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焉隨轎前來雋王府,人還未入內就已能感受喜氣飄揚。下人抬著他所準備的賀禮尾隨他走進雋王府,他一路走進庭內,率先前來祝賀了九王爺一番。九王爺一見他,自是開心地收了賀禮,摟著他將他帶入座。

府內一切看起來很正常,他也沒過問九王爺為何這回會納一位女人入門,對他人的私事,他一向不親自打聽。且這不過是一門喜事,他不認為自己需要太多九王爺的秘密。

在此,他也不忘順道交際其他權貴,好來打發多餘的時間。

就見時辰已到,眾人於座站起,新進的王妃便是挽著九王爺的臂膀,走過紅毯大道。沒一個字的時間,議論紛紛四起。

這位王妃顯然長得差強人意,若硬要相比,也許九王爺先前娶的男色還比眼前這位好看上百倍。楚焉並無給予任何評論,他只覺得眼前的女孩有些特別,但那種特別並不惹人喜愛,反倒是令人敬畏。

可惜當下的言論是大過喜宴,楚焉雖不怎麼在乎,但他亦不喜歡如此。即使他壞事做許多,但給人難堪這般項目,從沒被紀錄於他的竹簡裡頭。比起殺人,也許言語的傷害更令人傷痛,所以他向來不對誰使用言語暴力。

就見王爺與王妃各自入坐,所有貴賓便也在冗長的敬詞結束以後,把酒狂歡。楚焉時不時就望著九王爺身旁的王妃,估計那歲數可能與九九一樣大,很年輕,就是一張沒見過世面的臉蛋。只是這張臉蛋卻沒九九的清純,眼神也比九九多了股狠勁,總之,這女孩好似在眾人面前潛藏了什麼。

楚焉喝著酒,想起今晚九九能與自己睡一起,他又是好心情地多喝幾杯。

只見前去祝賀王妃的時刻已到,他也端起酒杯來,魚貫而行地前來至王妃面前。

「在下承天堡堡主,楚焉。」他畢恭畢敬地又說:「在此祝賀王爺與王妃,龍騰鳳翔。」

九王爺與他交情好,又多倒了許多杯酒予他下肚,但眼前的王妃卻僅是盯著楚焉瞧良久,就連一旁的九王爺也發現不對,玩笑地朝楚焉說:「璋夕不會被你迷惑吧?」

尹璋夕聞言,僅是輕聲道:「閉嘴,回位。」

未料九王爺竟是照做,絲毫不差。

「你就是承天堡堡主?」尹璋夕問道。

楚焉有些意外這語氣,再來是九王爺的態度。賓客如此被對待,九王爺不僅沒吭一聲,甚至於一旁正襟危坐,這怎麼看都不像以往的九王爺。

「是。」他答道。

尹璋夕是突然站了起身,抬起頭來打量著他,笑道:「久仰大名,據說承天堡專門製藥,濟世不少。」

楚焉笑了笑,聽得出尹璋夕是在諷刺他,可他也無所謂地道:「王妃過獎。」

尹璋夕僅是輕笑,卻問:「可有心上人?」

楚焉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為何眼前的王妃會突然尋問這種問題?就當他思考該如何回答時,王妃便又道:「如實地回答我。」

這回王妃的聲音是加重了一些,讓本不想正面回答的他,卻變得想回答王妃的問題。但他很清楚,他並不想回答,他壓根就不想告訴任何人自己心底的秘密。在他心中突然產生一股矛盾的拉鋸戰,為何自己會想聽從王妃的話?為什麼他連順從自己意願的力氣也沒有?

「有。」他最後如實答,額頭卻也冒出了不少汗。

「很愛她嗎?」

「是。」

「那今晚回去以後,將她的心臟挖出來給我。」尹璋夕笑著說,又問:「九九可在你手裡?」

楚焉就如任王妃擺布,也誠實地道:「是。」

「明日午時之前帶他來見我,我想與他敘敘舊。」

「是。」

談話結束,楚焉似乎就像什麼也沒發生似地回至座位,可在他腦裡,卻銘記一件事情,那就是挖出心上人的心臟,帶九九前來見尹璋夕。

「方才所聽見的事情就當沒發生過,知道嗎?」尹璋夕覆上九王爺的大掌輕聲說,就見九王爺唯命是從,點頭道:「是。」

「開心點。」尹璋夕又道。

九王爺便笑得燦爛,完全不將方才王妃與楚焉的對話放在眼裡。

喜宴結束後,楚焉是回至承天堡內來,一路上他的精神有些恍惚,胸口上的蠱毒也像是排斥著什麼,讓他相當痛苦。腦中有道聲音是斷續地提醒自己,挖出心上人的心臟,將九九帶回雋王府。可這道指令對他來說卻是相當矛盾,他該如何在挖出九九的心臟後,又帶九九回雋王府找王妃敘舊?

