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偷偷摸摸這麼多次,怎麼這次就被朴有天給抓住了?

他眼角含著淚水,小手不斷地推著朴有天的大掌,但不知為何,他這點抗拒在朴有天眼裡就是種欲拒還迎,好似推得並不乾脆。

「舒服嗎?」朴有天咬著他的耳垂,低聲地問。

金俊秀捉著朴有天的手腕,還真差點天真地點了頭,告訴人家其實還挺舒服的。可再怎麼笨拙的他也不會在此時此刻出賣自己,他保持著一點理性,手肘更是硬撞了朴有天的腹部一下,企圖想從那人的懷中逃脫。

但他怎麼可能料的到,朴有天根本不是盧高人,而是戰鬥民族出生的雷克斯人。那一頂撞對朴有天來說就像是被按摩一樣,只令人更亢奮而已。

「啊……。」

朴有天力道時輕時重地磨著自家小主人的昂首,尤其那鈴口,金俊秀最受不了朴有天揉捏的方式,讓他一度快洩了出來。

「住、住手!」

朴有天笑了笑,停住了手問:「要出來了嗎?」

金俊秀喘著氣,悶著聲不說話,朴有天沒管他,便是將小主人的褲子直接褪下,甚至沒經過小主人的允許,就直接翻過身去,將小主人給床咚在身下。

金俊秀撇過含著淚水的鳳眼與身上之人相對,朴有天笑得溫暖,輕聲說道:「別怕,跟我做很舒服的。」

「不要。」

朴有天有些意外,都已經這樣了,還告訴他不要?即使如此,卻也不見金俊秀真動真格推開他,居然只是躺在他身下不與他四眼相對?他真猜不透金俊秀的心思,但不管如何,依他個人的狀態已不是說罷手就能罷手。

他彎下身來,循著小主人的翹唇,便是貼了上去。

金俊秀是愣了幾許,待回過神後伸手就想推身上的大奴隸,誰知朴有天就算親著他,也能料到他的動向,大掌立馬就捉住小主人的手,狠狠地朝床上壓去。

朴有天的霸道金俊秀是深深感受到了,只是這吻人的技術是太過於好,從來沒被這麼對待過的金俊秀,也情不自禁地陷入朴有天的溫柔裡。

想起以前只有自己的年代,在他拎著牛奶罐進城賣時,總會經過一些風花雪月的場所。那種地方的人都相當大擔,有時叫了妓女就直接在街上交歡了起來,也不管有誰在看。不過他印象最深刻的,大概是看見自己心目中的紅牌小姐挽著男人的手在街上接吻的畫面。

他曾經嚮往過那一吻,可自此之後,他便對於感情沒了期待。只是他怎麼也沒想過,自己的初吻竟會獻給自己存錢買來的奴隸。

朴有天幾乎是用技巧將他哄得無法反抗,除了熱吻外,另外那隻大掌也開始不規矩起來,又做起幾刻鐘前沒做完的事情。

「唔……!」

他的小傢伙又落入大奴隸手中,這回大奴隸讓他成功了釋放,可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卻是令他恐慌,就見朴有天抬起他一隻腿來,扳開的他的臀瓣,一指就沾著他剛釋放出的熱液滑了進去。

「你……你幹嘛啦!」

朴有天親吻著他的臉龐,笑道:「上你嘛。」

他的穴口滿是熱液,朴有天也不管他願不願意,又多了一根手指進入,金俊秀是疼的捶了他的胸膛,哭道:「很痛‥‥!」

「一下下就好了。」

不曉得為什麼,朴有天的行動是讓他覺得排斥,但說起話來的聲音卻又如此有說服力,又惹得他無法堅守自己的立場。

他蹙著眉頭,身體竟是相信了朴有天,漸漸將自己交給了身上之人,一點反抗也無。可不適感仍是持續,就連朴有天想進入之時,他依舊沒習慣後穴被人入侵的感覺。

「不行……。」

「等等就好了。」

「我很痛!」

「等下就不痛了。」

金俊秀竟哭了起來,朴有天是快快吻去小主人的眼淚,動作也隨著金俊秀的珠珠淚滴停了下來。本以為自己是處理得順利,也得以闖進去了,誰知道金俊秀的眼淚是喚醒了他絲絲理性,提醒自己,獸性始終還是得被受箝制。

