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敏英的腦子更雜。

與朴有天的交情已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若說他沒能升格為情人,那麼至少也算是朴有天身邊屈指可數的摯友了。朴有天從來就沒將他的心意放在眼底,他曉得朴有天不是故意視而不見,而是朴有天並不想談什麼戀愛。

於是,老早在國中就喜歡朴有天的他,這樣的心情他很辛苦的埋藏到現在。

要替自己保密一直都不是什麼太容易的事情,所以到了現在,他還是想找一天向朴有天告白,只不過,高三的他們為了念書誰都忙,他最後也只是找朴有天複習課程,其餘的雜念他能先暫且不管。

可近日以來,考試是漸漸的逼近,他反倒是擔心自己與朴有天的關係能否昇華然而開花結果多一點。

原因很容易猜中,是因為金俊秀。

「朴有天,你要吃什麼?」

「烤魷魚。」

「敏英呢?」

他是朝著他們倆搖了搖頭,示意自己並不餓。

「老闆,烤魷魚兩隻。」

他看著忙碌的老闆最後將烤好的魷魚拿了給他們倆,金俊秀都要開口咬了,朴有天卻說:「我要你那隻。」

金俊秀瞥了他一眼,於是闔上了嘴,將自己的魷魚跟朴有天交換。

朴敏英什麼都看在眼裡,自從金俊秀的出現,他感覺朴有天像是變了個人,有許多面孔是他不曾見過的。就像現在的他們,為何他們三人會一起約出來逛夜市,朴敏英到現在還是不懂為何會如此。

以前的他曾經約過朴有天一同出來逛街,他是每每約每每被拒絕,可卻也屢試不爽。但現在呢?明明是去朴有天他家開讀書會的他們,最後卻因金俊秀一句話,朴有天一口答應,然後他們三人就一同出來逛夜市。

朴有天對於金俊秀是過度的好,在朴敏英的腦子裡他是這麼認定的。

他與朴有天相識這麼久了,朴有天從不讓他進自己的房間,然而眼前笑得開心的金俊秀卻輕而易舉的就進了朴有天的房裡邊睡了。

問題到底出在哪裡?

「俊秀,你的嘴巴有沾到醬。」

「喔。」

然後朴有天從口袋拿衛生紙抽出一張給金俊秀使用。

朴敏英跟在後頭,他什麼也沒買,什麼也沒吃,眼神就是瞧著那特不一樣又多了許多溫柔的朴有天瞧。

朴有天不曾這麼對待過他,也沒見他這般對待別人,為何金俊秀的出現會讓朴有天的行為通通成為是他眼中的例外之舉?

他垂下了頭來,沒再看兩人,也就自己孤單的走在後頭。

金俊秀與朴有天兩人聊得開心,整個夜市下來朴有天就像金俊秀的信用卡,全額都由朴有天承擔,他吃的歡,吃的跑,然後最後吃到跑不動,他才發現他們倆似乎一直遺忘落在後頭的朴敏英。

金俊秀率先停下了腳步,他看著低著頭走路的朴敏英,沒拉朴有天往回走,他自己變朝著朴敏英的方向走回去,關心的問:「敏英,你怎麼了?」

朴敏英有些驚嚇的抬起頭看著金俊秀,眼神很自然的就往還是站在原地沒過來關心自己的朴有天瞄去,他只是苦笑說:「我有點累了。」

「你都沒吃東西呢。」

然而他與金俊秀慢慢的走來朴有天的身旁。

「我減肥呀,再吃會胖的。」朴敏英看著金俊秀笑說。

朴有天在一旁歪了歪腦袋,看著朴敏英似乎在探什麼,於是說:「你最近瘦了。」

朴敏英抬起頭看著朴有天的眼眸,他不自禁的笑了出來。

原來朴有天也不是沒在關心他,只是朴有天不常將關心的舉動用嘴來表達而已。

「那就養胖敏英吧!」金俊秀笑著又說:「都給朴有天請客!」

金俊秀這一賒欠不知道欠多多了,可朴有天只是說要他下次請回來,也沒說個日子,他自然是不緊張要還這些債務。

朴敏英因為朴有天的一句話,果真在下一攤他就買了杯飲料解渴,然後又隨著他們倆人逛。雖然朴有天還是與金俊秀走的較近,但金俊秀卻會拉著他,就怕他一人又走在後頭太危險。

朴敏英總會想,若朴有天的好有金俊秀的一半,那麼他相信自己肯定會是幸福的。但想歸想,他還是喜歡比較內斂又沉默的朴有天。

他們逛著逛著,最後一同走來夜市旁文化中心。他們三人隨意的選了個地方坐,金俊秀拿著冷飲喝著,朴敏英坐在他們男生的中間,他的小腦袋緩緩的轉向朴有天的方向問:「有天,你要考東神大學嗎?」

