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日過去,九九並未再見楚焉,也未被楚焉喚去找碴,以往的曖昧調情霎是在堡內不見蹤影,就如堡中的傳聞一樣,堡主從藥王谷抱回來的那個少年,已在預料之中地『失寵』了。

這些事情九九自是沒少聽說,他雖生性不愛打聽,可小牛沒一刻不擾他,一有空閒就是纏著他問為何他與堡主的關係會有如此劇變。先前不是還好好的嗎?不是說房門不修了嗎?怎麼一夕之間全變了個樣?

九九老被小牛吵著,吵久了也生煩,乾脆將那夜堡主被王妃所控的事情告訴了小牛,連帶王妃就是九七這件事情他也一並放送。至於楚焉為何會防著他,九九自己也不知道,不過目前他並無心追究,他只想趕緊想個辦法來守住承天堡。

藥王谷的慘案歷歷在目,不用刻意想像也得以曉得九七等人出手的狠勁,況且想起九七那一副絕對要復仇的模樣,若九七真攻了過來,結果是顯而易見。死的人也許不會只有楚焉,可能連承天堡內的大大小小都會慘遭毒手,也許連他與小牛也難逃此劫。

他將自己心中的事情一口氣全說了出來,小牛自是聽的發楞。原來『失寵』根本不是事,見著九九一版正經地說著九七的計畫,小牛自己理當聽得頭皮發麻,看來他一直以來都誤會了九九與楚焉,這兩人可能自始至終都沒有感情,臉上的苦衷也自然不是來自『失寵』的傳聞。

但小牛總覺得哪兒怪怪的,仍是不死心地問:「既然你已與九七相見歡了,為何你最後選擇回承天堡?」

這是個好問題,不過九九卻是笑而不語。一個十五歲的少年被這麼多事情砸身,也真是受夠了,面對舊情誼對新戀情的仇恨,九九沒那麼大的能力去解決這些問題,惟有不說,才能換得一絲清靜。

反正對他而言,承不承認這段感情也不會是關鍵,在他於雋王府選擇回承天堡時,九七大概對他心存芥蒂了。

「你還是對堡主有情吧?」小牛用肩輕輕撞了一下他說。

他笑了笑,只道:「你倒是幫我想想怎麼守住九七的攻勢吧,他們三人可都是用毒高手。」

小牛揉了揉鼻子,想了一會便道:「那還不簡單,拿你的血煉藥丸啊,若有什麼動靜,就吃藥丸,肯定能防身又解毒的。」

小牛還是頭一次幫了大忙,這還真是不錯的方法!

不過這件事情他想先與楚焉報告,好讓日後的實驗有個照應。但就在他於堡內尋找到楚焉的人影時,未料楚焉正在私人花園內與妻妾玩些不堪入目的遊戲。

他站在不遠處瞧著楚焉胸口處敞開的衣裳,他這時才真正地明白,楚焉中毒期間只找他歡愛不只因為血的緣故,還有那見不得人的噁心肥蟲。瞧現在得楚焉玩得可高興了,胸膛不少雙手探著,想必已是多年未嚐此滋味了。

小牛在一旁圈著他的手臂,似乎想將他帶離此地,可他卻一動也不動,就盯著楚焉瞧,看不出有何情緒。

此時有人朝他們前來,這人九九見過,便是他曾相救過的紫軒。

「好久不見,九九公子。」

紫軒算是妻妾當中穿著最為正常的,相較之下,紫軒似乎對於討好堡主並不是那麼熱衷。

九九看著眼前與自己年紀相當的女孩,不免是靦腆起來,也有禮地道:「見過紫軒姑娘。」

紫軒前來招呼他不算有其他目的,僅是前來再次感謝他的救命之恩,又順手送了自己親手做的甜點。九九明白這份本該應為楚焉所有,不過大概是姑娘沒機會送人,所以才淪落到他這來的。但這也無妨,對於從未收過女孩禮物的他而言,他感謝萬分。

未料這些互動全是入了楚焉的眼,即使自己身邊圍繞不少花蝴蝶,他的眼終是離不開站在拱門邊上的少年。還以為少年會上前找他並且數落他一翻,不料少年不僅沒這麼做,甚至相當淡定地接受了自家小妾的禮物。

