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的業務越來越多,朴有天與沈昌珉是咬著牙根一一撐過,他們沒日沒夜的趕著工作進度,雖然嘴中總是會抱怨自己的體力快透支,可是每回回家睡一天醒來以後,他們卻是精神百倍,疲倦也全然的消失殆盡。

上班族一天平均能睡的時間是六點五小時,而他們這些在平均之下的勞工,照理說精神以及健康狀況也應該在標準之下,可是他們的工作業績卻正好相反,反倒是公司裡頭做最多工作份數的員工。

朴有天與沈昌珉兩人雖是心照不宣,可偶爾無聊之下還是會提一下自己家中的寵物。他們總覺得也許自己是傳說中的幸運者,撿到了傳說中的長生貓,才讓他們的生活上的健康與財富都比一般人來的有保障。雖說俊秀與珉豪到底算是什麼貓也無從可考,但對於他們做主人的而言,基於太多幸福的理由,他們也無丟棄這兩隻寵物的理由。

朴有天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前,明天也就是難得的假日了,若今天將這些工作趕完,那麼明後日就可以帶俊秀出門晃晃,順便去拿沈昌珉替他訂購的情趣用品。他雙眼有些疲勞的看著電腦螢幕,不太願意相信自己能趕在下班以前做完。從案件的數量來看,如果工作不拖到明天,今天加班也好歹得加到晚上十點才行,而且這中途還不能夠有太多的休息時間。

但是為了實現與俊秀的約定,他還是希望自己能快點做完,將明天的時間騰出來陪伴俊秀。

他努力的睜開已有些泛血絲的桃花眼,拿了下一份文件又開始他的職責。相同的,沈昌珉也沒有在五點之後就下班了,他與朴有天在同一個辦公室裡頭趕工,似乎不願意將工作就留回家中。

朴有天在五點半時打電話給俊秀,俊秀這回接電話接得很順,因為朴有天教過他怎麼接電話。俊秀在電話的另一頭是有些高興接到自己主人打來的電話,但也有些感傷朴有天並不能按時回家與他吃飯。

「俊秀,你餓了就先吃吧。」朴有天輕聲說。

「好,我知道。」俊秀的聲音有點無奈。

「我大概十點左右回去,如果你累了可以先睡的。」

「好。」

「那麼待會見囉!」朴有天勉強的笑說。

「好,我會等主人回來。」俊秀在電話中微笑說。

朴有天知道俊秀還不會使用什麼甜言蜜語的方法來討好他,但是從俊秀嘴中所說出的簡單話語,他覺得這一切很踏實也很足夠,甚至是超越了偶像劇裡頭必備的肉麻台詞。

一句『我等你』,其實已經讓做主人的朴有天感動萬千了。

朴有天提起了精神來,卯足了全力趕在十點以前完工。

反觀沈昌珉,他家的珉豪雖然長大了許多,但卻還沒如俊秀這般變成人然後可以打電話給沈昌珉來向他噓寒問暖一翻。沈昌珉從以前就獨來獨往,朴有天倒是沒看過他有為了誰或為了什麼東西而感動過。

然而,就在他們倆人快完成工作時,沈昌珉的手機突然響了。

「喂?」

「少爺,珉豪一直亂抓家中的家具!要把他關起來嗎?」

「不要關他,讓他繼續抓。關他的話他會得憂鬱症喔。」沈昌珉從容不迫的說。

朴有天在一旁收拾著桌上的資料,不小心偷聽見了沈昌珉在電話裡的對話。他不禁合理的猜測,貌似是珉豪在抓家具,所以管家打電話給他向他報備珉豪在家中的情況。不過他還記得,當初俊秀在抓家具時,沈昌珉告訴他,那是因為寵物在想主人。

「昌珉,珉豪在想你嗎?」朴有天眼中有笑意的問。

「不錯喔,看來你對貓有些概念了。」沈昌珉回看他一眼,將最後的資料做統整。

「這代表珉豪喜歡你耶。」

「寵物當然要喜歡主人啊,我給他那麼多好東西吃。」沈昌珉一副理所當然的說。

「你想過如果珉豪不屑母貓該怎麼辦嗎?」朴有天拎起公事包,看著他問。

沈昌珉靜靜的眨著眼,並沒有馬上回答。

「假如珉豪變成了人,他真的愛上了你,那你會願意愛他嗎?」

朴有天離開以後,沈昌珉仍然沒有給他一個答案。其實他並不是要沈昌珉認清些什麼,只是想提醒他,如果當珉豪變成了人以後,他已不僅僅是一隻『貓』了,情感上就跟人沒有兩樣,那麼對於從來沒被誰感動過的沈昌珉而言,他會願意去疼愛已不是『貓』的珉豪嗎?

朴有天總覺得自己所談論的話題轉向的太快,好像在責怪沈昌珉若不接受珉豪,這一切就是沈昌珉的錯一樣。他能接受俊秀,但他不能強求沈昌珉就得接受珉豪。可是他能說,要不是俊秀變成了人,他大概永遠不會曉得一隻寵物對主人的愛能夠有多大了厚度以及衷情到什麼深度。

朴有天拿出鑰匙開啟了他家不大的大門,脫了鞋子換上了室內鞋就走進了客廳來。俊秀一聽見有聲響,他趕緊從臥房跑了出來,高興的朝著朴有天說:「主人你看!」

俊秀身上穿著他的襯衫,可下半身卻又什麼都沒有穿,本來他想開口對俊秀碎碎念,可俊秀卻率先的問他,「主人好看嗎?」

這個問句對朴有天來說很奇特,一直以來的俊秀最不喜歡的就是穿衣服了,怎麼今天會特別穿給他看?

「怎麼你今天會想穿衣服?」他問。

「電視上說老婆在家不可以太邋遢,太邋遢老公回來會覺得厭倦。」

俊秀開心的說,像是高興自己學到了新的知識一樣,但他學得並不算精,因為他還不曉得邋遢的老婆一般人都稱之為黃臉婆。

只是,朴有天覺得新穎的是另一件事情。

「你知道『老婆』的意思?」他笑問。

「就是結婚以後都待在家裡的人,我都待在家裡,所以我是老婆。」

俊秀照本宣科的答,邏輯上是沒什麼太大的謬誤,只不過這種對於『老婆』的解釋是傳統了一點。現在的家庭通常是雙薪家族了,所以做『老婆』的未必會待在家中。

「所以……我們結婚了?」

「嗯……看起來很像啊,我覺得我們應該結婚了。」

朴有天心裡是甜滋滋,微笑的點點頭,他並不否認也許自己的心早已出嫁給俊秀,也不否認自己與俊秀的這層關係就是實質上娶了俊秀這個人。

「那怎麼只穿衣服沒穿褲子?」朴有天將話題繞回來問。

俊秀不好意思的甩著尾巴,紅著臉說:「因為屁股太大,穿不下去。」

朴有天是笑了開來,邊拎著公事包來至他的臥房,俊秀就開心的跟在他屁股後頭。雖然他的心中仍是很愉快,但當他看見自己臥房像是剛戰爭完的模樣時,他先是睜大了眼,然後吸了一口氣,又笑了起來,也沒有對俊秀兇。

「我先洗澡,等等教你摺衣服。」朴有天摸著俊秀的紅髮以及貓耳,又說:「明天帶你去買你喜歡的衣服跟褲子吧。」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