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日子也過沒多久,便接下了許多工作。他至不同的地方打掃,然而領取工資,算一算這些工資都足夠他買菜,也不用再讓朴有天給自己資金了。

話說回來,頭一次接到的工作雇主就是血獵,讓他不免有了後遺症,每當去另一位雇主家,他都會按了門鈴後趕緊退三步之遠,以確安全。雖說朴有天曾向他說,如有人要用雇用他,叫他打通電話去公司,朴有天會不辭辛勞陪他去應徵以測安全,可金俊秀並沒這麼做,一來是太麻煩朴有天,二來呢……自己怎麼樣也是半個鬼,總不能這麼沒志氣要朴有天陪。

不過他也幸運,除了金在中以外,其他雇主都屬正常人,讓他安心許多。

然而今天的安排……金在中家。

看到簿上的行事曆,金俊秀莫名打了冷顫。也不能說金在中人不好,可自己內心似乎有些陰影,就算金在中的手藝再好,老替他準備補血食物,貌似也難以抹去初次見面的待遇。但最後他仍是戴了鴨舌帽,騎著摩托車去工作。

唉,日子一天天的過,老實說他的肚子又餓了。

他搖搖頭,認真的騎著車,別去想肚子餓的事情。

"叮咚叮咚"

金俊秀按了門鈴後,習慣性的退了三步,等著金在中來開門。過沒多久,門是被打了開來,但這次氣息突然讓金俊秀感到陌生。當門完全的打開後,金俊秀瞠大了鳳眼,對上了那比他高半顆頭的男人。

又是血獵!

金俊秀本想扛起摩托車就走,可在他想移動自己的腳步時,那男人說話了。

「金俊秀嗎?」男人的聲音沒朴有天低,但那身材比朴有天來的壯碩,臉蛋呢……好吧,比朴有天有霸氣一點。

「呃……對。」金俊秀小聲的回。

「進來吧,我聽在中說過了。」男人笑說。

看來他與金在中是好朋友。不過金俊秀又仔細的看著眼前之人,他背對的自己又往房裡走去,重點是那男人上半身沒穿衣服,感覺像是睡醒的樣子。

金俊秀摸摸鼻子,也不想管太多,也尾隨著男人進入了屋裡。這屋子有了金俊秀的整理擺設後,整體而言不能說不好,比較起來還是比第一次來的時後順眼許多。只不過那放置在客廳的鐵處女看起來還是挺嚇人的,怎麼看怎麼格格不入。

金俊秀去了陽台外拿了掃帚,進屋子裡時又看見的那男人。

男人在浴室裡刷著牙,當金俊秀走至浴室時,看他一眼,男人轉過頭笑說:「我是鄭允浩。」

金俊秀點點頭,「在中哥不在嗎?」

男人頭轉回,看著鏡子,「在啊,他還在睡。」

金俊秀也不疑有他,沒回話拿著掃帚就幹活去了。既然那叫鄭允浩的男人都聽金在中說過自己的事情,他打掃起來也不用太刻意,盡情的發揮想像力。當他掃完所有的地方後,只剩金在中的臥房時,他猶豫了一下,不曉得自己該不該進房裡。

這時後房裡卻傳出了讓他聽了很無言又臉紅心跳的對話。

「你……!昨晚還嫌不夠是嗎!」明顯是金在中的怒吼,而且似乎有人被踹下床的聲音。

「唉呀,我們多久才見一次面,有什麼關係。」這回話的應該是方才那個鄭允浩。

喔……原來他們倆的跟自己和朴有天的關係一樣啊。

「什麼叫多久見一次,你奶奶的……我們每天都見面,你算數有問題是不是!」

每天?金俊秀歪了頭想了一下。也許因為兩人職業的關係吧。

「在中寶貝……。」

「你滾……!嗯啊……。」

啊,在中哥被攻陷了。

金俊秀紅了臉,最後還是決定不要敲門的好。

他很負責的又拿了拖把,開始工作起來。方才那倆人煽情的對話,讓他想到了自己與朴有天逼迫他喝血的事情。而最近又因為嗜血的時期到了,他想喝血,可每次想喝就會想到朴有天對自己做的那些事情。都色色的呢……害他不太敢告訴朴有天自己已經餓了的事實。但朴有天也不知怎地,就是能算準時間,然而時間一到就到床上逼他喝血。

