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尚宮雖對他的偷閒不耐,可也遵照了三殿下的指令,找了位醫官來替他看看傷勢。不看還好,一看不得了,他的後腦勺是腫了一個大包,看得金尚宮也替他捏一把冷汗。

 

「戚雲,你怎麼這般不小心,撞了一個大包來!」金尚宮雖平日不苟言笑,但對他的關照卻也不吝讓別人看見,就像母親一般的存在。

 

「我也不曉得,突然就被三殿下撞倒了。」他輕聲地又說:「您可別說出去呀!」。

 

金尚宮嘆了口氣,苦笑道:「這還用你提醒?」

 

醫官在一旁看了片刻,便道:「我替你放血較快好,今後照三餐喝化瘀湯,包紮處也記得換藥,一日三次,避免起藥疹。」

 

「是。」他乖巧地答。

 

金尚宮撫了撫他的腫包,眼裡有些擔心地問:「今日還能工作嗎?有件衣裳需要你裁縫,我不信任其他人的手藝,這件必須完美才行,那是皇后要穿在夏祭典上的,不能出錯。」

 

聽見這話,他自是明白這次任務重大,「我無事,等等再麻煩您帶我去瞧瞧那件衣裳。」

 

入宮以來,這位金尚宮便待他不薄,興許是看上了他的裁縫天分,算是有意栽培他,久而久之,金尚宮也多了他這位小幫手。從前的金尚宮是絕對不將皇后的服飾假他人之手完成,幸好他的裁縫工藝還算端得上檯面,得以分擔金尚宮不少重擔。

 

待醫官將他包紮好後,他便尾隨金尚宮至尚服局來,局內上上下下的人瞧他包著那頭,無不是向前關心慰問,可他並未多解釋什麼,僅是笑著帶過,便與金尚宮走進裁縫室來。

 

金尚宮將這套衣裳的設計理念告訴了他,並交代,絕對要讓皇后在夏祭典上出眾,最好是能輾壓其他貴嬪的氣勢。

 

他點點頭,明白金尚宮的用意,雖他從不多問後宮之事,可他明白,金尚宮十之八九是站上了皇后這隊,祭典什麼的大型活動,必然是後宮爭艷之時,身為皇后的後勤,他們自是不能怠慢。

 

「大概多久能好?」金尚宮問。

 

他想了會,「若不管宵禁,三天內可完成。」

 

「很好,這樣咱還預留兩天得以修改!」金尚宮說是這麼說,但大家都曉得,他這小太監的工藝了得,很少出錯,「宵禁的事情我會幫你擺定。」

 

「多謝金尚宮。」他彎了身道。

 

「那你趕緊忙吧,把握時間。」

 

「是。」

 

接手以後,除了需去茅廁以外,很少人見他從裁縫間出來,就連膳食也僅是擺在門外,他什麼時候吃飯沒有人知曉,眾人只曉得,見他地上的碗盤空,收拾便是,隨後又是幾道甜點放在門外,隨時供他享用。

 

能有此等待遇,也得感謝金尚宮罩著他,可相對的,他必須要期限內交出好作品才行。

 

「戚雲,晚膳給你送來了,記得吃飯呀。」外頭的宮女喊了他幾聲,見他沒反應,又問:「還是我端進去給你?」

 

他倏地抬起頭來說道:「不用麻煩的,我怕弄髒這些衣裳。」

 

怪不得他總是選擇在裁縫室外的地上吃飯,就怕自己用完膳手腳不乾淨,弄髒了這些好布料,他難以交代。

 

「好的,那你可別放涼了。」宮女好心提醒道。

 

「是,謝謝你了。」

 

約莫半個時辰,他才姍姍地開門走出來,隨地屁股坐上那門檻上,吃起他的晚膳。

 

夜裡,尚服局內一個人也沒有,只有他裁縫室內微弱的燭光。他啃著簡單的饅頭,配上幾樣小菜,喝了已微涼的小米粥,又開始上工。

 

他這人有個壞習慣,每日都得將工作達到每日應有的進度才行,若是沒達成,他不會花時間休息或睡覺。好在宮廷內的大典大宴不是天天有,累也就這幾天,不至於拿自己的性命賠。

 

第一夜他也就索性睡在裁縫房裡,一早醒來他不忘外出替自己梳洗一翻兼換藥,與大夥用過早膳後,則又宅回了他的裁縫房裡來。

 

