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假日與俊秀是睡到自然醒,他花了點時間替俊秀整裝,又觀察了一下自己家中是否有缺少什麼生活用品,他細心的列在清單上,打算今日的行程能夠一次補足下個月的生活所需。

俊秀是在衣櫃旁照著鏡子,他好奇的看著頭上沒有貓耳的自己,在鏡子前就轉了一圈說:「其實穿這樣也蠻好看的耶。」

朴有天邊列著清單,轉頭看了俊秀一眼笑說:「你本來就很可愛了。」

朴有天說完頭又轉回書桌邊,繼續列上等會該買的日常用品。過於認真的他並不曉得俊秀在他身後所專注他的眼神有多炙熱。俊秀當人也當了好一陣子了,對於許多人與人之間所使用的語言,許多字義他是漸漸的明白,雖然到目前為止並沒有知道的太多讚美人的詞彙,但至少比原先自己剛開始做人時了解的還多一些了。

他喜歡朴有天讚美他可愛,朴有天的聲音本來就不難聽,在搭配上朴有天讚美自己時還會多了一抹笑容,這讓他看的是心花怒放。

「主人也很帥啊。」俊秀眼神真誠的說。

朴有天聽了這話是轉頭朝著他笑了起來,然而順勢的將清單放進自己的口袋,於是笑說:「你喜歡就好。」

「我當然喜歡!」俊秀不諱言的說。

這種直接以及坦然,聽上去是有些的曖昧,但卻一點也不覺得黏膩。他摸著俊秀的紅髮,微笑的看著他溫柔的說:「走吧,帶你去買東西。」

「好!」

朴有天今天是多領了一些錢,畢竟他也將俊秀買衣服的預算都編列進去,雖說他不知道俊秀會喜歡什麼價位的衣服,為了以防萬一,對於衣服價位的部分他是調高了預算單位。當然此次的出門並沒有只是買衣服那麼容易,朴有天心中仍是另有打算。

「俊秀,我不能再讓你吃微波食品了。」他們倆一同站在公車站牌邊,朴有天又說:「你要開始記路了喔,以後可以自己出來買你想吃的東西吃。」

「出來買東西?」俊秀不太明白的問。

「對,自己出來買,這樣你中餐的選擇就比較多樣化了。」朴有天笑說。

所以今天的目的除了是幫俊秀挑幾件衣服以外,另一個就是要讓俊秀開始融入人的社會當中,開始得在人的群體裡頭創造出自己的存在感,不能只是讓自己當一隻貓這麼簡單了。

公車來到他們面前時,朴有天是從自己口袋拿出了零錢來,開始告訴俊秀,公車坐一趟要付多少錢。這回上車時是俊秀自己投錢的,他學著朴有天對著司機禮貌性的問候,下車時也跟著朴有天向司機道謝,現在的俊秀就像個小朋友一樣,跟在朴有天的身後有樣學樣。

他們倆人在人潮中一前一後的走在街道上,俊秀是跟得有些辛苦,天氣又炎熱,他總覺得自己的貓瞳似乎快沒辦法專注在朴有天的伸上了。

「主人!」俊秀突然大叫說。

整條街聽件他這麼喊,大家是有些嚇到,雖然腳步仍是沒有多停留,但卻也減慢不少,路人的腦袋盡是看向俊秀。俊秀是不疑有他的慢慢走去朴有天的身邊,無奈的說:「主人我好熱,你走太快了。」

雖說現在俊秀的皮膚並沒有一層的皮毛護著他,但由於他是頭一回穿衣服在大白天裡頭行走,這讓他的身體突然對自己的體溫反應有些吃不消。

「那我走慢一點。」朴有天對他笑說。

俊秀點點頭,伸過手很自然的就牽了朴有天的大掌。

朴有天是被俊秀這個舉動嚇到了,可他知道,自己的反應並不能過大,他很怕傷害到俊秀對他的感情。可能俊秀並不懂人與人牽著手有多少的意義存在,但既然俊秀是牽的他自然,他也沒有理由鬧彆扭,來將他們之間的氣氛破壞成了不自然。

人海茫茫,萬里晴空,有倆個男人很安穩的牽著對方的手逛在這條街上。

後來,朴有天是帶著俊秀來到比較高檔的衣店,俊秀一進店內是開心的笑了起來,但並非因為眼前衣服讓他覺得好看,只是純粹的在第一時間讓他吹上了冷氣,他的心情很涼快,也覺得愉快。