其實朴有天跟那鄭允浩比起來,也不遜色啊。

他搖搖頭,又認真的工作。

他拖著地板,臥房裡時不時傳出金在中的咒罵又是叫聲,金俊秀最後決定為了認真工作,於是他看著那臥房的門一眼。臥房的門自動從木製素材變為鐵制,緊密的將上下與地板的細縫都填補起來,而他又開始自己的工作。地都拖完了,拿著拖把決定洗完換抹布擦拭家具時,走過了金在中的臥房,突然的,門上有了點聲響。

"叩叩"沉重的鐵門發出來的聲音。

金俊秀沒聽見裡邊的人說什麼,可感覺是有人要出來的樣子,於是他眨了一眼,門就變回了木製的。

果真,鄭允浩走了出來。他看見了金俊秀,還對他笑了一下,「謝謝你啊,剛剛在裡面吵到你是嗎?」

金俊秀紅了臉點點頭,似乎不想正面回答。

「果然是想像力啊,在中還跟我說他打不贏你呢。」鄭允浩又朝著他笑得更開心,讓金俊秀看的皺起眉頭來。

「在中哥是不殺我而已。」金俊秀回。

鄭允浩點著頭,沒馬上給回應,他緩緩走向客廳,似乎要外出一樣。他回過頭看著金俊秀,「你曉得吸血鬼已經開始向這裡掠食了嗎?」

金俊秀拿著拖把向他走近一點,「是嗎?」

「是的,我跟在中會來這就是因為收到這消息,只是死的人還不多。」

金俊秀沒說話,低頭似乎在想些什麼事情。

鄭允浩最後穿上鞋,開了門又說:「最近小心一點吧。」

他不曉得為何他要這麼說,又是為何他們能這麼篤定自己就不會助紂為虐?好歹自己也是吸血鬼一族,只是不是那麼純正而已。可能是因為鄭允浩也曉得自己跟朴有天這人類有一腿,所以才會這麼說。

當鄭允浩走出去時,他便拿著拖把去清洗,然而無神的看著那水沖流。如果真的事情像鄭允浩說的一樣,那麼他就得想辦法保護他身旁的人。雖然不曉得自己行不行,但至少……不,是絕對不希望朴有天被吸血鬼殺死。