楚焉心中不是滋味,可也無任何動作,僅是對來訪的少年視而不見。

九九領了紫軒的甜點,沒幾會便與小牛離開花園,打算擇日再與楚焉報備藥丸一事。只是,每回當九九想找堡主時,不知楚焉是否刻意,房外總有人可搞親密,房內似乎也相當繁忙。且近期又從傳聞裡聽見,楚焉時常在晚間欽點一位美男子前去服侍,大夥都在猜那人是誰,但楚文郎的口風也算緊,壓根問不出一個所以然。

藥丸一事便一直拖延,最後九九再也忍不住,夜間睡不著之際便自行前往淵玄樓,不料途中卻是被暗中出現得卯一給擋了下來。

「九九公子欲去何處?」卯一檔住少年的去路,只見少年無所畏懼,「找堡主。」

「此時堡主不便見人。」

「我不會耽擱太久。」

「堡主有令,入夜他誰也不見。」卯一堅持道。

九九不管,他不明白楚焉究竟忙些什麼,他只曉得,若兩人一直將九七的事情無限拖延,最後受害的不只是他兩而已。

「我今日就要見到他。」少年也不肯讓步地說。

卯一不願對他動手,僅用身子擋住少年的路,「但堡主有令--」

「這什麼味道?」九九突然插話問道。

卯一是愣了一會,一臉無措地看著九九。若這味道沒聞錯的話,是毒藥味,而這味,便是從淵玄樓內傳出來的。他才正想揣測為何淵玄樓內有毒藥味時,竟是聽見楚焉痛苦的呻吟,他霎時睜大了眼,二話不說是推開了卯一朝淵玄樓內跑去。

難道九七已出手了?不對,若是出手卯一做什麼擋著他?

待他踹開門跑進樓內時,就見楚焉被鏈在鐵鍊上,就如當初蠱毒發作時一般,雙眼轉紅,殺氣衝天。可在楚焉身邊卻是一位無懼色的美男子,手中端著湯藥,反而驚訝地看著少年。

「你在做什麼!?」九九竟是推開了美男子,無所畏懼地直奔楚焉面前,幾乎是嚇壞了美男,「別過去呀!他現在可是入魔狀態!」

但九九不聽勸,甚至在周圍想找些銳利的東西,只見楚焉嘴中直喘,九九急了,直接將美男手中的碗打破,手中剩下的碎碗便直接朝自己的手腕上割去。

美男嚇傻了,就見九九扶著楚焉猛灌血,楚焉雙眼血色退去,九九更是大膽地替楚焉鬆綁,然而將楚焉給扛上了床。

美男倒是站得老遠,沒解釋什麼,只道:「你可別誤會呀,我是照堡主的話做得,有什麼是明天再說,我先告辭了!」

看來那人是怕沒了桎梏的楚焉會發狂胡亂殺人,但令人猜不透的是,他走了,來了的少年卻留下了。

九九瞧楚焉是平靜了下來,也趕緊擰了濕布,替楚焉擦去臉上的汗以及嘴邊的血。

只見楚焉是緩緩睜開眼,九九擰著布沒瞧見,楚焉卻是自己扶著身坐了起來一把將少年給抱進懷內。

九九在這無預警的舉動裡,打翻了染有血水的臉盆,人就這麼被甩了上床,還被方才他所施救的人給壓制住。什麼都來不及問,男人便是一口吻上,少年掙扎,手中的濕布是抵著男人被推開的小嘴,可惜男人更勝一籌,乾脆將少年的雙手壓往頭上去,又是一口深吻。

「你瘋了!」九九一個狠勁,直接推開了眼前這不懂報恩的壞傢伙,氣急敗壞地說。

楚焉雖已退去了入魔狀態,可那雙眼卻是一會紅一會褐,好似體內的毒並未完全散去。但這種狀態九九清楚得很,楚焉已不是真瘋,而是在裝瘋賣傻。

「你才瘋了。」楚焉輕聲道。

九九蹙了眉,沒聽懂這話,楚焉又是欺上他。

「放開我……楚焉!」

埋身於少年腿間的男人霎時抬起頭來,壞笑道:「今後就喊我名字吧。」








下回來寫個H?好久沒寫H文XDDD
哈哈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