在他走進淵玄樓內後,瞧見已睡在他床上的人兒,他竟是伸過手去,捉起少年的後腦勺的頭髮,另一手便準備徒手將少年的心臟挖出。九九是在睡夢中嚇醒,第一眼看見楚焉那相當痛苦的神情,他便發覺事情不對勁。

「不……!」楚焉嘴中碎唸,捉著他頭髮的大掌也時而小力時而大力,像是對抗著什麼一樣。

九九是反抗著他,雙手便捉住楚焉定格在半空中的手,嘴中慌亂地道:「你中毒了!」

中毒?中什麼毒?

楚焉的腦子已無法思考,就在此時,他的蠱蟲被迫覺醒,好似想抗衡腦中的那股潛意識,雙眼瞬間變得血紅,捉住少年頭髮的手也鬆了開來,九九見狀便趕緊跳下床去,看著抱頭扭曲身子的楚焉瞧。

九九嗅著楚焉身上的味道,除了以往那道毒藥味以外,這回楚焉還多了另一道不同的毒味。雖那道毒不比蠱蟲來的毒,可也勉強算得上劇毒,楚焉究竟是為何會染上那樣的毒?

他沒有時間想,身後剛好撞上櫃子的他,也機靈地找著匕首,打算放血解楚焉身上的毒。

未料楚焉聽見他搜櫃的聲響,竟是迅雷不及掩耳地捉住他拿著匕首的手,垂著頭看著少年喘氣道:「我必須挖出你的心臟……不……不行!」

九九雖被這樣的楚焉給嚇著了,但他卻沒放棄掙扎,還踹了楚焉一腳,狠道:「你身上有毒!我必須解!」

楚焉卻捉著他的手不讓他放血,甚至奪過他手中的匕首,便想直接朝他的胸口上刺去。不過楚焉胸口上的肥蟲不斷灌毒,像是想驅逐控制著他思緒的毒,讓他在最緊要關頭停下手來。但蠱蟲的毒只能轉換他的意識,並未能使他平靜,他現下想要的已不是九九的心,而是九九的血。

於是他手中的匕首是換了方向,便朝九九的腹上刺了進去。

黑血流出,滿手黑血的他又覺得不足夠,便抽出了匕首,又再刺了一刀。

九九雙手是緊緊捉著楚焉的衣領,肚上的疼痛讓他扯開了楚焉的衣裳,他視線模糊地看著眼前那三隻肥蟲,嘴上便嘔了一口黑血,盡是吐在楚焉的胸口上。

只見那三隻肥蟲有如被重新餵養一樣,黑色的肥蟲漸轉血紅,不停地灌毒入楚焉的心臟。只是這回結果不同了,楚焉是漸漸冷靜下來,臉上的黑血脈也退去,就連那鮮紅的雙眼也變得祥和,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的結果。

腦中想挖出九九心臟的思緒沒了,想將九九帶回雋王府的責任感也蕩然無存,就連那嗜血的欲望也煙消雲散。

懷中感覺到的,只有捉著他胸襟的少年,那漸漸失了力氣的雙手。










九七的能力是參考美國影集《JESSICA JONES》。
寫到這裡,感謝支持我的自創小說的讀者,因為本人實在很喜歡超級英雄系列的故事,所以心血來潮,就想說若那些異能者發生在東方古代會怎樣,於是就有了這篇文。
我不曉得我能不能成功完結它,但我會盡力,許多各位看過的超級英雄題材可能也會發生在這裡,所以劇情相似絕非偶然。
總之,感謝閱讀唷!希望大家喜歡:"))

至於影衛為什麼沒出來救九九……那是因為一般楚焉若想晚上辦事時,他會讓影衛下崗,避免他們看見他的肥蟲跟九九裸體,所以……可以體諒啦:"P
也許還有許多不合邏輯的地方,如果太誇張,請不吝指教///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