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在離開會場之後還不忘回至美食區買了母親要的杏仁茶與油條,於是他倆又騎了二十來分的車程回家,這路上他們不如前去會場時那般安靜,也許是沈昌珉吃飽,也或許他們已過了慢熱的階段,把話匣子打開了。

 

他們聊著明天想做什麼,沈昌珉對於出去鬼混似乎沒什麼想法,可卻對崔珉豪明日要做的料理相當期待。三杯雞與燒酒雞算是日常料理,但沈昌珉光是用想像,就知道崔珉豪做出來的肯定不同於以往他所嚐到的味道。

 

「燒酒雞可以放多點燒酒嗎?」沈昌珉說問道。

 

崔珉豪騎著車,撇著頭朝他說:「我一般都只用酒去熬,不加水。」

 

「那就不加水吧!」沈昌珉期待地說。

 

其實崔珉豪大概不知道,沈昌珉除了是個吃貨以外,在校內也贏得了千杯不醉的名號。

 

沈昌珉雖是個不怎麼愛好交際的人,但自從認識了崔珉正以後,只要誰家有趴,他總會崔珉正抓去一起參加。他想崔珉豪可能不知道他與他家二哥有這樣的夜生活,而他也沒打算告訴崔珉豪,就怕崔珉豪會誤會他是一個愛跑趴的人。

 

他看著崔珉豪的後腦勺,腦中突然有些幻想,不知道崔珉豪去了趴踢會是什麼模樣,會是手舞足蹈,還是跟他一樣安靜地在一旁喝酒吃東西。

 

「你酒量好嗎?」他問。

 

崔珉豪看著前方,想了一會,「應該不怎麼樣吧,其實我不怎麼喝酒。」

 

「明天要不要來拚酒量?」

 

崔珉豪聽見這話,臉上便露出了一道燦笑,「什麼酒?」

 

「反正明天都要吃燒酒雞,就拚燒酒吧。」

 

「也可以,我星期日擺下午的攤子,可以睡晚點沒關係。」崔珉豪笑嘻嘻地,又問:「你酒量好嗎?」

 

沈昌珉沒有掩飾,直道:「應該比你好很多。」

 

崔珉豪僅是笑著沒說話,反正明天鹿死誰手,自然就見分曉了。

 

隔日沈昌珉依舊睡晚,母親也因為放假的緣故,想去隔壁的吳太太那泡茶聊天打麻將,還讓崔珉豪中餐與晚餐都不用準備,她自己會在吳太太家裡蹭飯。然而就在母親外出以後,崔珉豪便也自己一人來至菜市場買新鮮食材,幾個與他熟絡的攤販老闆瞧見他的光臨,幾乎是半買半相送,沒幾下子就將他今日所需的食材全部湊齊。

 

回至家中後,沈昌珉已是在廁所內梳洗了,崔珉豪一進家門便把客廳的暖氣打開來,走過廁所時便問:「吃早餐嗎?」

 

沈昌珉刮著鬍子,抬著下巴說:「吃啊。」

 

「鹹的甜的?」

 

「都好。」

 

看來他們彼此心情都很不錯,崔珉豪也花了點功夫將早餐給呈上,待沈昌珉梳洗完後出來見著客廳上的擺盤,眼神幾乎是為之一亮。

 

桌上的盤子雖不精美,可內容物卻相當吸引人,一道精緻的蔬菜歐姆雷以及簡易的奶油麵包,還有沾著黃色芥末的德國白腸,再配上一杯小杯的水果優格與熱紅茶,可說是有鹹又有甜,營養價值幾乎滿點。

 

他二話不說便拿了筷子直接開動,他已想不出有什麼美麗的詞彙能媲美崔珉豪的手藝,反正只要出自崔珉豪之手,對他而言就只有兩字,『好吃』。

 

崔珉豪不久也替自己準備了一份,一同坐上客廳的沙發,笑問:「好吃嗎?」

 

「嗯。」

 

「那個黃色芥末我還是網購的,是德國才有的甜芥末醬喔。」崔珉豪介紹道。

 

可沈昌珉卻只僅是吃著也沒回話,沒幾下子就把盤內的幸福時光消耗殆盡了。

 

「真好吃。」沈昌珉再次讚嘆。

 