他拿了抹布,又走過了金在中的臥房。看了一眼,最後決定推門進去,儘管房內是多麼都杯盤狼藉,他還是得進去一下。

他連敲門也沒,轉了喇叭鎖就開了門,「在中哥……。」

金在中身上蓋著棉被,該遮的都遮了,不該露的也沒露,但一看就知曉床上之人事一絲不掛的。

「哦!俊秀,不好意思啊,被你看到了。」金在中本是趴在枕頭上,見金俊秀叫他,他趕緊的轉過頭看著他。

金俊秀搖搖頭笑著說:「沒關係的。」他能體會。

「要掃這裡啦?」

「一方面是。」

「另一方面呢?」雖說金在中趴在床上,但腦子似乎沒因此變得遲鈍。

「呃……吸血鬼真的開始掠食這裡了?」金俊秀皺著眉問。

金在中姿勢也沒換,細聲的說:「是啊,鄭允浩跟你說的?」

「對。」

金在中也沉思了一會,又說:「其實我們希望你也加入我們,只是我曉得,要叫你殺同族,你或許會反對。」

金俊秀低下頭來,手頭握緊了抹布,「如果……如果他們要殺有天,我可能會殺了他們。」

這還是他生平說出這麼令人恐懼的話,雖說不論是殺鬼還是殺人,那感覺都不好,但若真的有危害自己覺得重要的東西,那麼就另當別論了。

金在中聽了這話,在床上笑了起來,「你跟你媽還真像呢,當初我要殺斯卡伯爵時,她毫不猶豫的就擋在前,愛果然會使人勇敢。」

縱使殺同族人,亦無所懼。

金俊秀沒回話,只是靜靜的看著地板。隨意的撇眼,隨意的想像,順便將金在中的臥房打掃一下。

「不勉強你加入的。」金在中換了姿勢躺著。

金俊秀看著他,「如果需要我還是會幫忙。」

怎麼說,大概是私人恩怨吧,小時後被欺負的分他也想欺負回來,要他既往不咎,他不是神。連神都會有所謂的天譴,自己做鬼的沒道理赦免。

金在中看著金俊秀,只是微笑沒再回話。於是他也沒與金在中對話,金在中就這麼在床上睡去,而他則是繼續的工作。

這次的工資他沒有拿,因為金在中睡去的關係,他決定連下次的份一起拿。

他騎著摩托車回家後,一進門就聽見了房裡的電話響了起來,估計是朴有天準時打回家看自己是不是回到家了。

「喂?」金俊秀接起電話回應。

「俊秀啊,今天會太累嗎?」

他想了一下,累倒是有一點,因為自己肚子開始餓了,沒什麼體力。

「還好。」他說。

疑?今天他家寶貝竟然會說還好。

「那你等我回去,我們去附近的店吃晚餐好了。」朴有天聲音溫柔的說。

「好啊。」他回。

只不過他現在吃什麼應該也沒效了……還真猶豫該不該向朴有天坦承他想喝血的事實。

還是不要好了……。

等到朴有天到家後,他載著金俊秀去附近的餐館吃飯。

金俊秀刻意盡量裝的有精神些,好不讓朴有天發現他的異樣。但怎麼裝還是有差,朴有天邊吃邊看著金俊秀動快的速度,他大概就曉得金俊秀是想喝血了,可他卻沒明講。

嘿嘿……晚上再來逼,他壞心的想。

倆人和平的吃完晚餐,朴有天排隊至櫃檯結帳之際,金俊秀跑到了外面透透氣。這家飯館的旁並沒有與鄰家店連結,交接處明顯有個陰暗的窄道,金俊秀走近往裡面看去,很黑,其實什麼也看不出。他望了好一會,越看越不對勁,怎麼感覺兩個交疊的人影?他又往那飯店看去,朴有天還在排隊,於是他視線又轉了回來。

這回他清楚看見了其中一人無力的倒下,而另一人朝自己的方向走過來。

等等……!

血腥味,這氣息……!

金俊秀雙眼自動的轉紅,一雙劍眉越靠越近,專注的看著來者。

「唉呀,這不是俊秀嗎?」那走來的男人說。

當店裡的燈光照上男人的臉時,金俊秀才看清那臉龐,原來是從小欺負他到大然後又把他踹進朴有天家的破痞子,布萊德。

金俊秀看著他沒有回話,只是怒瞪的看著他。

「別這麼看我,我還以為你餓死在這呢,結果沒有,反而變得更漂亮了。」布萊德舔了一下嘴邊的血說著。

布萊德見金俊秀沒回話,他又更往金俊秀的面前走近,仔細的看著金俊秀的臉頰。

金俊秀不躲也不閃的,鼻子聞著那不遠處的血腥味,他曉得肯定有人被布萊德殺死了,而現在……他又餓。

金俊秀不管布萊德,自己摀起了鼻子與嘴巴。

布萊德玩味的看著金俊秀的舉動,輕笑的說:「怎麼?你也會想喝血?」他伸出了手想觸碰金俊秀這白裡透紅的肌膚,然而再吸一口金俊秀的血。上回吸過後,總覺得甜美,自己還有些後悔把金俊秀從空中踹下呢。

當那鹹豬手要碰上時,朴有天也不知何時結完帳的,一出來就看見金俊秀無奈的摀著嘴鼻,而面前又有看起來飢渴的男人似乎要對金俊秀亂來,他一個跑向前,用力的推開了布萊德。

「你!俊秀都嫌你臭你還這麼近!」朴有天擋在金俊秀面前,不爽的又說:「還有!你那手是想幹嘛!小心我剁了你!」

布萊德對於方才被推開的舉止有些小驚訝,而他回過頭仔細的看著朴有天,臉上也笑了起來。原來他們是這種關係啊……。

「剁了我?你怎麼不看看你的處境?」布萊德眼睛由碧綠轉紅,露出了獠牙。

朴有天一看見雙眼睜大了起來,原來是吸血鬼!

