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這麼被崔珉豪操過了星期五,黃昏市場的擺攤結束以後,他回到家中只能像死了一樣地癱在沙發上。按道理來說,這都已是第五天了,身體應該也要習慣了,可他不僅不習慣,疲憊指數似乎還增加了。

他的長腿一伸,客廳的動線瞬間減少許多,但他沒管了,身體半躺半坐地靠著沙發,頭偏一邊,看向在廚房裡忙碌的崔珉豪,他心中莫名罪惡,可更想說的卻是『珉豪啊,你能夠休息一下嗎?』

近日崔珉豪的母親回娘家去了,崔珉恩這個假期可能不會回來,至於崔珉正嘛,為了賺錢大概也不會回來,這個家自然只剩下他與崔珉豪。他看著廚房內那巨大的身影,不知為何,他總錯覺,以為自己是工作回家累得半死的丈夫,而崔珉豪則是那位忙著煮飯給他的小媳婦。

這種生活感覺很好,可惜就是幻想的對象性別錯置。

從認識崔珉豪以後,縱使多半的接觸皆是透過通訊網路,他也不自覺地拉近了自己與崔珉豪的距離。不論是在網路抑或現實,崔珉豪就是這麼陽光,彷彿沒有休息的一天。

生活真是神奇,得以孕育出完全不相同的人,有如崔珉豪這麼積極向上的人,也有像他這種生來就是大爺命需要人款待的人。

如果說情人之間的個性能互補且相輔相成的最好,那麼他與崔珉豪不就正好符合這條常規嗎?

他發覺自己這陣子變得有些不尋常,自從自己扮女裝瞧見崔珉豪那情竇初開的神情,他好似也被種了情種,變得不像自己。以前談的戀愛從來不是自己主動追求,可這次,他卻有種想狩獵的慾望。

他雙眼無神瞧著在廚房裡忙的崔珉豪,怎麼自己就如此執著於眼前這人呢?崔珉豪可是男的啊。

看來未來什麼耽美小說要少看一點,他能接受別人的性傾向與自己不同,但要他接受自己被漸漸地掰歪,他怎麼就覺得自己噁心,況且若是讓崔珉豪知道自己腦中有考慮換性向的打算,別說乾哥乾弟了,他們估計連朋友也不用做了。

不知不覺,他就這麼在沙發上睡了過去,待崔珉豪準備好晚飯以後,他好似也睡了差不多三個小時。八點多鐘讓崔珉豪給挖了起來吃飯,吃完飯他便洗了個澡,洗澡完後又繼續睡。

身為一個寄人籬下的訪客,他的作為實在令人不齒。丟下碗筷也不收拾,便自己打了地舖先睡,好在崔珉豪似乎是做慣了這些工作,也不埋怨地將客廳收拾乾淨,洗完澡後也隨同進房準備睡覺。

在崔珉豪進來之後,沈昌珉早已裹著棉被睡死在地舖上。看來自己真是把沈昌珉操得不像人,他也不怪沈昌珉的體力差,只能說如此天壤之別的出身背景,沈昌珉會這麼累也是理所當然。

為了確保沈昌珉不再受困於畏寒,他是刻意將暖氣調高幾度,浪費一些電也覺無所謂。

晚間他倆都睡的香甜,尤其沈昌珉,甚至在夜裡發出了安詳地鼾聲,崔珉豪也一覺到凌晨三點半。

隔天的擺攤明明下午才開始,可崔珉豪的起床時間絲毫沒有因此而變卦。在寒冷的夜裡,他從凌晨間便開始準備早餐,這回他似乎想做些別的點心讓沈昌珉嘗試。

也不管廚房的室溫是多少,崔珉豪似乎也無打算開暖氣,僅留著臥室的暖氣讓沈昌珉取暖。

待沈昌珉醒過來之後,已是早上九點了。窗外灑進來的陽光,忽讓人覺得溫暖,他坐在地舖上好一會,鼻子才慢慢嗅到了從廚房裡傳來的香氣。不知道崔珉豪在做些什麼東,聞起來特別熟悉,也香氣瀰漫。

