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知在少年篤定的語氣及眼神之下,男人又情不自禁地要了少年一次,這回不討還好,不料討了第五回之後,九九是幾乎睡死在床,連下人多次走進淵玄樓內打理,九九渾然未覺,就連楚焉替他的身子裹上棉被時,他也毅然決然地待在夢鄉裡。

可惜今日楚焉沒法賴在床上陪著九九,他早早起身梳妝打理,便於隔壁書房等著另一個人。這人不是誰,而是昨夜落荒而逃的美男子。

男子一進門似乎有些訝異,好奇地走進書房,兩眼一見楚焉就沒放過,直至男子拉了椅子坐至楚焉面前,才笑出聲來道:「你居然沒事?」

「你說呢?」

「所以昨晚那個不起眼的小子的血真有解毒的能力啊?」

「你說呢?」

男子挑了挑眉,似是玩味地說:「你把他給我,讓我來研究。」

「溫子然。」楚焉低聲喊。

「怎麼?」

「他是我的。」

溫子然的眼神好似明白了什麼事情,卻刻意說:「這裡所有的東西都是你的,我只是借一下而已。」

楚焉闔上手中的營運帳款,也刻意地說:「我說了,他是我的。」

溫子然是笑了出來,明顯臉上是寫著不信,但更多的卻是嘲諷。他與楚焉已是舊識,不論是幹些好事還壞事,總有他沾上邊,難道他還不了解楚焉的脾性嗎?他明白少年的能力令人驚豔,可要讓他相信楚焉會因這點特點就對少年許下山盟海誓,他打死也不會相信。

少年長得如此平凡,除了能力以外也無特別之處,怎麼可能讓屬於視覺動物的楚焉甘願被套牢?

對他來說,楚焉在情感上的誓言簡直是一文不值,生意上的承諾倒還一諾千金。反正他此次前來的目的也不是來關心楚焉的感情規劃,他僅想知道楚焉對於藥人們的復仇有何打算。

「言歸正傳,昨天的藥看起來似乎能讓你入魔,不過你確定這樣能抵擋王妃的毒嗎?」溫子然嚴肅地問。

楚焉的態度卻與溫子然相去,又是拿起賭場的營運帳款看著,輕聲道:「不曉得。」

與九七交過手也僅有一次,那次救了他也差點害死九九的東西就是胸口上的蠱蟲。即使當時自己身上的毒並不能抵九七的毒控,但卻能證明蠱蟲的毒的確與九七所施的毒具有相斥性。

這是他唯一能自保的方法,對手與一般江湖人士不同,以往就算仇家眾多他也不擔憂,在武林之中他也榜上有名,再強的對手也不過與他勢均力敵。但這回要面對的不是一般人,也可以說根本不是人。

溫子然看著楚焉那張面無表情的臉,雖不露任何神色,可他卻明白楚焉的焦慮。

「今晚要再試試嗎?」溫子然問。

楚焉對此亦有考慮,溫子然醫術一向高明,就連調配出的蠱毒也與以往發作時相同,他必須承受極大的痛苦才有辦法克制住自己。雖說蠱蟲伴隨他多年,可那種痛苦不論經歷過多少次,想起來仍是令人發顫。好不容易他的蠱蟲因為九九而剝落了,現在卻又因藥人的復仇而得拿自己做活體實驗,不免覺得有些諷刺,難不成這就是所謂的報應?

溫子然沒打擾楚焉的思緒,僅是站起身來問也沒問,逕自走入臥房裡頭。楚焉見狀亦無阻止,只道:「小聲點。」

溫子然壞笑一聲,來自九九面前,看著九九背著他的身影,那背脊是乾淨的一點愛痕也沒有,溫子然又佩服自己一翻,終究不信楚焉是真愛眼前這乳臭未乾的小子。如果真喜歡到不能自已,照理說身體上必然會留下不少痕跡。

看來這小子也不過是楚焉發洩的工具而已。

當他這麼想時,九九是沒意識地翻過身去,左手便搭在棉被外頭,繼續沉睡。

溫子然在一旁看的許久,他似乎發現有那麼一點不對勁。少年昨天闖進淵玄樓內,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割腕,怎麼左手腕上一點痕跡也沒有?