「我知道了。」朴有天抹去他臉上的淚水,笑了笑,便將他棉被蓋上他的下身。

只見朴有天將脫落一半的褲子再次穿上,下了床,便走出木屋外去。

金俊秀拉著棉被,竟是委屈地大哭了起來。為什麼哭,他不曉得,心情就是複雜得很。

待朴有天回來時,金俊秀早已紅腫著眼睡了過去。

隔日金俊秀起床時已不見朴有天的人影,他撿起自己被丟在床下的褲子穿上,一臉茫然地走出木屋來。

屁股有些疼痛,只是他的心更慌,為什麼朴有天又不見了?

「有天?」

他在自己的小農場走了一圈又一圈,就是不見朴有天的蹤影。

「有天!」

他昨天不就是怕疼不給做而已,有必要又這麼離家出走嗎?而且,該生氣的人應該是他吧?朴有天根本沒有立場跟他耍這脾氣,屁股是他自己的,自己的屁股自己捍衛又有什麼錯呢?

可他還是不禁坐在草地上哭了起來,三百多花了,早知道就不要花這三百找罪受了。

「俊秀?」

哭到一半的金俊秀愣了一會,便轉過頭看去傳來聲音的方向。

「你怎麼又哭了?」

朴有天用衣服包著一堆水果,看見這些水果,他才知道朴有天又與昨天一樣,去覓食而已。

「我以為你因為昨天我不讓你做所以逃走了……。」

這話金俊秀是說得直白,聽得朴有天都有些汗顏,「想太多了,我知道你會疼,所以等下次吧。」

「沒有下次了啦!」

朴有天將掉出來水果撿了撿進衣服內,僅是笑笑,沒有說話。

金俊秀見著大奴隸沉默地站起,又趕忙地捉著朴有天的手肘道:「沒有啦……我開玩笑的,下次的話,我會帶你去妓院的。」

朴有天依舊沒說什麼,金俊秀便跟著大奴隸走進小廚房來,忙著收納今日的豐收。

金俊秀以為自己又說錯了話,明明他是主人,怎麼他必須求朴有天留下呢?即使發生這荒唐的身分錯置,金俊秀卻仍是不自覺,甚至巴著朴有天說道:「要不然……要不然如果你有需要的話,我幫你……?」

朴有天仍是笑著,也沒回應,就看金俊秀會情急到什麼程度,「我、我……我讓你進去一點點?」

看來金俊秀很是曉得他這個大奴隸要的是什麼,無非就是小主人本身。

只是朴有天沒將話講明,金俊秀也沒過腦為何朴有天會想要自己,其實主因很明顯,便是源於這些日子相處所累積下來的情愫。

小主人明不明白,大奴隸不知道,但大奴隸很清楚,自己早已愛上了眼前這小主人。雖然小主人的邏輯相當跳躍,可總體來說就是好心腸一副,對待他這個差點被趕盡殺絕而成為奴隸的人來說,小主人是他的希望。他不曾想過自己被奴販帶走後還能過上這樣的生活,雖不比以前豐富,但卻比以往踏實。

所以昨天金俊秀因疼痛而哭了起來,他怎麼也下不了手。

「有天……。」

朴有天看了他一眼,勾了勾手,就見金俊秀乖乖地湊過,他便是在那翹唇上烙下一吻。

「我不會離開你,無論如何。」

金俊秀後知後覺地紅了臉來,彷彿得了勢,又改了語氣道:「那快點做早飯給我吃!」

「好好。」

「要出農場一定要跟我說喔!」

「嗯。」

「不然下次帶上我啊。」

「你太吵,我不好打獵。」

「拜託嘛……。」

「……嗯。」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