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意外的休假來臨,崔珉豪就這麼臨時起意,隔天便告訴崔珉正他要去沈昌珉家裡住的消息。崔珉正似乎沒看出什麼端倪,只道既然離開學的日子也不遠了,他也就順道與崔珉豪一同北上,回至大學裡。

 

這一路的車程沈昌珉皆是裝得鎮定,一想到回家就能對崔珉豪露出真本性,他整條路上下半身便不怎麼穩定。奈何崔珉正就坐在崔珉豪的身邊,就算他只想牽牽崔珉豪的手心,也必須是小心翼翼。

 

他假裝沒事地將外套蓋上自己,本想藉由睡眠來度過這漫長的車程,誰知崔珉豪卻是比他膽大,未經他的同意便偷偷地伸過手來,竄進他的外套裡,然而牽了他的大掌來。

 

他的指間輕輕地摸著崔珉豪的所有指節,觸感有些粗糙,可他並不嫌棄,僅是在人兒耳邊上輕問:「你還有在擦護手霜嗎?」

 

崔珉豪笑著頭搖:「沒有,擦了不好做事。」

 

「至少睡前擦吧。」

 

「我老是忘記。」崔珉豪笑得可愛地說。

 

「上次買的那罐用完了嗎?」他又問。

 

「還剩很多,不用買給我了。」

 

沈昌珉握了握人兒的手心,不知不覺地,便是與人兒十指相扣。他偷偷瞄了一眼坐在最外頭的崔珉正,好似是睡著了,他也瞬間卸下了心防,忍不住地在崔珉豪的臉頰上小啄一口。

 

「喂……!」崔珉豪則是用另一手擋住了他的嘴唇,輕聲說:「我哥在旁邊啦。」

 

「他睡著了。」

 

「但不可以在這裡!」崔珉豪氣音地說。

 

可沈昌珉怎麼會聽話,仍是朝人兒訓斥他的小嘴啾了一下,崔珉豪瞬間閉了嘴,卻也伸回了手不與他搞小動作。

 

看來崔珉豪在感情上相對於他是來的拘謹,他能體諒崔珉豪的憂慮,可自己卻是控制不了。按理來說,當初他還擔心自己的性向有問題,他應當與崔珉豪一樣在乎別人的眼光。只是誰會曉得,當他確定並且正視自己的問題以後,他幾乎是變得不在乎別人如何看待。

 

同性戀又如何呢,至少他如願地追到了自己喜歡的人。

 

不過就算如此,他也得在這件事情上尊重崔珉豪的想法,所以他也沒有勉強崔珉豪必須在外頭與他親暱,但若是在自己的屋內,他就沒把握能將自己的獸性控制得好。

 

到了車站以後,他倆與崔珉正各分二路,他喜孜孜地來寄車處牽車,接著一路瘋狂地趕回家中。這路上崔珉豪還告訴他等等想煮些什麼料理,他幾乎全程敷衍了事,一到家裡來,崔珉豪東西都沒放好,便被他給拐進了自己的房間。

 

「不、不等晚上嗎?」崔珉豪推著身上之人,像隻失措地綿羊問道。

 

為什麼要等晚上?

 

沈昌珉露出一抹壞笑,欺身便將身下人兒吻得暈頭轉向,什麼時候自己身上的衣服被脫得精光,崔珉豪也不清楚了。當沈昌珉握上自己的脆弱時,他的身子是有些不安,可又當沈昌珉給予他陣陣的快感以後,他便是將自己的全部都交給了沈昌珉。

 

初次的經驗,沈昌珉就給他許多從未想過的體驗。他這輩子看得片子少,當沈昌珉對他做出更親密的交歡方式時,他害羞得要死,但也舒服的不能自已。

 

「嗯……!那裡……」

 

沈昌珉潤滑了他的穴口,兩指探入了他的體內按摩著傳說中的敏感點,他本只覺得屁股有異物相當難受,可沒想到當沈昌珉抓住了那個地方時,他的身體竟是不受控制地高潮了。

 

「啊……」

 

沈昌珉看著他的反應,欣喜若狂,便問道:「高潮了嗎?」

 

人兒沒有回應,僅是捉著床單,姣好的身體在床上拱了起來,細碎呻吟便從嘴中傳出,看著沈昌珉更是得意。

 