他本想拿起九九的手來瞧,但礙於就坐在隔壁房的楚焉,生怕自己若吵醒少年後果會不堪設想。他只能躡手躡腳地再往前一點,蹲下身來好好地看著九九的手腕。

真的一點傷痕也沒有?

赫然發現少年的不單純,他是立馬回至書房來,看著楚焉問:「你床上的人究竟還有什麼能力?」

楚焉抬眼,沒有隱瞞,「他能自癒。」

「怪不得他腕上沒傷,身體也沒痕跡。」

楚焉眼神犀利,語氣也不甚高興地說:「你看得真仔細。」

溫子然苦笑兩聲,看來楚焉對少年的感情似乎來真的了,他也收起吊兒啷噹的心,嚴肅說道:「待他起床後,我再來拜訪。」

楚焉沒有說好或不好,就讓溫子然率先離去。

他依舊看著手中的賭場營運帳款,好似滿意近幾天的成果。本開這賭場要來引出九七等人,未料九七手腳比他想得快,早已朝貴族勢力下手。但那也不如何,若自己的命終究該死在九七的手裡,他至少還有這些財產能留給九九獨享。

他走至房間裡來,九九熟睡依舊。他看著九九,想起昨天的事,不曉得昨天為何九九會想來找他?九九不可能會是因為他坐擁女人一事而來,他直覺便認為,九九前來的目的可能與九七的事情有關。

難不成是來告訴他,九九自己有辦法來解救他嗎?

楚焉想到這裡,心情莫名的好,湊近九九面前便是在人家臉上落下一吻。九九僅是蹙了眉頭一下,不久又安穩的睡去。

九九醒來已是過午時之後,他第一眼見到的人並不是楚焉,而是在一旁為他準備飯菜的小牛。

小牛一見到自家主子醒過來,一臉八卦的神情隨即露出,還曖昧地問:「九九你要先洗澡還是要先吃飯呀?」

九九疲憊地揉著眼,只問:「現在什麼時候了?」

「已經中午啦!」

九九是在床上愣了一會,好似真有在思考的樣子,便道:「先洗澡吧。」

昨晚楚焉實在太過火了,他到現在還能感覺到自己穴內的愛液一度快流淌出來的感覺。好在小牛沒將浴盆擺太遠,他趕忙下了床後就朝盆裡跨了進去,正想開洗而已,就見小牛嘻皮笑臉地湊了過來,蹲在浴桶外,趴在桶緣上,笑得相當曖昧。

「你昨天怎麼來堡主這裡啊?」小牛笑問。

九九倒沒不覺不好意思,就在小牛面前清洗自己的身體,包括私密處,稀疏平常地說:「我是想來告訴他,用我血煉藥丸的事情。」

但卻不知道剛好遇上楚焉也拿自己試驗。

他也一並將這些事情告訴了小牛,才知道昨晚遇上的美男子是楚焉的舊識,而且是一位相當厲害的藥師。這也難怪那位藥師能調出與蠱毒相同效果的藥來讓楚焉嘗試。看來要應付九七的攻勢也不是全然沒有希望,若能結合美男藥師所長,也許他真可以煉出一顆長效保命的藥丸。

才正想過問那位藥師的來歷而已,楚焉便入淵玄樓內打算用膳,小牛見狀,也不敢多徒留,屁巔巔地趕忙出門,將空間留給了楚焉。

九九也未面對從身後走來的楚焉,只管清理身子,隻字不語。

楚焉走過浴桶,瞧了一眼九九在私密處清理的小手,人便無恥地停下來欣賞。

「需不需要我幫你洗?」楚焉明知故問。

「不需要。」九九無情答道。

楚焉笑了笑坐上一旁的圓椅上準備吃飯,未料九九卻率先找了事情談。話題不出所料,便是與昨夜藥師有關的事情,楚焉也不疾不徐地將自己心中的計畫告訴九九,但九九聽完不禁沒誇讚,反而是罵他傻。楚焉的方式不能說不可行,只是即便應付的了九七,那八五與九零又該如何對付?