他將棉被折好,走出臥房前也不忘將暖氣關上,可他卻意外發現,暖氣上的溫度似乎被人給調高了。

他梳洗完後如往常一樣,前來廚房找崔珉豪。即便是廚房,這溫差與在臥房裡時差的實在很多,他精神不禁都抖擻幾下,固作鎮定地說:「你在這不冷啊?」

崔珉豪的大眼就盯著烤箱看,搖頭微笑道:「有在工作就不冷啦。」

說是這麼說,當崔珉豪將蘋果派從烤箱裡拿出來要端給他吃時,他是見著崔珉豪的手指有許多紅塊處。他理當接過了蘋果派,可大掌卻不禁的捉住了崔珉豪的手腕,仔細瞧著眼前的那纖長的手指。

「你這個是凍傷。」他輕聲說道。

崔珉豪任沈昌珉抓著自己,大眼也仔細地看著自己的手指笑道:「這沒什麼,我每年都這樣。」

只見崔珉豪是抽回自己的手來,也沒管沈昌珉的建議,僅道:「你快吃看看,我自己做的麥當勞蘋果派,看味道像不像。」

沈昌珉本來還想執著在氣溫的事情上,但見崔珉豪如此不在意,他也不好說什麼,便隨手拿起盤中熱騰騰的蘋果派,咬了一口。

真的很燙口,但吃起來這美味能說是比麥當勞的好吃,才沒幾口,他便解決了一塊。

「好吃嗎?」

「好吃。」

崔珉豪笑得很開心,就將他推至客廳裡來,開了暖氣便道:「我還做了奶酪耶,我端給你吃。」

他很喜歡自己被人像大爺一樣地款待,但不知為何,看崔珉豪對自己如此吝嗇,他心中並不怎麼好受。

崔珉豪可以為了他調高暖氣,自己卻是在冬天受凍,就算工作真能暖身好了,但那雙時常料理的手,必然是難以保養的周到,水龍頭隨隨便便開起來的水都冰的要死,就不曉得崔珉豪是如何熬過這一切。

「你也來吃吧。」他將蘋果派也端至崔珉豪面前,還強迫人家坐在自己身邊,說道:「趁熱吃。」

崔珉豪也當作休息了,兩個大男人就依偎一起,坐在特小的沙發上吃著點心。

他看著崔珉豪那凍得紅紅紫紫的手,不禁又唸了幾句:「這種天氣還是得開暖氣工作比較好。」

「應該是還可以的,不過媽媽在我會開。」

「你自己一個也要開。」沈昌珉沉重地說。

「目前還行吧。」崔珉豪傻笑道。

「不要逞強,你看看你的手被凍成這樣,就代表不行。」

崔珉豪看了看自己的手,似乎也明白了些嚴重性。沈昌珉甚至上網查凍傷的圖片讓他瞧瞧,似乎是想恐嚇他,要他好好重視這件事情。

「你的手如果凍成這樣能看嗎?」沈昌珉拿著手機質問著身邊之人。

崔珉豪看了一眼,也乖乖地搖頭道:「不能看。」

「所以如果你的手開始留下紅塊,就表示你要開暖氣了。」沈昌珉像個醫生一樣教訓著身邊吃著奶酪的人兒。

也不知道崔珉豪是否真的聽進去了,依舊聽話地點頭道:「好的。」

「不要敷衍我。」沈昌珉直言道。

崔珉豪咬著湯匙靦腆地笑著,最後也無法再吊兒啷噹下去,便是答應沈昌珉,「要不每天我都拍張我的手的照片給你檢查,好嗎?」

沈昌珉轉過頭看著人兒的那雙大眼裏頭的笑意,像是被什麼蠱惑著一樣,也無法分辨此話是真或是假,便是順著這類似玩笑的話,給了一個正經的回答。

「那就從我開學之後,每天一張。」他嚴肅地說。

「好哦。」

崔珉豪又躺回了沙發,兩人的長腿便擱在客廳那張小客桌,悠閒了一個早上。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