可讓任何人知道,若你的血能解百毒,恐怕天下會有許多人前來搶奪你,然後將你跟畜牲養一起,天天榨你的血。」

少年是蹙了眉頭,倒是想回楚焉,你以為每個人都跟你一樣沒血沒淚嗎?但在江湖走跳那樣久的楚焉,這番話卻也有幾分真實性。

「今晚來我房睡。」楚焉命令道。

「你想幹麻……?」九九蹙了眉問。

「想上你。」

「咱這約定應該失效了,藥王谷的沒落並非因為你,所以……」九九小心翼翼地望著楚焉,不敢將話繼續往下說。

「我也可以重操舊業。」楚焉笑道。

這明顯已不是約不約定的問題,而是他赤裸裸地被楚焉威脅了。

「你妻妾成群!」

「我就想上你。」

「你那這麼任性實在不該娶她們!還任她們為你爭風吃醋,彼此害來害去的,且你又不管,你那小妾就差點死於這無謂的鬥爭,你甚至拿妻子讓我當試驗品!如果不愛她們就別娶她們進門受害!」

九九就像是爆發一樣地說著,雖這五人是幸運地被救了回來,但若是死了,他恐怕這輩子都無法原諒自己。況且自己被下毒那也是在他的計畫之內,他從來就不想去招惹誰,更不想去毒害誰。

但楚焉並沒因他的斥責而有任何罪惡感,就當是少年發牢騷,一臉無反省地說:「既然你這麼不喜歡,那我明天就休了她們,從今以後就只上你一個。」

「我不是那個意思!」九九氣道。

「不管你是什麼意思,承天堡之內,所有人都只能順我。」

九九總算清楚眼前這人了,也不再浪費自己的口舌,晚間還是照著楚焉的意思,洗乾淨自己,爬上男人的床任其宰割。

他明白,楚焉近日對他有了興趣並不是出於九六告訴他的『喜歡』,而是出於他的特殊體質。當他意識到這一切時,不管楚焉在床笫間對他再溫柔,他始終覺得自己只是一樁笑話,從藥人晉身為承天堡堡主的性奴,這不會是件驕傲的事情。

他咬著牙,情緒卻與身體的愉悅產生極大的矛盾,他只能忍著楚焉的撞擊,趴在枕上細聲啜泣。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