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將車子停進車庫內,趕緊的下車,一旁的金俊秀動作緩慢的關上車門,朴有天看不下去就牽著那沒沾血的手快步的往屋子裡去。

「俊秀,你去浴室等我,我等等來。」

他進了金俊秀的房間裡拿了運動褲與汗衫,又拿了浴巾便往浴室走去。金俊秀沒什麼力氣,身上衣服也沒脫,人就坐上馬桶,兩眼無神的看著牆壁。他一進浴室曉得金俊秀已經餓到無力了,將衣服放上鐵架上,爾後蹲了下身子,與金俊秀平視。

「你要不要先吸幾口?」他抓著金俊秀的肩膀問。

金俊秀連眨眼都覺得累,抬頭看著蹲在自己眼前的朴有天……又是望了望那頸子,「不要。」他搖頭輕聲的說。

朴有天也沒強迫,於是逕自的脫了金俊秀的衣服,將那些染血的衣褲全部脫光,丟進了衣籃裡,金俊秀只是乖巧且一絲不掛的坐在馬桶上。他放了熱水,在浴缸旁量著水溫,然而開了蓮蓬頭,開始幫坐在馬桶上的金俊秀洗身子。金俊秀連坐都坐不穩,他還一手抱著金俊秀,一手拿水沖洗著金俊秀的身體。那些沾上鮮血的手臂經過他沖刷後,便隨著水流了出去。

「俊秀,你就吸一口吧。」

他身上的衣服幾乎全濕了,蹲在金俊秀面前半抱著他,金俊秀只是疲憊的掛在他身上,嘴唇抵著朴有天的頸子,但卻不知在矜持什麼,遲遲就是不喝。見金俊秀都未回話,他也不比平常趁人之危,這回全程的替金俊秀洗澡。不管部位重不重要,他全身上下都洗遍了,金俊秀仍是不肯吸。

倆人就這樣什麼話也沒說,當他將蓮蓬頭掛回去後,轉身想拿浴巾,卻看見金俊秀坐在馬桶上紅瞳有些無奈的看著自己。

他停頓了一下,但也沒說話,拿了浴巾,然而蓋上坐在馬桶的金俊秀。霎時,他的身體像是被人推了一下一樣,身子往後的黏在浴室的牆壁上。力道不大也不小,可他的身子卻動不了。他看著眼前的金俊秀,雙眼透露著寂寞。金俊秀批著浴巾緩緩的站起來,走了一步的距離,歪著頭看著貼在牆壁上的他。

「你怎麼不逼我了……?」金俊秀帶有些哭腔的說。

朴有天瞠大了眼,他家寶貝竟然會要求被他逼啊!

「是不是因為……我殺人的關係?」金俊秀無助的皺起眉,可眼淚卻堅強的沒滴落。

他看著金俊秀那雙眸,明白金俊秀誤會了,誤會自己因為他殺了一隻吸血鬼而討厭他。

「俊秀,其實我也殺了很多吸血鬼。」他說。

他試圖的動了身體一下,發現可以自由的行使後,他的雙手摟住金俊秀那站不穩的身子,「你會討厭我嗎?」

金俊秀搖著頭,下巴靠上他的肩膀,「不會。」

「所以我也不會討厭你,不管你殺人還是殺鬼。」朴有天笑說。

會殺人只有兩種可能,一種就是逼不得已,一種便是殺爽快的。再怎麼衡量,金俊秀都不可能是後者,況且他曉得,當初那個不知名的吸血鬼會被金俊秀捏爆是因為自己有危險。說起來他也覺得愧疚,自己什麼也不會,也保護不了金俊秀。

「吸吧,不要讓自己餓了,我會生氣的。」朴有天摸著金俊秀濕漉的頭說。

金俊秀聽朴有天這麼說,於是張開了小嘴,便咬上朴有天的脖子。

還是朴有天的好喝……他閉上眼享受著這味道。身體感覺漸漸有了體力後,他舔著朴有天的頸子,傷口聽話的癒合。朴有天本想對金俊秀的身子多婆娑一會,可當那大掌要摸上前所未有的翹臀時,他的雙手像是被牆壁吸了回去一樣,又黏在牆上。

金俊秀吸完血後氣色明顯恢復許多,他玩味的看著黏在牆上的朴有天,俏皮的笑了起來。這回換朴有天不明白金俊秀為何要將自己黏在牆上,他只是看著金俊秀將身上的浴巾緩緩的脫下,然而擦著他身上每處被沾濕的地方,又不急不徐的脫了他身上的衣服。