崔珉豪臉上看起來很得意,也很滿足,幾乎是不懂遮羞地在沈昌珉面前表現出自己的雀躍。沈昌珉雖是擦著嘴,但眼神仍是不忘多看崔珉豪幾眼,只覺眼前這大眼男孩實在很犯規,不僅手藝好,人也長的好,重點是個性也與他家二哥有著天差地別的好。

 

中午的三杯雞也不用說了,自是好吃。

 

他今天陪同崔珉豪一起在廚房裡折騰了一天,雖然什麼忙也沒幫上,但看著崔珉豪在廚房內的身手,他內心不禁佩服,這臂力與腕力需要多大才有辦法一邊炒一邊拿著鍋子甩。

 

他好奇問著崔珉豪這身手如何得來,崔珉豪並沒解釋太多,只輕描淡寫地告訴他,以前練炒菜及甩鍋也一度練到雙手痠痛地舉不起來,況且他一向炒的量都很大,所以需要的臂力及腕力也必須比一般甩家庭鍋還要來的用力。

 

這也難怪崔珉豪雙手的肌肉線條相當明顯,手背盡是冒青筋。相對於他來說,自己還真是纖纖擢素手呢。

 

待晚間崔珉豪將燒酒雞給端上後,兩人便也不客氣地開動了。

 

燒酒雞的酒味濃厚,但由於烹飪之時許多酒精皆已蒸發,所以兩人將整鍋都吃完以後,也沒有任何醉意。

 

不過今日的拚酒仍要繼續,崔珉豪則是提議,拚酒前都先去把澡洗一洗,免得最後醉得不省人事,連澡都沒法洗。

 

他倆就這麼在洗完澡後,各自坐在客桌旁上,開始了拚酒大賽。

 

一開始兩人還有說有笑,你一杯我一杯地沒停地喝,甚至將一瓶燒酒給喝光了。不過就在進入第二瓶時,沈昌珉說起話來明顯有些醉意,但崔珉豪卻仍是清醒,繼續陪著沈昌珉一起喝。

 

最後勝負分明,沈昌珉很自覺地停了下來,桌上的酒杯沒再續行,便輕生道:「我應該到極限了。」

 

到了極限說起話來還可以這麼理智?

 

崔珉豪沒有逼迫他,僅是站起身來,也順道扶起了沈昌珉,便將人給帶入他們的臥房。沈昌珉似乎是真醉了,走起路來相當不穩,但問話卻還能應答,崔珉豪簡直是佩服。

 

「你先睡吧,我等等再睡。」

 

「嗯。」

 

可沈昌珉並沒有入睡,他只覺眼前的事物相當扭曲為一片,頭很暈,全身無力。不過有一點特好,就是崔珉豪朝他說話時的聲音特別好聽。

 

待崔珉豪又回來之後,也鋪了床墊躺了下來。他的眼神似是迷茫,可崔珉豪仍是發現他還醒著,便俏皮地側了身子轉過與沈昌珉四眼相對。

 

「你還沒睡啊?」

 

「嗯。」

 

「你真的醉了嗎?」

 

「嗯。」

 

崔珉豪笑了笑,未料這時沈昌珉卻挪動了身子,更往他的方向湊去。

 

「幹嘛?」崔珉豪微笑地問。

 

如此近的距離,沈昌珉滿身酒氣是朝崔珉豪撲了過去。

 

沈昌珉接受訊息的能力變得緩慢,『幹嘛』這兩字當他真正理解之後,他更是朝崔珉豪湊了過去。

 

「不要一直過來呀,我沒位置了。」崔珉豪依舊好脾氣地說。

 

沈昌珉卻是雙眼有些空洞,眨眼也相當緩慢,似乎思考了一會,結果卻是直接朝崔珉豪那翹唇貼了上去。

 

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崔珉豪的反射神經慢了幾秒,後腦杓才不自覺地撞上身後的白牆。

 

沈昌珉對於他的反應似乎沒給予任何情緒,而他也盯著沈昌珉的雙眼看了一會。沈昌珉的視線對上了他,舔了嘴道:「你真好看。」

 

崔珉豪沒有回話,只見沈昌珉閉上眼來,似乎是睡著了。

 

他的大眼在黑暗之中無措眨呀眨,最後眼神仍是座落於沈昌珉那張安逸的臉上。

 

若說『酒後吐真言』是屬實,那麼他該怎麼理解沈昌珉方才的舉動?

 

他就這樣,看著沈昌珉那張臉,久久沒有沒有入睡。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