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月之後,小太監們被重新分配了職責,天生善於縫繡的他沒意外地被發落至尚服局,除了替皇室做衣服外,他也得協助管理庫藏。

 

可這分配也說不上細緻,他時常因為他局忙不過來而被派去支援,總地來說,他工作的內容就屬雜。但他生性不揀工作,也是任勞任怨,只想盡快將自己淨身的錢給還光才無牽掛。

 

至於那李朝露,據柳紅的小道消息,那人是如願成了太子身邊的恃者,果然靠靠關係還是有點用處,如此一來他也不必再發愁自己後腦杓似乎快被莫名視線盯出一個洞來。

 

柳紅的職務也不意外,被發落至御茶膳房,一向廚藝好的她,能做上自己喜歡的工作也屬幸運,更好的是,若有皇室沒吃完的膳食,柳紅偶時會偷偷帶出來給他,讓他品嚐品嚐。

 

雖這行為被抓到懲罰可大可小,但他們的這份友誼還是值得他們冒上這風險。

 

「戚雲!快過來!」柳紅神祕地從老地方的樹叢裡鑽了出來,一把就將他抓了進去,然而快速地從自己的袖子裡拿出皇室吃剩的糕點,「這我做的,剛好有剩,讓你嚐嚐!」

 

當他瞧見柳紅手心中的糕點,他並不魯莽,是小心翼翼地端進自己的手心,雙眼汪汪地看著柳紅的巧思,「這真是你做的?好像一朵小花呀!」

 

那樣子實在太美了就像一朵梅花在手心一般,這叫人如何捨得吃?

 

「嘿嘿,你可別放壞了,今天之內得吃完哦!」柳紅貼心地提醒道。

 

由於各自又有事情得繁忙,他是將那糕點用紙包上,放進自己的袖子內,便與柳紅別過。

 

他心中還有些來不及緩過神來,那糕點實在太美了,他另隻手甚至捨不得放開在袖內的甜點,好好地端著,深怕壞了柳紅的作品。可這時花園內突然竄出了另一道身影,迅雷不及掩耳,待他有些清醒時,早已被那人撞倒在地。

 

那人則是壓在他身上,額頭似乎也撞得不輕,但貌似是在躲著什麼,都未等他搞清楚狀況,就將他一同拉起,然而扯著他再次躲進了樹叢之內。好在樹叢高過正在躲避的兩人,他倆聽著緊湊的腳步聲,只見追兵喘著問:「三殿下呢?有看見人影嗎?」

 

另位宮女說道:「不見了,我剛剛明明瞧見殿下跑來這裡……怎麼每次都逃跑啦,這樣怎麼跟先生交代呀!」

 

正在樹叢內的倆人,他是抬眼看著跪坐在他眼前之人,那人很警惕地望著樹叢外的動向,但意外地,卻也溫柔的捧著他的後腦杓,讓他就像是被圈在懷中的小動物一樣。他這時才想起,方才自己被撞倒時,後腦杓瞬間著地,疼痛似乎也在他釐清剛才的意外後,才緩緩地劇烈起來。

 

待樹叢外的人離開後,他雙眼有些迷離,那頭是疼得他有些站不穩,可他仍不忘摸著自己的袖內的糕點,恍惚之際,才發現柳紅送給他的糕點不見了。

 

「啊!」他叫了一聲,忍痛地推開扶著他的人,左顧右盼一翻,本想詢問眼前之人是否有看見自己的糕點,但剛剛那些緊追在後的宮女好似……好似稱他為『三殿下』,再詳細端看一會這人的穿著,他便噎回自己的話,畢恭畢敬地說:「小的……走路未留意,讓三殿下跌倒了。」

 

為了不讓他人知曉柳紅偷帶御膳出來,他得小心應對才行。

 

「呃,是我不對,頭會疼嗎?」

 

這人的聲音好聽,他也覺得有些眼熟,似乎是幾個月前在涼亭歇息的人?

 

「不、不會。」他適當地保持了距離,即使非常疼他也必須說不疼,再如何這帳也不能找皇室的人算,這點道理他還是懂得。

 

可這三殿下似乎有些不放心,摸了摸自己的額頭,低聲說道:「我……替你去內醫院找醫官吧!」

 

他睜大了眼,推託地回:「殿下不必麻煩了,小的無事。」

 

「是、是嗎?」

 

「是的。」

 

只見這三殿下還想說些什麼,尚服局的人便找了上來,金尚宮有些氣急地說:「戚雲,我可找到你了,怎麼還在這瞎混,我這兒有你的工作!」

 

這聲怒吼連三殿下也不敢吭聲,直至金尚宮瞧見他後,才連忙地朝他問安,「三殿下,真是不好意思,教訓下人讓您瞧見了。」

 

「沒事的。」

 

看來這三殿下是相當沒有架子,但對於方才的意外,似乎還是相當在乎,便在金戚雲要離開前,特別地道:「麻煩金尚宮找位醫官看看他的傷勢,方才我撞了他,不小心讓他後腦杓著地。」

 

金尚宮接受了旨意,便帶著金戚雲離開。

 

而他則站在遠處,望著人兒的身影,也不知為何,心底卻不經意萌生了奇怪的想法,『那小太監……怎能那樣好看?』

 

他的耳根子些許泛紅,貌似對自己剛才魯莽的行為感到抱歉,可也對那小太監的面容讚嘆不已。

 

他摸了摸自己的額頭,轉身離去之際,剛好瞧見地上有一只用紙包著的不明物體,他彎腰撿起,打開來看是一道已經破碎的糕點。

 

莫非……是剛剛那人兒偷帶出來的?他喜歡吃這東西?

 

他挑了眉,決定去一趟御膳廚房,看看還有無類似的糕點,明日帶過去謝罪吧。

 

 

 

 

 

 

    文章標籤

    耽美小說 耽美文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