楚焉倒是不這麼想,武功高強的他自是能閃過八五與九零的攻勢,就算一個是雙手能腐蝕人,一個是變成氣體毒死人,只要閃過就沒有問題,但若要打敗這兩人,也必須在交戰時看見對方的死穴才行。

「不是這樣的,他們可不是一般人,不是說想閃就閃的過。」九九不禁露出擔心的神色,又說:「我昨天前來找你,就是想告訴你用我的血煉藥丸一事。」

楚焉挑了眉,九九又道:「承天堡內每人都必須備著,若九七出手傷害無辜,至少他們能有保命的措施。」

楚焉沒說話,似是在思考,看來九九的方法遠比他想的法子還要來的可行。只要能夠防毒,他還怕九七什麼呢?

「這方法可以。」楚焉輕聲道。

「不過比例的部分,需要再研究才可以。」九九說道。

九九從浴桶跨了出來,拿過掛在不遠處的浴巾,就將自己裹上。楚焉倒是在一旁優雅地吃著飯一邊欣賞,九九似乎也懶的彆扭,竟是背對著楚焉換上小牛替他所準備好的新衣,轉身便順手拿過桌上幾顆包子饅頭,率性地啃了起來。

「你的舊識還在嗎?」

「他在煉藥房裡等你。」

九九是快速地將中餐了事,人便奔出了淵玄樓。他率先找了小牛,倆人就直搗煉藥房裡去。

果然藥房內溫子然已等著他,小牛僅是簡單介紹一下,九九便直接切入正題。

「你能用我的血調製出長效防毒的藥丸嗎?」

溫子然覺得有趣,看著眼前的少年笑道:「我必須先知道你能解多強的毒吧。」

雖然這麼做也僅能是概估而已,但總比不曉得少年能解毒解到程度還要好。於是溫子然又重啟九九的噩夢,開始蒐集及調配強效毒藥,一一讓九九嘗試。九九本還害怕,可吞過十幾次之後,他卻是越吞越勇,有如毒死自己也在所不惜。

溫子然是看得有些傻眼,但又對於九九的解讀能力感到相當驚喜,甚至過問九九,除了毒藥能解,春藥能不能解?九九誠實地點頭,溫子然大概也明白為何楚焉會迷上這麼一個小夥子。

居然連調情也要自己親自上陣啊,楚焉應該很久沒遇到這樣的高手了。

溫子然在確定九九解毒的效果以後,便道:「我大概知道怎麼用你的血調配藥丸了。」

九七的毒估計與楚焉的蠱毒相當,且從試驗效果來看,九九甚至能解比九七還毒的毒藥,但另一位據說用毒腐蝕人的八五,他就無法保證九九的血若是內服,能否解這外毒。

溫子然也懶得多想,先將藥丸做起來,未來若是當面交手了,後續再來研究也不遲。

於是在替九九放血的同時,溫子然也八卦地問起少年與楚焉的事情。九九對於不想回答的事情總是含糊,大部分的問題皆是由小牛代替回答,真實性有多少姑且不論,溫子然仍然良心地向九九提了些建議。

「就我對楚焉的了解,估計他是不可能疼你一輩子,那人是相當好色,而且阿,不是美人他還看不上呢!」溫子然一邊收集九九血,一邊又說:「你應該見過他的後宮吧?能留下來的,姿色肯定是具備的。」

九九臉上沒什麼情緒,只見小牛替自家主子說道:「你少胡說了!堡主對九九是特別的!九九還是第一人在淵玄樓內過夜的呢!」

沒想到溫子然與小牛就這麼吵了起來,九九僅是嘆了口氣,雙眼看著門外,輕聲道:「這種事情就隨緣吧,以後的事,以後再說。」

「你難道不愛楚焉?」溫子然狐疑地問。

九九收回了自己剛放完血的手,看著傷口處慢慢癒合,「這很重要嗎?」

溫子然是假好心地回:「當然重要阿,我現在可是想讓你對這段感情有所警惕。」

九九蹙眉,不以為然,「咱現在該對九七有所警惕吧,至於其他事情,以後再說。」

溫子然突然又相信起楚焉對這段感情的嚴肅性,瞧九九這魄力,花心的楚焉縱然想拈花惹草,估計也難了吧……。







這篇分好幾天寫,可能有不順之處,請見諒阿~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