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的腦子很雜。

他不知道為何自己會那麼在乎那句朴有天假設性的話語,明明沒有什麼,而事實上也真的什麼也沒有,但他就事情不自禁的會去觀察朴有天的一切行為。

如果金俊秀身邊的豬朋狗友又問朴有天是什麼樣的人,他說會他很好,是所有女生都會嚮往的未來老公。而如果他是女生,他也會選朴有天來當自己的老公。這樣的說法金俊秀可是把朴有天的面子給做足了,而另一方面,他是在滿足自己知道不可能會成真的白日夢。

男的就是男的,睡一天再醒過來也不可能變成女的。

當然他越是那樣的期待,就越覺得自己很像個變態。於是他決定改變心態,一切都回歸正常,不要再去想那些不可能會成真的事情。所以當他又看見朴敏英跟朴有天認真的在討論功課時,他會痞痞的走過去調侃朴有天,說他與朴敏英倆人站一快看上很相配。

可朴有天總是不領情的扳著臉,他不回話也不笑,只留朴敏英一人笑的很開。但金俊秀其實明白,他自己這樣的行為其實不只是與朴有天過不去,也跟自己非常過意不去。

至於是什麼原因,他沒有去想,只是告訴朴有天今天他不參加讀書會,他放學想去跑步。

朴有天背著書包看著他,他沒有對金俊秀勸說什麼,其實他也很明白,金俊秀這一陣子都犧牲了跑步時間來念書,他自然是不會逼迫金俊秀今天一定得來他家複習功課。

「那就去跑吧。」朴有天看著他說。

金俊秀坐在自己位置上綁著鞋帶,沒有抬頭看他,「嗯。」

在當金俊秀只回他那麼一聲時,朴有天沒有離開,他就背著自己的書包,冷冷的看著金俊秀忙碌。

「你怎麼還站在這?」金俊秀綁好鞋帶站起了身子,疑惑的看著朴有天。

話都說完了,話題也沒了,怎麼朴有天就是不走人?

「你今天心情不好?」朴有天突然就問。

總是不會拐彎抹角的朴有天,他不喜歡去猜測什麼,那很傷腦力也很傷精神力,乾脆就直白的問,金俊秀答不答他也不要緊。

「還好。」金俊秀整理著自己的書包,又說:「因為這次考試也沒有很好。」

但這並非金俊秀的真正緣由,考試的好與壞已不是決定他念不念書的因素。其實也就是他這幾天被朴有天那段話搞的煩躁,所以他不跑就不會爽快,他想要在操場上飛奔,將自己心頭上的所有事情甩於地球表面,然後一身輕盈。

「比上次好啊,而且都有均標。」朴有天說。

他也是相當關心金俊秀成績的一個人,所以金俊秀這次有沒有進步,他是最清楚的人。明明前幾日看到自己的成績單還笑的合不攏嘴的說要請他喝飲料,結果請到現在飲料還是沒出現,反倒換來金俊秀說對自己的成績不滿意。

金俊秀謊言是撒的很沒有技術性,處處是矛盾。但朴有天也沒有針對這些盲點攻擊他,因為金俊秀的心情也表明不好了,再這麼對他落井下石,也不是個很好的行為。

「算了啦,我會再去你家努力的。」金俊秀最後還是背起自己的書包苦笑說著。

有苦是說不清,不過也挺好,這種心中的苦頭金俊秀也不希望朴有天知道。

所以他們倆一同走下樓梯,然後一個往操場走去,一個往學門走去。他們的關係沒有到此為止,但金俊秀卻告訴自己,到這裡就好,他與朴有天的關係不該再進一步。

等等落花有情流水無意,那麼金俊秀的一生就搞笑了。

就當他開始在紅紅像生肉顏色的跑道跑起來時,他才那麼一點知道自己心底的感受是什麼。

他有一點喜歡朴有天。只不過這種喜歡有些的意義不明。

他不會因此就認定自己的是同性戀,而且也排除他會跟朴有天告白的可能性。人都有清白,金俊秀就怕自己身上的清清白白被他自己的不確定性給抹黑。所以他才告訴自己,與朴有天的關係不用再要好下去,他得拉遠距離,然後保持這段距離,這是他現在應該要做的事情。

慢跑的他本是想甩開一些心緒,可誰知又會奔出一堆雜念來。

緩緩的換氣聲讓金俊秀的心漸漸的平穩下來,其實他要的不會是什麼轟轟烈烈的人生,他只要像現在一樣,同樣頻率的心跳聲就好了,至於什麼感情什麼姻緣,就隨風去吧。

這回的他跑了很久,跑到天色都暗了他才停下來。

臉上紅紅的他,嘴唇也泛紅,他慢慢的朝著自己放書包的司令台走了過去,從手提袋裡拿了礦泉水打開瓶蓋慢慢的喝下。

「你今天跑真久。」

金俊秀對於這突然的聲音感到驚訝,他含在口中的水差點噴了出來。他揚起眉毛看著那斯文卻又不屑的人說:「你怎麼還在這?敏英不是要補習?」

「他今天也不去複習了。」

「他不去複習你也可以回家吧?」金俊秀就是不明白,不是人都走去校門口要回家了,是什麼時候又走回來了?