但他沒有因此讓步,就死站在金俊秀面前,聲音明顯低沉了許多,「我說剁就剁,你他媽的做鬼就了不起。」他平穩的說著。

其實他不愛這樣,只不過比人類來的有特殊能力就在那嗆人,他真的很不喜歡。

布萊德被朴有天這麼一說,也被激怒了起來,便朝著朴有天他們衝了過來,一瞬間布萊德就不見蹤影,僅是眨一眼的時差,再次睜開眼布萊德就在朴有天面前,眼看那獠牙就一咬上自己的脖子,朴有天仍是處變不驚的拉住了身後金俊秀的手腕,本想拉著他一起跑走,可卻不及布萊德洶湧而來的攻擊。

當那獠牙要咬上朴有天的頸子時,突然的,朴有天的胸前伸出了一隻白皙的手臂,狠狠的捉住了布萊德脖子。

朴有天傻眼的看著自己的胸口,怎麼感覺這隻手臂很不陌生?

金俊秀那被朴有天抓緊的手腕,他沒掙脫,他另一手就這麼活生生的穿過朴有天的背,慣穿了胸膛,抓住了布萊德,可朴有天身子卻毫無疼痛。金俊秀的手緊緊抓著布萊德的下巴,然而穿透了朴有天的身子,換他站在朴有天的面前。朴有天不可思議的看著金俊秀的後腦勺……他就這樣穿過了自己!?

縱使如此,朴有天仍是沒將那緊握住金俊秀的手腕給放開,倆人只是換了位置,但那手仍是牽著。

「我要殺了你!」

金俊秀那鮮紅的瞳孔瞪著布萊德,他的指甲突然變得修長又尖銳,顏色似乎上了銀色色彩,不留情的就將五根手指的指甲刺穿布萊德的頸子。他抓著布萊德的頸子,然後緩緩的走近巷子裡,身後的朴有天也跟了上去。

「啊啊啊──!」布萊德淒厲的叫聲喚不回金俊秀的憐憫,更是讓金俊秀瘋狂的捏緊他的頸子。

他那噴出的血液沾滿在金俊秀的手臂上,而金俊秀指甲就像裝上銀刺一樣,讓布萊德的傷口無法回復。

金俊秀最後放開了布萊德,一手將他甩到地板上。他那紅眼在夜裡顯得駭人,他低頭看著布萊德痛苦的樣子,似乎也沒想幫忙的意思。

肚子好餓……。

血腥味濃的他都想舔一口自己手臂上的血。

這時朴有天看得出金俊秀的異狀,金俊秀看著那些血,雙眼漸漸的迷糊暈眩了起來。

「俊秀俊秀!」朴有天搖了他的肩膀,然而脫下了自己得西裝,「我們快回家。」

他將自己的西裝給金俊秀穿上,掩蓋住那都是血的手臂,拉著金俊秀趕緊往車子跑去。

「有天……我肚子餓了。」金俊秀坐上副駕駛,看上去相當的疲憊。

「忍忍,回去我餵你,不准舔手上的臭血!」朴有天還特別的強調。

於是他開著車,便快速的往家的方向開去。

這時,在那飯館的頂樓上站著一個吸血鬼,她看著朴有天的車子開走,又看著底下那苟延殘喘的布萊德,臉上笑了起來。

原來金俊秀還活著,而且藏了一個他看了就想占為己有的獵物。

她舔了那擦了口紅的紅唇,滿意的轉身離去。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