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一早拎著公事包,嘴中咬著一塊吐司也就趕忙的出門了。

俊秀昨夜與他雖說什麼情色的事情也沒做,可俊秀就像個學說話的孩子一樣,拼命的找著他聊天,東聊西聊,還聊了他們之後有沒有可能結婚等等的事情。他很好奇的問俊秀,為何俊秀會提出一些自己曾未教過他的特殊詞彙,俊秀是開心的告訴他,因為他平時太無聊,阿肥告訴他可以去看電視。

朴有天家中的電視頻道只有最基本型的三台而已,他沒有花多餘的錢來去租第四台。一來他不常看,二來他也不知道有什麼好看的節目,通常的他大多都是利用無線網路來補充自己對於這個社會所漏接的資訊而已。

那麼俊秀究竟是看了什麼節目,他想,就算俊秀告訴他,他也可能不懂那節目的性質是什麼。但不管是如何,俊秀顯然是明白『結婚』的意思才會回過頭來問他,他們兩個有沒有結婚的可能。

昨夜他的答案其實很倉促,畢竟俊秀問的唐突,只是,他還是給了俊秀一個算是挺滿意的回答。能不能結婚其實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他願意跟俊秀相處到老,一輩子就在一起。

不離不棄是他們主寵之間的重要約定,也是一個不可變更的條款。

走在路上的他想著,事實上他也不可能再交什麼女友,組什麼美滿的家庭。回想不久前自己與俊秀是多麼沒節操的索取對方,他知道自己已經不適合有家庭,他唯一的家人,大概只有俊秀了。

只愛一個人也許對於某些喜歡拈花惹草的人而言是個太苛刻的規則,可對於他,他覺得很OK,也很容易做得到,畢竟他不喜歡變更自己的生活,就連自己的枕邊人也是。

他沒想過自己會愛上自家的寵物,這種感覺很新鮮,但久了以後,他已不覺得俊秀僅僅是一隻『貓』而已,或許真能與俊秀就這麼兩人一起到老,那種感覺也不錯。

但是,貓的壽命,似乎並沒有人那麼來的長啊。

他按了公司的電梯,臉上有些憂鬱了起來。他並不曉得俊秀是不是真的就如傳說中的長生貓來的如此長生,雖然發生在俊秀身上的種種事情與故事中的長生貓是有些契合的,但也許可能只是一種碰巧而已,只是這種碰巧並不常見。


朴有天來到了辦公室以後,沈昌珉一見他進門,便偷偷摸摸的來至他的座位旁,輕聲的說:「欸先生,你的貨物來了喔,等了快一個月,終於寄來了。」

他聽見這話的第一反應是從自己的辦公位置跳了起來,左顧右盼的怕其他的人聽見,趕緊將沈昌珉拖進了茶水間,皺著眉說:「喂喂,幹麻在這裡說啦!」

「我只是提醒你一下啊。」

「是說你是買了什麼?怎麼會等了這麼久?」他著急的想知道沈昌珉到底是替他訂了什麼貨物,有如此這般高級還讓這批貨物從遠洋進口來國內的嗎?

「進口的啊!」沈昌珉睜大眼說,朴有天是垮了臉來,「這種東西你給我買進口的!?」

不是他嫌進口的品質可能不好或者尺寸上過於大的問題,而是他害怕自己的荷包沒有辦法來支應這麼一個進口的情趣用品。

「你不用擔心啦,算我送你的嘛。它看起來感覺就是會讓俊秀很爽。」沈昌珉臉上笑的詭異,相當直白的說。

「你……你每次都給我出些鬼點子。」朴有天瞄了他一眼,紅起臉來說。

「就是為了你好啊!是說你什麼時候要來拿?」

朴有天想了一會,「不然這個假日吧,我想帶俊秀出去晃晃,順便去你家拿好了。」

「可以,還有,我家珉豪最近的樣子很奇怪。」這回是換沈昌珉有了擔憂的神色,又繼續說:「之前他還會跟我嗆聲,可是自從把他帶去你家後,他的態度就變很奇怪,竟然會跟我示好!」

沈昌珉很懷疑,俊秀到底是給珉豪教育了什麼,竟然能在一夕之間態度就變了調來,雖說他並不排斥珉豪在他身上蹭來蹭去或者給予珉豪撫摸,但對於這樣的轉變,他心中是存疑,他害怕俊秀教導了珉豪一些恐怖的復仇計畫。

「你不要想太多啦,那代表他喜歡你啊。」朴有天抬頭看了沈昌珉一眼說,他覺得沈昌珉想太多了一點。


「是這樣嗎?會不會俊秀教他先對我好,之後再向我復仇啊?畢竟我之前真的都強逼珉豪吃飯啊。」

沈昌珉對於自己的罪行很清楚,所以他認為珉豪不可能給予他一個如此不對等的待遇。豈有被欺負還對人好的道理存在呢?更何況對方是隻貓。

「不會啦,俊秀不是那種人啦。這樣不是很好嗎?你們的關係也算是修復了。」

「唉,你不懂啦,我可不想跟你一樣去多買一套情趣用品!」

「什麼鬼啊……!」朴有天看著沈昌珉鄙視的笑說。

「算了,反正等珉豪長大,我一定要帶他去聯誼,認識一下母貓!」

朴有天身上所發生的事情,也算是能作為沈昌珉的前車之鑑了。貓的野性以及床上的威力,就算沒有有所經歷,也有個可預見的風險了。雖然他認為自己的體力並沒有像朴有天那麼差勁,可若一旦真被珉豪看上他,他還是沒有把握能贏過那樣的珉豪。

當然,倘若珉豪長大以後真的對他發出了攻勢來,他也絕對會有一套自己的反恐計畫,不能讓珉豪成功的駕馭他。

主人的地位第一次這麼難以防守,但這一切還不都是想替自己在寵物面前保留下最後一份的尊嚴與主導權。

只是,他們做主人的也該慶幸,長生貓縱然是貓,但這輩子就只會愛一個人,直到那人死去為止,他們才會跟著一同逝去。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