「有天有殺過吸血鬼?」金俊秀突然的問。

疑?朴有天想了一下,其實方才說自己殺了很多吸血鬼只是謊言,不過確切來說,他真的殺過,而且是無可計量的數目。

「蚊子啊,我不知拿了電蚊拍電死了幾隻呢。」朴有天痞痞的說。

金俊秀聽了這話,不禁的失笑。而當他將朴有天的四角褲也一同脫下後,朴有天這時才有一點的危機意識。

「呃……俊秀,你不能……」話都還沒說完,朴有天一個眨眼的瞬間,他已經是躺在自己房間的床上,身上被金俊秀給壓著。

金俊秀情色的坐在他腰際上,屁股就壓著他羞人的部位,他嘗試的動了一下身體,發現可以自由活動後,雙手就摸上金俊秀的臀鋒,朝著他笑問:「你是不是想要?」

金俊秀沒有否認,只是紅著臉低頭對他靦腆的眨著紅瞳。其實不是想不想要的問題,是依照慣例來說,他嗜血的那天也會是與朴有天歡愛的日子。感覺就像是他們倆自訂的國定日期一樣,也像是種利益的交換。

金俊秀不敢正面的回答朴有天,他只是低下了身體,自動的吻了朴有天的嘴唇,然而坐在他腰上的臀部,時不時的蹭著朴有天,像是催促著要朴有天主動的意思一樣。他也義不容辭翻了床頭上的潤滑油,反壓金俊秀,於是兩人就這麼相互的糾纏起來。

「嗯哼……。」金俊秀的呻吟讓朴有天神經顫抖,他更是一邊伸指開拓,一邊吻著金俊秀的身子。

雖說什麼印記也留不下,可卻仍不失那天生的美味。

「俊秀不可以想像……交給我就好。」他這回嚴格的規定。

似乎不容許金俊秀在自己的遊戲規則裡犯規。這麼一說,金俊秀氤氳的紅瞳漸漸的變回咖啡,似乎同意了他的要求。今天所發生的事情,他還真以為因為朴有天看見自己爆走的樣子而不要他了。

這也是他第一次的體會,原來做愛這種事情可以這麼不單純。不是因單純想做而做。

其一所包含的,就是安心。

他該如何表達自己對朴有天的謝意?也許就是包容他每一下的撞擊,每一回的衝刺。

金俊秀悄悄的抱住在他身上肆虐的朴有天,靜靜的落下一滴眼淚。



「很神清氣爽喔,朴有天。」沈昌珉替自己泡了杯咖啡,走進了朴有天的辦公室調侃的說。

朴有天看了他一眼,「怎麼也不會幫我泡一杯?」

「你也沒幫我泡過幾次啊。」基於禮上往來的原則,沈昌珉自然是不會幫他泡。

朴有天笑了一下,然而將電腦的文件存檔,他躺上了椅子,伸了個懶腰說:「最近在外要小心一點,吸血鬼開始猖獗了。」他平凡的說著,感覺就是看得相當的開。

沈昌珉點點頭,「在金俊秀遇上血獵時,大概就可以猜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他所持的態度也與朴有天相當,兩人都看很開。

朴有天沒告訴沈昌珉昨天他遇上的事情,也許是沒什麼必要性,對他而言,最大的進步大概是金俊秀會對自己要求了。他嘴上幸福的笑了起來,很不小心的又閃到了沈昌珉。

「拜託你想俊秀的事情能不能別露出那淫穢的表情。」沈昌珉喝了一口濃醇咖啡不屑的說。朴有天一副就是很爽的表情,一覽無遺。

朴有天沒搭理,他起身伸了懶腰,低頭看著那些文件,可說出來的話卻與文件不相關,「怎麼你不是血獵?」

「我幹嘛要是血獵?而且血獵也不是人吧。」他看著他回。

「可是你可以感受到俊秀的不同啊。」朴有天抬頭說。

「你知不知到要當血獵首先要成為變種人?」沈昌珉問。

變種人……?他好像聽過金在中這麼說自己,可他倒是沒過問過是如何變成變種人的。

朴有天點著頭,也沒說什麼。反正他也不打算探究到底,自己跟金俊秀好好過活就好了。

「所以啦,我能感覺到是天生的,血獵是經過變種才感覺的到。」沈昌珉又說:「況且我覺得我當人就好,我並不想成為老不死。」

朴有天又抬起頭看了一眼沈昌珉,聽到『老不死』這三個字,他腦子算有些清醒起來。在某天他會死亡,而死去的時間一定也是比金俊秀來的早,那麼金俊秀該怎麼辦?他怎麼就沒想過跟金俊秀永遠的生活一起的問題?應該說他想過,只是排除了金俊秀是個吸血鬼的身分。

他又低下頭看著桌上滿滿的文件,輕輕的說:「可是我卻想老不死。」

沈昌珉看著他,喝了一口苦澀的黑咖啡,「愛情啊……怎麼想都不對。」

說完,他便走出朴有天的辦公室,關上了門。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