朴有天是率先的替俊秀選著衣服,第一步驟他先看價位,貴得太過分的他會第一次過濾,再來是看質感與估計耐不耐洗,沒通過標準的他會進行第二次過濾,然而再繼續挑選他心目中的好衣服。不過朴有天卻已經忘了,其實來選衣服的主角應該是俊秀才是。但是,俊秀並沒有跟在朴有天身邊逛衣服,他是一個人站在空調下方,高興的吹著那冷氣。

「俊秀來。」朴有天突然叫喊他,又朝著他揮了幾下手,「你去試穿看看。」

俊秀將衣服拿過手,但他卻沒有馬上去更衣室,很大膽的就要直接在店內脫了自己的衣服,打算就這麼在這裡換上。

「等等!」朴有天趕緊將俊秀身上的衣服拉下,紅著臉說:「要去更衣室啦!」

「更衣室喔?」俊秀學著他唸。

「先生我帶你去。」店員小姐笑說,但朴有天卻是覺得有些不妥的說:「我帶他去就好了。」

朴有天牽著俊秀的手來到更衣室,輕聲說:「進去換這件衣服,換好出來給我看。」

「好。」

俊秀乖乖的就走了出進去更衣室,沒幾下子俊秀就開了門,可這門一開朴有天是被嚇傻了,他管不了三七二十一就趕緊將俊秀又推進了更衣室,然後將門鎖起來,用相當驚恐的氣音說:「你怎麼沒有穿褲子!?」

「主人叫我穿這件衣服啊。」俊秀也學他用氣音回。

「換上衣就可以了,不用脫褲子的啦。」

「這樣喔。」俊秀傻笑說。

朴有天低下身將地板上的內褲以及運動褲撿起來,又一件件的替俊秀穿回去。顯然俊秀並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好在這家店的店員不多,不然俊秀可能真會春光外洩也不一定。

朴有天也隨興的就在更衣室內看著俊秀所換上的新衣,他思考了幾秒以後,便問:「好穿嗎?」

「好。」

「喜歡嗎?」

「主人喜歡嗎?」

「我覺得還蠻好看的。」朴有天微笑說。

「那我喜歡這件。」俊秀也笑起來說。

事實上俊秀對於美跟醜是沒有什麼概念,他只希望朴有天能夠喜歡,這樣當『老婆』的自己才不會馬上被朴有天給厭倦了。後來他們是不顧店員的眼光,每挑一次衣服或褲子,朴有天總會隨著俊秀進更衣室,替他更換那些新衣。衣服以及新褲子最後都是由朴有天來挑選,俊秀就只是負責試衣而已,額外多半的時間,俊秀還是待在空調下吹冷氣較多。

「就買這些吧。」朴有天向店員說。

「好的。」

俊秀跟在朴有天的身後,他看著螢幕上的價錢,一件的價錢還沒讓他有什麼太驚奇的感覺,可當一件刷過一件後,列在螢幕上的價錢是讓俊秀瞪大了眼,「主人!這很貴!」他只著螢幕上說。

朴有天轉頭看著他微笑,搖頭道:「沒關係的,這很耐穿。」

該花的還是得花,貴也有他貴的品質在,所以他不認為這有什麼。反正錢是早經過預算的,俊秀其實不用那麼擔心。當然俊秀對於錢的單位是沒有什麼太大的觀念,只是常看電視的他,偶爾也會從類似『估價王』這種節目學習到什麼叫貴,什麼叫便宜。

後來朴有天是又帶著俊秀去學習買東西,還帶他去商店街,告訴他以後無聊可以自己出來逛街,雖說路人總是會看俊秀的眼睛幾眼,不過他想,在這樣炎熱的夏天裡,或多或少每個人都會覺得自己是出現了幻覺吧,應該是不太會繼續關注俊秀的不一樣。

「以後出門你戴一頂帽子好了。」朴有天拎著手中的大小東西,等著公車說。

「好。」俊秀沒有過問為什麼,在生活方面他算是特聽朴有天的叮嚀。

「我們等等去昌珉家吃午飯。」

「好!」俊秀開心的答。

朴有天帶著俊秀坐公車,過沒多久以後,他們也就來至沈昌珉的宅邸。

只是,這回沈昌珉家中的氣氛似乎不怎麼融洽,當朴有天與俊秀一進沈昌珉的高級飯廳時,珉豪是一路的從自己的臥房跑至飯廳,然而朝著俊秀的腳踝飛奔過去。

『俊秀!我不想去聯誼!我不要跟母貓談戀愛!』珉豪是激動的朝著俊秀哭訴道。





────未完────

其實電腦最後也沒修好,算了,爛爛的用=_=。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