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三點他醒過來一次。

習慣淺眠的他,就在崔珉豪起床之際,他的雙眼也跟著睜了開來,眼皮間是留了點隙縫,偷偷看著在一旁摺棉被的崔珉豪。崔珉豪看上去似乎也是睡眼惺忪,不過仍是躡手躡腳地將棉被摺好,然而跨過他的身軀,接著靠著邊上走出了臥房。

他翻了過身去,看著崔珉豪離去的背影,直至門被輕巧帶上,他便也繼續入睡。

早上七點,崔珉正也懶散從地舖上坐了起來,看了一旁的他,冷不防地踹了一腳,便道:「要不要去菜市場逛逛啊?」

本來打算反踹崔珉正一腳的他,聽到這話竟也爬了起身,輕聲道:「可以啊。」

崔珉正是隨意的丟了棉被,咚咚咚地便走出房外,而他則沒那麼隨便,同是將棉被折成豆腐狀,連帶崔珉正的也一起收拾,他才緩緩地走出房來。

「你哥不去嗎?」他問。

崔珉正刷著牙,含糊地說:「等他睡飽就會去。」

「他一般睡到幾點?」

「快中午。」

「那時候菜市場都結束了吧。」

崔珉正漱了口,抹去嘴上的水珠道:「所以他通常都只是去幫忙收拾而已。」

果然是特別有個性的人,這也難怪崔珉恩在校內會如此被人瘋傳,一個高冷屌的傢伙。

他倆也沒管崔珉恩,同是騎上一台機車,嗡嗡嗡地來至觀光雜誌常報導的順天菜市場。昨日他們拜訪的黃昏市場,有別於順天菜市場這種裝潢,相較之下較屬傳統,也比較髒亂一點。果然被觀光局盯上的模範菜市場裡邊的設計就是不同,除了乾淨以外,每個攤位盡是以木條做區隔,一塊一塊的區域看起來也舒服,甚至外頭還有貼心的示意圖,以便觀光客所用。

他示意圖都還沒看個完全,就被崔珉正拉了進去。

他們率先經過菜販區,接著走過魚、肉販區,最後才是他一直以來最為盼望的熟食區。

隨著崔珉正的腳步,他心情雀躍地來至崔珉豪所租的攤位。崔珉豪一見他們來到,是在百忙之中騰出一隻手來朝他們揮舞,心情似乎也很不錯。

「哥,你們這麼早起!」崔珉豪手中忙著將熟食裝盒,一邊低頭又是抬頭地說著。

「你以為我想,沒辦法,我們家有觀光客。」

母親像是早已準備不少東西一樣,見到他倆一來,也拿了兩只飯盒遞給了崔珉正,笑說:「這些拿去吃吧!當早餐。」

「吃這個太營養了啦,媽。」

但在一旁的他卻不介意,居然默默地伸過手想接收崔珉正的那份,還被站在販內的崔珉豪給看見了。

「你幹嘛,這是我的!」崔珉正發現那魔爪,趕緊護好自己的那份,沒有要妥協的意思。

「你不是不吃嗎?」難得說話的他也發話了,崔珉豪竟是笑了起來,還相當阿莎力地包了隻雞腿給他,笑道:「這也給你吧,早餐吃飽比較重要。」

他本是猶豫,可在崔珉豪的笑容底下,他像是被灌了迷湯似地,伸過手就將崔珉豪給他的雞腿也一併接收了。崔珉正明顯是懶得說他不要臉,倆人則是拎著便當在不遠處的觀光休息區吃這豐盛的早點,還順道打屁了一會。

「你有這種弟弟真好。」他吃著崔珉豪的手藝,竟是忍不住地又說了一次。

還以為崔珉正又要虧他,未料崔珉正不僅沒這麼做,反倒是一臉正經地啃著飯盒,低聲說:「我跟珉恩欠他的,這輩子大概是還不了的。」

他有些意外,難得崔珉正也有如此真性情的時刻。雖然他早明白崔珉正的脾性,但要讓崔珉正如此低聲下氣地說出心理話,也許只有崔珉豪才能夠辦到。

「等到我弟去你家準備擺攤的東西,你就知道為什麼我跟珉恩總覺得自己虧欠他了。」崔珉正說完,臉便埋在飯盒裡,看不清是什麼情緒。

然而對他來說,也許他難以體會崔珉正的感受,但他絕對可以理解為什麼崔珉正會有如此強大的虧欠感。

「不要這麼想,你如果覺得自己虧欠你弟,那就把你弟弟交給我。」他一點也無安慰的意思,反倒露出本性地壞笑提出一點也無關如何彌補虧欠的辦法。

「憑什麼要交給你!」

「我來給他幸福。」

「噁心!」

「我的輩分說起來也是他哥。」

「要我把他交給你,你想都別想!明眼人都知道你只是要他替你煮飯而已!」

崔珉正毫不留情地說出他的企圖,但他並未反駁,僅是露出一抹深沉的笑容,看上去就像個熟練的人販。

他倆也在飽餐一頓後,又回至攤販幫忙賣熟食。不知是否又多了一個帥哥的原因,他們今日的生意特別好,都還未至正中午,崔珉豪準備的熟食便已賣完,剛好接上崔珉恩前來收拾的時間。

看著今天這樣的成果,沈昌珉也不知為何,心情也特別好,似乎覺得崔珉豪的付出能有所收穫,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情。

如同昨天一般,崔珉豪是開著貨車載母親先回家休息,而他與崔珉正則是懶懶地前去停車場牽車,以為今天就能有一個圓滿的落幕,未料崔珉正卻突然帶給他一個噩耗。

「是說我忘記告訴你,這次的園遊會是男女變裝的主題耶,每個班級都要推派一個上台參加選美,我們班選你上去啦。」

他在原地楞了幾秒,臉上相當無言地問:「什麼時候選的啊?」

「你不在的時候,哈!」

「搞什麼啊!」

「搞你啊,白癡。」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