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日子一天一天長大的昌珉,他發現昌珉這隻貓的個性有時相當不討喜,要不是昌珉是隻貓,他還真不曉得人若有那樣的個性該怎麼在這世界上活下去。叫也不聽,摸一下也不行,時常霸占自己的坐位,用筆電加班時又硬要坐在你的鍵盤上。不只這些,昌珉還會偷吃他買回來的便當!

他有時很想給昌珉來場斯巴達教育,但想想,昌珉畢竟是隻貓不是狗。他上網搜尋過,貓是很以自我為中心的動物,他們才不管主人說什麼,也不怎麼考慮別人的感受。愛來就來,不愛他們也落的輕鬆!只是昌珉有時也是很可愛的,會主動向他討摸,但摸爽了就把你踢一邊,不再理你。

果然,他撿到這隻貓不是來報恩,壓根是來向他討債的!

他很想用自己的雙手將昌珉揉的一團亂,可現在昌珉越長越大,會反抗了,偶時還會輕咬他。他也沒管,總是將昌珉抱進懷裡,給予愛的抱抱作為懲罰,有時不僅如此,他還會送上奪命連環吻,非將昌珉吻的用貓拳阻擋他的嘴才行。

他總會在昌珉的肉球賭著他的嘴時笑出來,然而緩緩眨著眼,與昌珉對看。

「認輸吧!你贏不了我的!」他難得得意地說。

昌珉也不知懂或不懂,貓眼一會看左一會看右,似乎想從他的懷裡掙扎。

「你休想逃啦!抱沒兩分鐘,今天至少讓我抱五分鐘!」他緊緊摟著昌珉說道。

昌珉雖比以往大,但也才五個多月而已,還差一個月就必須帶回獸醫院結紮了。

他輕輕抓著昌珉的下巴,沒一下又摸著昌珉的鼻子,就見昌珉舒服的閉上眼,當他停下動作後,昌珉便又是張開眼看著他,好似要他別停一樣。

「昌珉啊……你的眼睛,好像變不同顏色了。」他突然發現地說。

所有幼貓出生時都會是藍眼睛,長大後就會各自變了色,這是很正常的現象。不過昌珉卻只變了一隻眼,那眼成了葉綠色,另一隻眼便維持原本了寶藍色。有些特別,但在人的眼裡不管怎麼變,貓還是貓,可愛的要他命!

昌珉是從他的懷中掙脫,跳上他的床便自行理毛起來。

其實他特別討厭昌珉的這種動作,好似被自己摸到很髒一樣,非得在他面前立即清理身體才可以!

「你最討厭啦!」他發牢騷地說。

昌珉沒有理他,他也沒再理昌珉,一人就在書桌邊看影集,另一隻貓就在他床上整理毛髮。沒多久,他是心血來潮,關掉了影集換看愛情動作片,看以前他還往身後的床看去,確定昌珉已捲起身體準備睡時,他才安心帶上耳機,一人欣賞。

月黑風高的夜裡,他有點想好好安慰自己。

他並不屬喜愛約炮的類型,縱然大學時期交過女友,但他這人特守本分,所以至今為止都還是處男一枚。

就當他忍不住朝自己已有反應的小傢伙摸上去時,他仍不放心地朝身後看去,沒想到本應該睡覺的昌珉卻是優雅地在他的床上趴坐,看著他的一舉一動。

雖然昌珉不過是隻貓,但他依舊感到羞恥。自從有了昌珉以後,每回打手槍他都會閃躲昌珉的目光,若昌珉剛好熟睡他也就不刻意進廁所了,只是不幸地,每次當他已有感覺時,昌珉也都會像現在一樣,在一旁面無表情地看著他,好似就想看他怎麼繼續。

身為主人的他才不想帶壞小朋友,他是關起電腦視窗,耐著下身的不適,就進廁所裡解決。然而早已不敷使用的廁所門,無法上鎖,他就留著一點細縫,未料昌珉沒有乖乖待在床上,竟是前去推開他的廁所門,然而坐上地板,看著他安慰自己的模樣。

他舒服的閉上眼去,根本沒發現昌珉早已在一旁當觀眾,當他好不容易解放以後,瞧見昌珉坐在那,也不知為何,一股罪惡與羞澀感是油然而生,他不由分說地便拿起蓮蓬頭,開水就把昌珉給嚇走了。

「睡覺不睡,幹麻偷看我!」他碎碎念地說。

昌珉是待在門外,舔著自己的肉掌,一切又像是沒了事一樣,回至床上趴著休息。

就這麼,他倆形影不離,直至第六個月以後,他告訴昌珉自己晚上必須帶他回獸醫院去做結紮手術,也不知昌珉是否真的懂其中的意義,當天加完班的他才正想抓昌珉回運輸籠而已,卻發現昌珉已不見蹤影。

他翻遍了整間公司,不論是大角落還是小角落,他找了又找,始終沒看見的昌珉的蹤影。他的心急死了,可當他明白昌珉大概是從公司的窗子逃走以後,他也心寒了。

貓果然都是很自我的動物,縱然他們相處不久,但好歹也有了三個月的情分吧?怎麼說走就走?想當初自己還在昌珉身上花掉不少錢呢,三四千總有吧!昌珉居然就這麼走掉了……!

他失望地坐在地板上好一會,說服自己昌珉是真不會回來以後,他便也離開公司,一人騎車回家了。

看來以後還是別亂撿小動物,就算撿了也讓醫院替他們找新的家,他再也不想養這麼一個小東西來虐自己。

尤其是貓!

結果當晚他竟然在棉被底下默默落著淚,就算昌珉再怎麼賤,他對那小賤貨也是特別有感情的。果然他也是傳說中的貓奴,就不知昌珉跑哪去了,是不是有吃飽,是不是安全,在他腦中這些問題盡是反覆打轉。

「昌珉……。」

這聲輕喚,他忽然發現自己的小陽台竟然有所動靜。他愣了幾許,在棉被底下偷偷鑽出頭來,看著被窗簾擋住視線的陽台。

匡噹!

他的紗窗被移了開來,他嚇得立馬從床上彈了起來,就見那人動手拉開窗簾,與坐在床上的他相看。

燈光其實不明亮,但那人的模樣卻因太過於特殊,所以使他看得一清二楚。

一宗白花花的短髮,一對白色的眉毛與眼睫毛,再加上一雙不同色的眼眸,還有一對白耳以及在身後甩來甩去的長長尾巴……這還算是人嗎?

「你……」

他往那人身下看去,赤裸的身體並不打緊,可他卻無法從那人的重要部位移去眼光,那裡、那裡的毛……也是白色的!?

「你是誰……?」他顫著聲音問,可心底卻好似有了解答。

昌珉嗎?

「昌珉。」那人道。






這並不是什麼生活文...就是昌珉盡情欺負珉豪的文.......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