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就這麼覆雨翻雲的,不過還是度過了。

兩人衣絲不掛的睡一起,有天就抱著俊秀睡,俊秀也在有天胸膛睡的安穩

話說昨天那樣激烈的運動,有誰不能睡的安詳的?

蟲鳴鳥叫的也順便把床上的有天給叫醒了,這回俊秀倒是睡的死死的,一動也沒動。

有天小心的爬起床來,替自己穿了條褲子和衣服後,拿了被踢下床的被子替俊秀那紅紅紫紫的身子給蓋上

話說昨天這樣要了俊秀一回又一回,肯定是累著俊秀了…連自己起身都不曉得,看來是真的被自己操的不像話。

不過又想到俊秀昨晚的熱情,有天臉上不免就是掛了幸福的招牌。

有天拿了梳子順了順自己的頭髮,札個馬尾,自己就去井邊扛水梳洗去了

等打理的差不多後,有天轉身看床上的俊秀還是沒醒,他也沒叫醒俊秀的打算,就讓他好好休息。

有天活絡了一下筋骨,開門就往大廳去了。

一進門就見允浩意氣風發的神態,估計昨天老哥肯定也被這狡猾狐狸給啃了

「做什麼臉上笑的這樣爽?」有天坐上椅子劈頭就損他

「你自己也不一般?」允浩也沒好氣的回損他

兩人看了幾眼,一起笑了出來

「怎麼?我給你的法寶用上沒?」允浩興奮的問著有天昨晚的狀況

「我技術了得,你給的我用不上」

瞧這語氣驕傲的很,昨晚想便是精采了!

「這麼臭屁啊!怎麼,一切都在你掌握裡嗎?」

「當然!」

昨夜俊秀那樣銷魂,想到就不免想誇獎自己一番

「真看不出來啊…」允浩藐視道

「啥?」

「小小年紀就這樣…打哪來的技巧?」

「還不是你教導有方!」

哀,男人嘛!說到自己房事就是會比較,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沒完沒了。

「話說…你知道受方完後需要照顧的嗎?」允浩問

「疑?」

「你看看,這麼不小心,沒問估計你也不知道。」

「什麼意思?」有天被問的沒頭沒腦的

「受方完後很難照料自己的生活,大概要過差不多…一兩天身子才會能使用自如,不過這樣看你做的次數來看…」

有天睜大了眼…次…次數!?那昨晚自己向俊秀要那麼多回…終身癱瘓了嗎?

「會癱瘓嗎?」有天就這樣小心的問著

「你是智障嗎?癱什麼瘓!就只是俊秀身子會有些疼,不會比平常來的有力!」允浩喝進口裡的水差點噴了出來

有天想想…也是,怪不得有時候看自己老哥切菜那菜刀還沒能拿穩,走路也一拐一拐的…

這樣聰明的他經過了允浩經驗之談,他更是明白以後該如何照料俊秀了。

大廳裡下人們用完膳都去忙了,就只剩有天跟允浩沒來由的搭著腔

「你想過將我老哥娶進門的事嗎?」有天撐著頭問道

「想過,但…如果正房是男人的話,不免有些怪…」允浩嘆了口氣說

「也是…通常都是男妾,沒人正室會是男的…」

兩人面對面…又嘆了口氣來。

「不行,我非要俊秀當我正房不可!」有天拍起桌子,誓死的喊著

「怎麼?你想破先例不成?」允浩好奇的看著有天的反應,這小子說出口的事沒有一次是失敗過的,這下子倒有趣了!

「你說對了!老子就要破這先例!」

「很好,你就首當其衝,事成,我也娶在中進門!」允浩也決定參一腳了

「說好,給我老哥做你正房!」

「我想在中也不可能做妾吧!」允浩汗顏

於是乎,有天就這樣踏上了他的征途之路,其實也沒多艱辛,他只不過就耍了狠招,先斬後奏唄!

他與允浩各自道別後,又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這時俊秀還在睡,被子沒完全的覆蓋身子,俊秀伸了一隻白晰的長腿,就這樣裡邊外邊的抱住了棉被…

此時此刻有天恨不得自己就是那被子,怎就沒看慣俊秀這樣的睡相呢,真可愛吶…

有天又走近一看,更是不了得了…

那被子真是蓋的恰到好處,蓋的俊秀若隱若現的,重要部位貌似感覺能瞧見,又好像不是那麼回事,有天低頭像是看珍貴稀有物一樣,死盯盯的看著

我家秀秀真美吶!

正當自己還在欣賞之際,俊秀小腦袋蹭了蹭幾下那棉被,雙眼就如同睡貓一樣的緩緩睜開來…

「東家…」俊秀人而就微抬著頭,看著站在床緣的有天…

「改口了,秀秀」有天坐上床伸手就摸著那小貓兒

俊秀喜歡這樣的感覺,很舒服,似乎又快睡著一樣的又閉上了眼…

「秀秀阿…你還記得…我們兒時,最後的那約定嗎?」有天輕聲的說著

俊秀閉著眼,但嘴角卻上揚了起來…

「當哥哥的新娘嘛…」用那嬌軟的聲音就說了出來,隨後又用了棉被給自己蓋上了頭

有天就看俊秀這樣動作,低身翻開了被褥,往那小嘴給封上了。

「我打算娶你進門,讓你做正房…你願意嗎?」

俊秀看了看有天…其實男人做正房,肯定會鬧的沸沸揚揚,自古是沒這樣的先例的

「我能與您面對的。」

就這句,誰都不用多說什麼,一句就夠本,夫妻本就是攜手共患難,有了伴,沒什麼好怕的不是?



於是乎,沒多久有天便把俊秀給娶進朴府了

然後又沒多久,就聽見鄭家也有了喜事。

然後然後,更是沒多久有天的爹娘親好不容易的回府了,瞧見了這秀媳婦,不免是驚呼

有天的爹喊著,天理難容啊!

有天的娘喊著,沒了後嗣阿!

有天也喊著,你們再去生個不就得了!

俊秀呢,一邊泡著茶給這三人潤了潤喉。

就這麼,反正這秀媳婦也挺懂事能幹的,朴商有一半的錢也是他幫忙掙來的,有什麼好嫌的?

是男是女有這麼重要嗎?乖巧聽話就該感動的泣鬼神了不是!

所以嘛,老天牽好的紅線,你想逆天而行?剪不斷的蟬絲你就算剪一百次它也不會斷給你看,省省力吧!


有天:「秀秀…今晚…」

俊秀:「給我壓!」

----END----

趕在出國前...媽咪完工了...

希望這篇可以讓讀者們有甜到喔!

夏天嘛~

配碗剉冰吧!

才不會甜到牙疼阿!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