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他對於沈昌珉的理解還是有些欠缺,怎麼也沒想到,在吃完晚飯以後,沈昌珉又是欺上來他,狠狠地在床上要了他幾次,可他身體實在扛不住,便直接在沈昌珉中途休息時,睡暈了過去。

 

沈昌珉瞧他累壞的模樣,也不忍強行繼續,只能在他頸肩裡蹭個幾許,才真正地放過他。

 

崔珉豪這回睡得較晚,他緩緩睜開了大眼,全身無力,只能勉強撇過頭看向由窗簾隙縫所穿透而來的陽光。他想,現在應該已是早上,他很少睡醒時見著太陽,可這回沈昌珉能說是把他操的有史以來最累的一次,可以說是比擺攤生活要累上幾倍。

 

他打了個哈欠,揉揉大眼,側了過身便見睡得香甜的沈昌珉。

 

長得如此人模人樣,怎麼也沒想到談起戀愛會是這副模樣。不知道以前高中時的沈昌珉與校花交往時是否也如此瘋狂,他想也許是的,不然沈昌珉的床上功夫不可能這麼好。

 

想著想著,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昨天沈昌珉的攻勢雖是讓他無法負荷,但不可否認,大部分的時候都是舒服的,可見沈昌珉的技術不僅好,對他也是相當溫柔,就如同呵護著什麼一般。

 

不過為了防止沈昌珉又朝他伸來魔爪,他是躡手躡腳地下了床,趕忙撿起地上的內褲,一路夾著屁股前來浴室。

 

唉,不知道該不該跟沈昌珉說聲,下次能否別再射進體內了?光是清洗就必須花掉不少時間。

 

他一人坐在馬桶上清洗身體,待身子乾淨了,他擦乾身上的水珠,亦是順手擦了浴室內的鏡子。不擦還好,一擦才發現自己身上滿是沈昌珉的愛痕,他看得又不好意思起來,沈昌珉究竟對他有多少執念,光是身上這些痕跡已給了他一個答案。

 

他看著鏡子內的自己,回想起今年所發生的事情,莫名被告白自己又莫名地接受,還跟沈昌珉發生了關係,他怎麼也沒想過自己居然會在這麼年輕的時候就墜入愛河,而且還是跟一個男人。

 

他披著毛巾從浴室裡走出,不論如何回想,他也想不明白為何自己就這麼被沈昌珉把走了,不過也算了,至少沈昌珉對他不錯,也空空地等了他兩個月沒死心,這可能也代表著他們彼此真有點緣分吧。

 

他悄悄地回至房內,一樣撿起被丟在地上的衣服及短褲,套了下便又走出房來。他依然來到他一向最熟悉的廚房來,翻著沈昌珉漂亮的冰箱,確定了食材後,便逕自地做起早餐來。

 

沈昌珉是聞香而起,但這次他沒先去調戲他家人兒,僅是進浴室梳洗,待他洗完走出來以後,崔珉豪已做好了早餐等著他。

 

「你的食材有點少,我就隨便做做啦。」

 

他一看,是類似於早餐店的火腿吐司夾蛋,他也不怎麼嫌棄,拿上手來就一口吃進肚子,「真好吃。」

 

崔珉豪不以為然,開玩笑地說:「說真的還假的啊,我覺得這味道沒什麼特別。」

 

「反正只要你做的都好吃。」沈昌珉說。

 

崔珉豪聞言,臉上便又露出靦腆的笑顏。看來崔珉豪很吃他這套,但他說的也是事實,即便材料相當簡單,崔珉豪隨便調味一下,一道普通料理也會變得特別。

 

「身體還好嗎?」他問。

 

「還可以吧,只是屁股有點不舒服。」崔珉豪老實地說。

 

沈昌珉笑得深沉,大言不慚地說:「我今天還想來幾發呢。」崔珉豪給了他一個白眼,收了盤子也沒說話,便轉身走進廚房來。

 

沈昌珉以為崔珉豪真生氣了,也趕緊跟在身後哄道:「我開玩笑的。」

 

「你以前跟校花交往的時候是不是也這麼好色啊?」

 

沈昌珉聞言,真是哭笑不得,「以前高中我還跟父母住一起呢,怎麼可能那麼囂張。」

 

「如果沒住一起,你是不是老早就奉子成婚了啊?」

 

崔珉豪表情看起來自然,可這話聽在沈昌珉耳裡是赤裸裸地醋勁,他也不管崔珉豪是否願意,便是從後摟上人兒的小蠻腰,笑道:「以前是校花倒貼我的,我對她沒有太多的慾望。」

 

「你不喜歡她嗎?」

 

「也不是,但沒喜歡你的多吧。」沈昌珉想了一會,「也或許是當初不知道怎麼拒絕她的告白,所以就答應了。」

 

崔珉豪愣了一會沒說話,其實他明白沈昌珉那時的迷惘,就如他一樣,即便自己跟沈昌珉發生了這樣的關係,可他仍是不敢說自己特別喜歡沈昌珉。只是不可否認地,他有時確實覺得沈昌珉很帥、很帶感,尤其沈昌珉的女裝是讓他久久忘不了。

 

「你……不擔心我也是不知道怎麼拒絕才跟你交往的嗎?」

 

崔珉豪不敢看他,但他說出了自己的困擾,他不願意隱瞞沈昌珉什麼,也不希望沈昌珉受傷。

 

只見沈昌珉將他的腰圈緊,微笑道:「其實我也有感覺你還沒準備好,但我有把握讓你更喜歡我。」

 

「這麼有自信?」

 

「其實你如果真的對我一點感覺也沒有,昨天不可能讓我得逞。」

 

「你這樣說也沒錯啦,但我覺得……我好像不完全是同性戀,我第一次對你有感覺,還是你扮女裝的時候呢。」

 

沈昌珉有些意外懷裡的人兒這麼誠實,也笑道:「那我就扮女裝跟你做。」

 

「這樣很奇怪啦!」

 

沈昌珉笑笑,同樣親了他頸間,輕聲說:「慢慢來吧。」

 

就如現在一樣,崔珉豪覺得沈昌珉的舉動特別性感,而他自己也難以抵擋沈昌珉這般魅力,彷彿沈昌珉只要在他耳邊說上幾句,他便會出賣自己的靈魂,特別迷人。

 

「還有件事情……。」崔珉豪垂下了頭,緩緩轉過身來,低聲說:「下次可以不要……射進來嗎?」

 

沈昌珉挑了眉,沒答應他什麼,只道:「我考慮一下。」

 

「可不可以每次做都射一次就好了?」崔珉豪又說。

 

看著眼前這完全不懂害臊的男孩,沈昌珉二話不說地又堵上了人兒的小嘴。

 

不過就是談個戀愛,哪來這麼多規矩呢?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