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晚間是請了假,就連回程的路段都是由鄭允浩送他回去。他的頭疼其實也在那到聲音溜過以後的當下緩和了許多,但鄭允浩仍是不怎麼放心,還是要他早點回去休息。

朴有天並沒有告訴鄭允浩,他在那刻裡聽見了什麼、想到了誰,因為他認為自己腦中的另一個世界,就算是說出了出來,也沒有人會相信自己的夢跟現實其實有著隱隱約約的斷層畫面。只是這樣的畫面,似乎並不是在同個世代。

他躺在床上雙眼看著天花板上的掛扇轉著,緩緩的閉上眼來,身上沒有蓋任何的涼被,沒多久之後便也睡了過去。其實,這陣子的他也累了,體力到達極限的他,很需要有個假日來讓他好好的睡一覺,徹徹底底的補一次眠。

這回,他一個人睡得很安穩,掛扇的風輕輕的彿過他的臉頰,就像是親吻般的溫柔,讓他在睡夢裡陷的更深。他沒有再夢見紅髮男人,腦子裡的另一個自己也無再出面煩他,讓他在這半個日子裡,一覺到夜晚。

他凌晨一點多醒了過來,一整天幾乎沒吃東西的他,卻也不覺得餓,他利用了點時間清洗了自己的身體,最後是又爬上了床,鬧鐘設四點半,沒多久又閉上眼繼續他的大頭覺。

對於早上的事情,他似乎沒有掛心,也不願意再想起那位『金俊秀』。

隔天四點半鬧鐘沒有怠惰,他按了鬧鈴準備好後人也就一如往常的出門了。他騎車來至報社,數著他應該寄送的報紙數,這時報社的老闆卻突然的對他說:「有天,604戶的又訂報了,記得送啊。」

「我知道了。」他點頭答道。

他內心不能說沒有一絲的驚訝,只是他並不知道為什麼604戶的主人又會想改變主意突然的訂報。如果說鄭允浩沒有認錯人,那麼那位『金俊秀』可能真的就是個有錢人家,可無論如何,是窮人家有錢人家都好,他弄不明白金俊秀再次訂報的意思是什麼。

他並不想自己厚臉皮的猜想是否跟自己有關係,可若真與自己有關而讓金俊秀改變退報的主意,這還真的不知自己是該哭還是該笑。金俊秀的施惠讓他承受不起,也覺得自己還真沒面子,竟然會讓一個陌生人對他如此施捨。訂一份報紙他確實能分點紅,但利潤其實也沒有很多。

他戴上自己的鴨舌帽,騎著腳踏車開始送報。他依然是用著每日都會使用的技巧來投遞報紙,可當騎來604戶時,這棟透天屋是讓他心底有了陰影,他寧可停下車來送報,也不願意在打破金俊秀的貴重物品。

他手中拿著一份報紙,很小心的就放在金俊秀的家門口,轉身便騎著腳踏車離去。背對著604戶離去的他,並不曉得自己背後有著他人的注視與關切。

他依舊按時的來到便利超商,鄭允浩一見到他就關心的過問他有無去撥空看一下醫生,或者問著他的身體狀況,而他也只是照實說出自己只有待在家中睡了很久,後來一切就都回歸原樣了。但他沒有告訴鄭允浩,金俊秀似乎為了他又多訂了一份報紙。

他們倆人對於健康的話題聊了很多,最後卻也不知怎麼聊的,他們談起了以後的工作要從事什麼好。

「我們總不能打工打一輩子吧?」鄭允浩摸著自己的下巴說。

朴有天先是沒什麼回應,後來才說:「可是我們會什麼?」

這就是一個很大的重點,早早就已輟學的他們,他們根本就沒有一個專業能來讓他們餬口飯吃。雖說他們總認為可以從小公司開始學起,就算沒有受過教育,社會本來就是一個職場的大學,所以他們一直以來都沒去擔心過學業的問題。只是,沒有學業似乎真的有些麻煩,要找到一間肯讓教他們這種沒有學歷,只有打工經驗的傢伙一些公司的專業技術,這種公司並不好找。

他們不否認,態度能決定高度,可同時的,他們也沒辦法否認,要進入社會大學,沒有一張漂亮的成績入場卷似乎仍然是困難重重。

鄭允浩緩緩的走至便利商店的書架,他拿了一本商業雜誌,轉身對朴有天笑說:「我們可以來學投資理財!」鄭允浩走至朴有天面前又說:「昨天遇到金俊秀,我覺得我們可以朝這路線發展,錢可以賺得很快的,幸運的話還能成為大公司的股東,每年拿股東會的車馬費就不愁吃穿了!」

其實朴有天對於一間上市的股份有限公司是如何運作的他並不是很清楚,可是經過鄭允浩的解釋以後,他覺得這條道路也許是可行的,而且很容易上軌,只要有資本,再加上一些投資的技巧,要一夕致富並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只是,他們最首要的條件,就是要有資金。

「我們身上並沒有那麼多錢啊,股票一張一千股,資金需要很多。」朴有天看著那本商業雜誌,語氣有些惋惜的說。

他們身上的錢可能都不夠來去買一張股票呢,更別說跳下股海玩這麼高風險的東西。

「我們可以從小股開始玩啊,再讓自己的錢越賺越多就行了。」鄭允浩拍著他的肩說。

朴有天是翻著商業雜誌,他不經意的翻見某頁,上頭是印著金俊秀的照片,雜誌內容朴有天只有看標題,此篇內容大概是在說金俊秀是如何看股市以及控制銀行金融等等,但他並不想多了解金俊秀是如何投資的。

看見金俊秀的面容,他只有一種衝動跟一種特別的感覺。

他闔上雜誌,最後輕聲的說:「如果你想搞投資,也要先去看一些理財方面的書籍吧?」

「嘿嘿,我有去買,簡易版的!等我研究出個頭緒,我再來跟你討論。你也去買幾本來看啊。」鄭允浩高興的說。

朴有天對錢沒有很大的興趣,但有需求是免不了的。看鄭允浩這麼有興趣玩股市,他自己也覺得也許這是一條可行之路也不一定。萬事起頭難,但至少他得嘗試看看。

「好,我也去研究看看。」

朴有天將雜誌放上書櫃,離去前又看了那雜誌的封面上頭所標示的顯著名字,『金俊秀』。



----未完----

我覺得這部好難寫。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