「身體高潮了但卻沒有射……看來傳說中的前列腺按摩會讓男人舒服是真的。」

 

崔珉豪根本聽不下他口中的研究,只見沈昌珉抬起了他一隻腿掛來肩上,他人都還沒跟上沈昌珉的下一步,身體便是容納了沈昌珉。

 

「珉豪,會疼嗎?」沈昌珉吻著他的胸前,輕聲地問著。

 

他的魂魄尚未從前波的高潮中回魂,露出的神色同是極其誘人,沈昌珉也不待人兒的允許,便是忍不住地在人兒的體內動了起來。

 

明白崔珉豪的敏感點在哪後,沈昌珉的每波攻勢皆朝那點上撞去,崔珉豪是緊抓著沈昌珉的肩膀,從初次的索討到最後的求饒,這些畫面盡是收進了沈昌珉眼底。

 

沒想到這名菜市場男神在床上風景竟會如此美麗,氤氳的大眼,有如女孩兒的輕聲嬌喘,不論何者,崔珉豪像是喚醒了他心底的野獸,止不住地霸佔過一次又一次。

 

「不、不要再動了……」

 

沈昌珉舔了人兒的嘴唇,沒有聽話,就見身下之人又是一陣的痙攣,他知道他家男神又高潮了。

 

「啊……。」

 

這回崔珉豪的昂首在沒有人的愛撫之下自己釋放了,那情色的畫面看得沈昌珉不禁又是一陣衝刺,崔珉豪的身子便又來了一波情潮,擋也擋不住。

 

「昌珉……!」

 

其實他不曉得崔珉豪被自己折騰了多久,可至少那證明了先前在網路上查的性愛分享,果然只要抓到對的地方,接受的一方便可連續高潮多次。只是,當他真正從這波慾海當中清醒時,他的人兒像是累壞一般,睡的特別不安穩。

 

他看著閉著眼但微皺眉頭的崔珉豪,心底不免生起一絲愧疚。

 

他輕輕地湊了過去,便又在人兒的翹唇上吻了幾口。

 

他同是陪著崔珉豪睡了一整個下午,醒來時崔珉豪仍是不醒人事,他隨意地穿上內褲,將房間內散落一地的衣服給收拾一翻後,便率先進浴室內清洗。今晚估計崔珉豪是不可能起來做飯了,他一樣自行外出準備晚餐,買了一大堆垃圾食物回至家中,才進屋裡,便聽見浴室有人洗澡的聲音。

 

他有些擔心崔珉豪的狀況,將晚餐放置客桌後,便來浴室門前敲了兩下,「珉豪,自己一個人可以嗎?」

 

崔珉豪愣了一會,也俏皮地說:「我不行的話,你幫我洗啊?」

 

沈昌珉聽見這話,順勢就開了廁所的門,笑道:「我來幫你洗。」

 

「我又沒說我不能自己洗!」

 

「幫一下又有什麼關係。」

 

於是幫著幫著,沈昌珉又差點對他下手,崔珉豪是驚訝,一把就將沈昌珉給推出了浴室,「中午的時候你已經射很多次了!你怎麼還沒開啟聖人模式!」

 

沈昌珉沒什麼不好意思,調戲地說道:「我對你是沒有CD時間的。」

 

崔珉豪紅了臉,便將浴室的門給鎖上。

 

「珉豪,讓我幫你吧。」

 

「不用啦。」

 

「不要害羞嘛。」

 

「你先去吃飯啦!」

 

沈昌珉在外頭笑了笑,最後是妥協地說:「那需要幫忙時再告訴我吧。」

 

崔珉豪聽著沈昌珉的腳步聲,確定沈昌珉走了,他才鬆了口氣。

 

唉,原來網路上寫的是真的,人若是沒交往過,不會知道嚮往中的那人,真實的樣子是什麼。

 

看來沈昌珉不僅乖乖牌的樣子是假的,就連性格也不如當初見著時那樣天使。

 

那麼沈昌珉究竟是什麼?

 

崔珉豪想了又想,輕嘆口氣,該不會是大淫魔吧?

 

 

 

 

本來應該是清新文的,莫名其妙變小黃文啦XD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