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可能連自己的都難以溫飽的世界,結婚率與生育率逐漸下滑,比起將時間與金錢花在建築家庭上,更多人選擇單身。孤單這一詞在社會裡已不陌生,而它也不再是人類所畏懼的東西。披著孤單皮衣的人多著是,可這並不代表生活就此索然無味,人們依然有其他享樂的方法,除了喝酒約炮的人,以養寵物替代養孩子的大有人在,即使聽上去不怎麼讓人喜歡,可這樣的生活卻也成了新一代的標誌。

寧可單身也不願將自己的自由與靈魂全然奉獻給一人,奉獻已成了人們最懼怕的一詞。而他大概也屬上述所說的這類人。

至今他仍無法想像與一個人共度餘生,大概是「四分之一的人生危機」壓得他喘不過氣,還不起的助學貸款、繳不起房祖、買不起的房、買不起的車,對於一位正值二十五歲的青年來說,處處都是挑戰,到哪都是困境,誰還有心情去考量成家的問題。工作是否還能穩定也尚屬未知,這也難怪草食系的男子越來越多,大家沒法將眼光放遠,活在當下大概是他們唯一能做的事情。

不過在這樣的經濟環境下生存,他縱然孤身一人,可卻不孤單。尤其在遇上那隻小白貓以後。

這隻小白貓是他下班後在回家的路上撿到的,他本以為這隻小貓是黑色的,誰知帶去獸醫院經過一番的清洗與照料後,隔天再去領貓時,他才發現原來自己撿到的是一隻白花花的小貓。

出生日期雖不詳,但從牙零來看,這隻貓大概有三個月大了。

「他是小公貓哦,有想給它取什麼名字嗎?」獸醫問道。

他還真沒仔細想過這個問題,可當下卻有了靈感,他看著桌上的小貓病歷表,變也順手寫了『昌明』。有興盛發達的意思,他希望自己撿來的這隻貓能是招財貓呀!不過他又看著名字想了一會,便又拿筆相最後的『明』劃掉,以『珉』替換。這麼一來小公貓就有與他相同的字在名字裡頭了。

「叫昌珉嗎?」

「是的。」他說。

「那生日呢?」

「就跟我同一天吧。」一隻貓還想過什麼生日?反正日後都要跟他一起過了,他慶生昌珉才可以慶生。

於是他花了不少錢在昌珉的疫苗上,據說晶片可以在做結紮手術時一併植入才不會太痛,他也就沒執意要將昌珉植晶片,不過卻買了一只小狗牌替代,就掛在昌珉的脖子上,上頭有他的名字與電話。

「這樣就可以囉!等他六個月大後再帶來結紮就行了。」獸醫說道。

他點點頭,又順道在醫院內買了一個運輸籠與幼貓飼料,便將昌珉給抓進籠子裡帶回家。

他住的地方並不大,不過也夠單身一族的人住了。一個只有六坪大小的套房,好在他的東西也不多,也空出一個小位置放置貓砂與昌珉的飯碗,設置完昌珉的飲食區與廁所區後,他便將一直都很安靜的昌珉從運輸籠裡抓了出來。

「嘿,小傢伙。」他開心地看著昌珉,摸著毛還沒長齊的昌珉,愛不釋手。

「你叫昌珉喔!昌珉!」就像跟嬰兒說話一樣,他怎麼也捨不得放開昌珉,就在將小貓抱在懷中好一陣子。

昌珉也異常的乖巧,除了偶爾喵幾聲外,倒也就讓他抱著,任由他順毛。未料昌珉就這麼在他的手中睡著了,他心頭甜得要死,還拿了手機照了幾張相。後來他也玩夠了,就將昌珉給放至自己的單人床上,讓小貓好好地睡。

其實他不該擅自養貓,尤其這麼小的小貓,他並沒有時間能好好陪在昌珉的身邊。明天他依舊得準時上班,一古腦兒就收養昌珉的他,還真不知道自己該如何是好。但他卻想為昌珉冒風險,他決定就將昌珉帶至公司,直到昌珉六個月大結紮以後再讓昌珉自己去外面闖。

於是隔天,他打包了些貓沙也帶上一個小臉盆還有飼料,帶上昌珉便騎車去上班了。來至公司他是率先將主管報告自己的情況,主管卻是意外地答應他的想法,還說公司早已有意開放寵物與主人一起工作,說是如此一來,能減少公司內的高壓氛圍,還能提升員工的精神與工作效率。

阿狗阿貓總能調節人類的生活,這點他也相當肯定,因為就在他遇上昌珉以後,他臉上便多了比以往還溫暖的笑容。

就這麼,昌珉成為公司的第一隻招財貓,尤其天生又全白的他,在公司內相當得寵。他們任著昌珉四處走,只是昌珉一向走不遠,就只在距離他方圓兩公尺內打轉,好似在熟悉地形。

他還特別帶昌珉去看貓砂盆在何處,就怕昌珉不知道自己該前去哪上廁所。

「珉豪阿,這隻是你養的喔?」女同事笑問道。

他抬頭看著這位前輩,也笑道:「是的,前天撿到的。」

「他叫什麼名字啊?」

「昌珉。」

之後公司的人便記住了這隻小白貓的名字,昌珉沒多久後也成了公司內的小皇帝,收服了許多貓奴,但任誰都知道,最得昌珉寵愛的貓奴,當然是每天替他把屎把尿的崔珉豪了。

每當昌珉玩累了想睡時,自己就會回至崔珉豪身邊,然而跳上他的腿上,找了好位置就趴在他的大腿上睡。眾人是欣羨不已,而這也成了他心底的一絲小驕傲。

他偶爾會趁著昌珉熟睡時順著那身白毛,昌珉沒被他吵醒,仍是熟睡,有時也會發出貓咪專屬的呼嚕嚕聲。他實在很想將昌珉給揉入懷裡,但瞧見昌珉睡的那樣可愛,他又是不捨得出爪騷擾。

帶來公司的好處就是可以陪伴昌珉一起長大,不過壞處就是,就算他不想打擾需要睡眠的昌珉,其他工作疲憊的同事也硬會抓起昌珉好好在懷中捏一把。他有時想制止,卻又不想起爭執,只能讓昌珉任人把玩。每天回家他都會抱著昌珉道歉,也不知道昌珉懂或不懂,反正他就像做錯事的奴隸請求昌珉的原諒。

昌珉好似不怎麼在乎,也不見他不爽過,貌似只要有東西能吃,他並不怎麼在乎人類如何對待他。

但做主人的他可就不同了,當心上長了塊肉時,有時可能會比自己想像的還要在乎許多。

就如他現在一樣,竟會有些吃昌珉的醋,尤其瞧見昌珉在別人腿上睡著時,會特想教育昌珉,自己才是他的頭號貓奴!

「你這個吃裡扒外的傢伙!」他抓著昌珉在床上滾來滾去,就當懲罰這隻沒有原則的小傢伙,「我才是你的主人啦!」

『喵。』

「你知道喔?」

『喵。』

「你知道就好啦,原諒你啦!」

他重重地在昌珉臉上親了一口,覺得不夠,便連續親了五次,才放過這隻小皇帝。








不會很長,等昌珉長大『報恩』後就會結束此文XDDDD!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