未料,一進門就見金尚宮端看了他一夜的成品,臉上雖依舊不苟言笑,但他知曉,他目前的進度還算可以,金尚宮才不至於在他進門後往他臉上開噴。

 

「很好戚雲,你果然不讓我失望。」

 

他卑躬屈膝,臉蛋掛上一抹微笑,「金尚宮不嫌棄。」

 

「繼續幹活,這水準得保持到最後。」

 

「是。」

 

不知過了多久,裁縫間外似乎有了點騷動,他雖注意到了,但心思卻沒空搭理,專注力全在眼前這衣裳上。可他大概沒料到,這騷動竟是衝著他來的,不久後便有宮女敲了他的房門。

 

「戚雲,三殿下來找你。」宮女說得小聲,似乎是先來與他通個氣,要讓他先行做好準備。

 

可他該做什麼準備?說他不吃驚是不可能的,莫非三殿下要來找他算帳了?那他是否得出門之後就趕緊下跪認錯呢?

 

他思忖許久,遲遲未有動作,誰知,這三殿下似乎有些性急,未待他走出,便自己走了進去。

 

他倆面面相覷,不一會,他才彎了身子行禮。

 

「見過三殿下。」

 

只見裁縫門被其他下人關上,三殿下才低語說:「免禮了,我帶了點東西來給你賠罪。」

 

他豎直了身子,一度懷疑自己聽錯了,皇室之人居然予下人認錯?

 

「你後腦杓的包,是否有好點?」

 

「小的無事。」他撇開了眼神,盯著地板上說。

 

三殿下似乎也不怪罪他的防備與謹慎,僅是拿著手中的竹籃擺置桌上,掀開竹蓋,低聲說:「上次不小心撞了你,讓你的點心掉在地上了,我猜你可能喜歡這類甜點,所以請御膳廚房替我準備了些,好賠償你上次的損失。」

 

說實話,他不曉得三殿下是真來賠罪還是假來賠罪,他上次兜裡藏的可是只有皇室之人才能吃的甜點,眼前這三殿下不僅沒懷疑他偷竊,反而還送了一籃子來,實則讓他有些混亂。

 

難不成是另類取證的手段?藉以賠罪之由,要讓他承認當時掉在地上的甜點就是他的?若他真收了這甜點,他便是承認當時他兜裡是真藏了皇室膳食了。

 

可若眼前這籃子確實是三殿下的心意呢?

 

「小的……」

 

他很猶豫,不知如何接話,更是不知道是該收還不收。三殿下其實沒必要做這些舉動,搞的他進退兩難。不過他還是決定賭一把,畢竟宮廷之大,要遇上同一位皇室三次也算是不容易的緣分了,況且他們素昧平生,自己也不至於被一位只見三次面的人給害了吧?

 

「謝謝三殿下。」

 

他抬頭瞧了一眼三殿下的神色,那人的表情也看不出有何情緒,不過額頭上那包似乎也不亞於他,他便道:「三殿下的傷勢可好?」

 

三殿下挑了眉,微微笑道:「無事,貪玩的下場,只是未料當時會一同拖你下水。」

 

見氛圍漸轉輕鬆,他也卸下了防備,笑著說:「小的似乎曾在庭園內見您在涼亭上歇憩。」

 

「是我沒錯。」三殿下低聲說道。

 

那看來這位三殿下也不是什麼乖巧會任人擺佈的性格,要嘛跑著讓下人追,要嘛隨意找個地方睡,甚至為了點小事竟帶了甜點來向他一個下人賠罪,估計是一個不愛走常規路線的人。

 

「你在忙?」三殿下看著眼前的那花花綠綠的絲綢,隨口問道。

 

「這是皇后要穿在夏祭典上的新衣,小的需在明日完成,讓金尚宮先行過目。」

 

三殿下點了點頭,便道:「那我就先不打擾你了。」

 

怎麼會說打擾呢?他不禁地笑了一口,「您言重了。」

 

三殿下瞄了他一眼,不自覺地紅了耳根,離去以前,似是在門邊徘徊了一會,欲言又止,最後便是開門而去。

 

他覺得眼前之人有些可愛,好在他賭贏了,三殿下似乎是想來與他做朋友的。

 

他看了看竹籃內的甜點,又將竹蓋蓋了上去,打算今晚抽點空拿去與柳紅分享,順道與柳紅坦白,那次她的手藝他並未吃上,雖可惜,可卻換得了一籃子珍貴的糕點。

 

 

 

 

    文章標籤

    耽美小說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