坐在另一旁的金俊秀明顯是愣了一下,但沒說話。

「嗯,這樣我就能繼續住在這裡。」朴有天低聲說。

金俊秀也看著朴有天的側臉,可沒多久卻又把紅腦袋轉向眼前的舞台看去。

「我也是要考東神。」朴敏英笑說。

朴敏英這回的臉上能說是安心許多,也許他還是有機會能再與朴有天同個學校的。

「俊秀呢?」朴敏英問。

金俊秀他的眼神沒看向他們,嘴上卻悶悶的說:「我也想考東神。」至於原因是什麼,只有他自己知道。但他曉得這是不可能的事情,於是又改口道:「開玩笑的,其實我還是想上體育大。」他是笑著說,但心情卻是低落了許多。

朴敏英看著金俊秀的側臉,也皺起了眉頭來,可惜的說:「如果你去體育大,有天會很孤單吧?」

朴敏英知道他們倆感情很好,就是因為太好所以才讓他是羨慕又是忌妒。但忌妒歸忌妒,他們還是朋友。只不過若真的高三畢業,金俊秀遠離了他們,他想朴有天也許就不會再像今天笑的這麼開心。

在一旁的朴有天一句話也沒說,他的眼神只是默默的瞧著金俊秀。沒有人知道他心底的感覺是如何,也不會有人曉得朴有天是不是真沒金俊秀就感會感到孤單。

之後他們三人是陷入一陣沉默,一起看著文化中心的表演,度過最後的相處。

後來他們玩到了九點,什麼書也沒看,也就當是自我放假一天。金俊秀依舊拉著朴有天在自己身邊,一同目送朴敏英回家。在朴敏英走入家中後,金俊秀便放開了朴有天的手腕說:「我也得回家了。」

「嗯,再見。」朴有天說。

「但是有點早。」金俊秀沒有離開,就站在公寓大門微微笑笑的說。

顧名思義,是金俊秀還不想回家,他想待在朴有天這再玩一下。朴有天沒有催促,他只是靠在公寓大門邊的大梁住,雙手抱胸的看著金俊秀。

「你真的想考東神?」朴有天突然的問。

金俊秀調整了自己書包的背帶,沒抬頭的回:「不想。」他搖頭。

朴有天眼神裡總有看不清的訊息,是金俊秀從未搞懂過的意思。

「我知道我自己不適合念書。」金俊秀抬起頭來,左手抓著書包的背帶看著朴有天說。

朴有天鼻息間輕輕的嘆了口氣,沒再說什麼。

但金俊秀其實很想告訴他,他會想跟他上一樣的大學,那麼也許他們不會因為畢業而斷了聯繫,自己滯欠的債務也能有還的一天。縱然他們真的考去不同的大學,他也會在高三畢業後將這些錢還給朴有天,他才不想當朴有天的損友。

朴有天眼神緩緩的看向朴敏英的家,仍是靠在大柱上什麼話都沒說。金俊秀偷偷瞧著朴有天看去的方向,老實說他的心底很不是滋味。但金俊秀不明白為何他會忌妒朴敏英與朴有天的關係。

他發現他一點也不了解朴有天,也不懂朴有天的私生活,反倒是朴敏英,隨隨便便都能抓中朴有天的性格,雖然有時候卻是意外連連,不過比起他來,朴敏英確實比他還了解朴有天許多。

「我很想問你一個問題。」金俊秀朝他身邊走過去,也靠上大柱,看著他又問:「為什麼你會這麼有錢?」

朴有天聳聳肩說:「我爸媽都是醫生,一個月給我三萬零用金,但我事實上用不了那麼多,剛請你的,都是我自己存的。」

金俊秀眼睛睜得大,朴有天真被他猜中,他是傳說中的有錢人。

有錢歸有錢,可這還是他第一次知道朴有天的家世背景。他垂下了頭,看著自己的已經舊的皮鞋笑說:「我會還你的。」

「不用。」朴有天卻轉過頭看著他說。

這意外的回眸,讓金俊秀紅了臉。

「不用什麼啦……!」金俊秀瞥過了頭不看他,但朴有天瞇起了眼笑說:「你不好意思什麼,是今天花我太多錢覺得愧疚?」

金俊秀白了眼,拉緊的書包背帶就說:「我要回家啦!掰掰!」

朴有天見他人離開大柱,沒預警的就拉了他背上的書包背帶,一個用力扯,金俊秀便向後踉蹌了幾步,背脊就貼上了朴有天的胸膛。朴有天很也自然就摟了他的腰,怕他跌倒一樣。

金俊秀發現腰際被他碰上,他顫了幾下趕緊拉開與朴有天的距離說:「你幹嘛拉我!」

「想說現在還早,可以再多陪我一會。」

金俊秀看著他發楞許久,才慢慢的回神過來。

「好啊,我陪你。」

於是他們倆又靠上住子,聊了許久。

但不管怎麼聊,金俊秀只知道他的心意最後還是不敢送出去。

朴敏英愛朴有天,金俊秀也喜歡朴有天,那麼,這以後不會只是兩個人腦袋很雜的問題而已。

是三個人的關係,也會變得非常複雜。


────未完────

開頭拿了敏英的角度切入說明一下他的立場
所以大約曉得奔是什麼狗血系列的文了吧(笑)

三個摯友,最後會變成什麼樣的陌生人?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