朴有天愣了幾秒,他自己似乎也不知道為什麼他沒有回家,但他還是很誠實的向金俊秀說:「想說你心情不好,等你跑完請你喝飲料。」

金俊秀心底納悶了一下。明明是他說要請他的,結果現在卻反了過來。朴有天是請什麼請,他們兩個感情有好到讓他為了安撫他而破費請客的關係嗎?

「不好吧,應該是我請你。」金俊秀將礦泉水放進手提袋裡,也背起了書包說。

朴有天只是看了他幾眼,聲音不大的說:「走吧。」

所以到底是誰要請客,金俊秀還是不太明白。不過他還是跟著朴有天一同走出學校了。

金俊秀知道自己滿身大汗,而且很臭,所以他沒有很靠近朴有天,反倒還自動的與他保持距離。一個走前一個走後。不過再走一段路後,朴有天卻轉過身說話了。

「你幹嘛走在後面?」

「因為我流一堆汗啊,很臭!怕嗆到你,你的孝喘就復發。」金俊秀停下腳步沒有往前的回他話。

朴有天聽到這話不經意的笑了出來。他患有孝喘也好幾年了,就沒聽說是被汗臭味給嗆到復發的。所以他很自然的就往金俊秀的方向走了幾步,然後就拉了金俊秀手臂又再向前走。

「喂!很髒!我的手都是汗!」

沒有錯,金俊秀的手臂都在冒汗,但朴有天卻轉過頭笑說:「我覺得還好。」

所以究竟是金俊秀的感受比較重要還是朴有天的感受比較重要?

金俊秀看著朴有天的後腦勺,他是任著朴有天拉了好一段路後,他才扯回自己的手說:「我自己走啦!」

不是說朴有天拉的不好拉的他覺得痛,只是他還是不希望弄髒朴有天。

朴有天沒有說什麼,他們倆也就走來學校附近的鬧區,然後物色了幾天飲料店,朴有天就自己走了過去。當然金俊秀看朴有天走,他也得跟,於是兩人來到了一間他們從沒喝過的飲料店點飲品。

「你想喝什麼?」朴有天問。

金俊秀看了他一眼,也問:「那你想喝什麼?」

兩人陷入了一震沉默,各自都看著飲料店的菜單,金俊秀挑了好一會,便說:「一杯抹茶奶綠。」

「我也是。」朴有天順口就說。

金俊秀也很隨意。他們倆等著自己的飲料,在這樣的等待期間,金俊秀卻突然的說:「以後我去體育大學,就不在這個縣市了。」

朴有天看了他一眼,便說:「沒差吧,你坐客運還是可以到這裡。」

這說的好像他們已經想好未來遠距離戀愛的解決方式一樣,不過這只有金俊秀一個人腦子這樣想,他不知道朴有天的腦子是怎麼看待這件事。可是有一點他能很確定,就是朴有天是決定要考這個縣市的東神大學了。

金俊秀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嘆了口氣。感覺緣分再怎麼綿密,總有一天還是會因一些不可抗之因素而變的淺稀,然後漸漸的淡忘自己曾經有過的朋友,有過的情人。

他不知道自己以後會不會跟朴有天再有連絡,也許有,也許沒有。可結果不管如何,他相信自己不管到哪都不會後悔交過朴有天這個朋友。然後再與朴有天遠離的那天,也許他會在某一天跟某個人訴說,其實他曾喜歡過一個男人,但是感情卻是無疾而終。也可能這樣的事情他就放心底,說不說其實也不是那麼的重要了。

「先生,你們的好了。」店員笑說,將飲料拎給他們。

朴有天動作很快,他馬上掏了錢包就付錢,然後說:「兩杯一起算。」

「欸!不!」金俊秀響阻擋下來,可店員卻拿走了朴有天的大鈔。

店員愣了幾秒,似乎有些猶豫,而朴有天又說:「一起算。」

所以店員還是找了朴有天零錢,金俊秀就在一旁氣得跳腳。

「是我要請的!」

朴有天沒有回頭理他,而金俊秀卻從自己的錢包拿了三十五元,跑向前要將自己飲料的錢還給朴有天。朴有天是停下了腳步,但沒有伸過手接那錢,他只是盯著金俊秀的臉蛋瞧。

「你的錢!」金俊秀激動說。

但朴有天卻搖頭回:「那又沒寫我的名字。」然後他轉身又繼續走。

金俊秀很想抓住他順便揍他,不過當他有這樣的念頭時,朴有天卻說:「欠著吧,下回換你請我。」

這個下回不曉得是代表多久的以後?

如果能因為這一杯飲料的錢讓他一直欠著朴有天,然後他們的關係也能因這杯飲料不會上了大學而斷了連絡的話,那麼金俊秀會考慮看看要不要賒欠。

所以最後金俊秀還是將三十五元放進自己的錢包裡。

他向前跑了起來,追上與朴有天落後的腳步,然後跟他一起回家。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